【校果】年长者怕用手机?南大生:Can One Lah!

南大义工李睿淳(后排左)与南大生关怀乐龄人士计划Can One Lah!成员李佳倩(后排右)在心愿社区关怀中心教导乐龄人士投过视听媒介学习智能手机的基本应用程序及使用方法。(受访者提供)
南大义工李睿淳(后排左)与南大生关怀乐龄人士计划Can One Lah!成员李佳倩(后排右)在心愿社区关怀中心教导乐龄人士投过视听媒介学习智能手机的基本应用程序及使用方法。(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冠病疫情促使更多年长者愿意学习数码技能。但南洋理工大学一组学生发现,本地虽有许多辅助乐龄人士掌握数码技能的计划,但多数是针对有基本识字能力的年长者。为了协助低收入、不识字的年长者掌握数码技能,四名南大黄金辉传播与信息学院应届毕业生年初发起Can One Lah!计划,与本地七家乐龄活动中心、南大社会福利志愿服务俱乐部的义工合作,推出以视听媒介为主的教学内容,教导乐龄人士使用手机语音短信及语音搜索功能,助他们在疫情期间能与亲友保持联系。

Can One Lah!为学生李佳倩、李佳恩、黄安和瑞史(Rishiikanthan Vijayahkumar)的毕业作品,目前有至少80名乐龄人士参与计划。团队希望未来能与其他社区青年志愿服务合作,继续为年长者提供个性化支持。

团队访问了118名年龄介于60至85岁的年长者发现,低收入的乐龄人士拥有较低数码通识,与中高收入的落差超过五成,当中有很多是独居、文盲者,他们因不识字而被许多现有数码乐龄计划忽视。

李佳倩(24岁)说:“我们离实现数码包容性社会还有一段距离,我们希望在服务设计上照顾这些少数乐龄人士的需求,让他们同样可以利用数码资源,享受科技带来的通信便利。”

瑞史(25岁)说,团队和义工自1月起拜访各乐龄活动中心,主办三堂免费智能手机教学课程,提供小组指导,内容包括基本手机功能运作、语音传送、视讯通电、观看娱乐视频等。团队着重教导乐龄使用语音短信及语音搜索功能,并熟悉各应用软件的图标及位置,不再须要靠应用软件的文字名称辨别。因课程反应好,不少乐龄活动中心要求学生多开办一期课程。

李佳倩说,年长者一开始会抗拒学习使用智能手机,主要是因为他们缺乏自信,有些也抱有不愿丢脸的心理,想掌握基本操作又怕学不会,担心这将过于麻烦别人。

了解到这些年长学员的心理压力,黄安(23岁)认为,教导乐龄人士必需要有耐心,先与他们建立好关系,再帮助他们慢慢适应智能手机。

用视频解答年长者的数码误区

教学时,学生发现乐龄者对于智能手机运用有许多疑问,其中最常见的是:移动数据和Wi-Fi有什么区别?下载通讯软件或在WhatsApp里发讯息和照片是否要额外付费?

为了化解这些疑虑,学生录制了一系列中英视频,透过婆孙之间的角色扮演以及简单的图像讲解,两人示范掌握通讯软件如何能与亲友轻松保持联系。

李佳倩说,团队邀请乐龄人士出现在影片里将引起其他年长者的共鸣,有助说服他们学用智能手机,降低他们接触科技的抵触心理。

她说:“我们想激励乐龄人士,若她做得到,他们也行。”

学生也在调查中发现,社会支持是乐龄愿意学习数码技能的重要因素。了解同辈之间的学习进度对推广这项计划将更有效,团队在去年12月与参与计划的乐龄者分别设立中英WhatsApp群组,让他们有一个平台练习上传语音讯息、图片,学以致用。乐龄者也能在群组里开启视讯通话,向学生咨询。另外,团队也推出每日活动如问答游戏,乐龄须以发送语音的方式上传答案,首名答对者将获得奖励。

群组活动受到了乐龄者的踊跃参与,有些甚至还邀请自己的朋友加入。

学生团队邀请乐龄人士出现在教学影片里引起其他年长者的共鸣,有助说服他们学用智能手机。

李佳恩(23岁)说,设立群组有助乐龄更好地融入,形成更强的社会合力,从而激励他们继续使用智能手机。“我们也了解乐龄者容易健忘,他们须要重复地练习,群组能发挥这作用,让他们之间相互提醒,纠正彼此的错误。”

学生们认为,要实现数码包容性社会,年轻人应给予家中乐龄更多同理心,鼓励他们建立信心尝试学习数码技能。

李佳倩说:“我相信年轻人不是没有耐心,而是还不够了解乐龄人士所面对的困难,以及他们犹豫的原因。”

瑞史说,社会在智能化的当儿,也须要适老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