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搬到对面

颜色依旧鲜艳的壁画很快就会随着东陵福路和联邦通道组屋的拆除而消失。(龙国雄摄)
颜色依旧鲜艳的壁画很快就会随着东陵福路和联邦通道组屋的拆除而消失。(龙国雄摄)

字体大小:

自言自语

“要租吗?很便宜的,一个月700块。”

我们站在东陵福旧铁道变成的步行道,看着“红白屋”,想着不知里面住了谁的时候,晨运的auntie迎面走来,揭开谜底。原来这些由改良信托局(SIT)在60年代兴建的组屋,现让等候新组屋的家庭申请抽签,在此暂时落户。

Auntie以前住在红白屋附近的十楼厝,对东陵福了如指掌。2008年宣布的SERS拆了她旧家,她六年前搬到新组屋,新家就在旧家对面。“我很幸运可以继续住在这一带,而且只隔了一条马路。今年要搬的就没那么幸运,要搬到Dawson,个个说不想搬啊。”

岛国确实不大,但要告别住惯的地方,看到熟悉的邻里变成另一个模样,说不出口的不舍只能尽在不言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