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食族】我们这一代

那可能是个充满着希望和力量的年代,一股叫做盼头的力量推动着整个世界的齿轮向前滚动,一切尚未定型,充满着可能性。(陈斌勤摄)
那可能是个充满着希望和力量的年代,一股叫做盼头的力量推动着整个世界的齿轮向前滚动,一切尚未定型,充满着可能性。(陈斌勤摄)

字体大小:

我们这一代的迷茫,归根于在信息时代中使命感的缺失和意义感的混沌。亦或者,是我吃得太饱,想得太多。

作者一句话:我是谁?从哪儿来?往哪儿去?

作为一名零零后,我始终觉得,我们这一代是迷茫的。无所追求,难有追求。

老一代的人,比如说我父亲,就时常会看着我长吁短叹。“我小时候啊,条件比你们现在

艰苦多了,冬天的时候连热水都没有,洗件衣服都时常将手冻得发僵发紫,哪像你们现在,娇生惯养的。”“我们当年军训的时候啊,吃饭那叫一个人抢人,你现在还东嫌西挑,这也不吃那也看不上的,等你饿了就知道厉害了!”

在那个物质条件匮乏的年代,大家似乎都没什么过多的精力去思考虚无缥缈的诗与远方,能在眼前的生活中苟且就已然不易。那个年代似乎更加的简单,还没有信息爆炸的网络,让人眼花缭乱的媒体,更多的人都能够活在当下,珍惜眼前人,享受眼前事。我并不是那个年代的人,说的这些话也无从考量,更别提亲身经历,只算是自己的一些合理臆断,但至少从我父母一辈来看,似乎的确如此。他们对未来怀着些许憧憬,对未知抱着两分期待,远渡重洋来到新加坡,归根结底还是为了家人着想,希望能有更安稳美好的生活,让我能享受更好的教育资源。

那个时代似乎是更鲜活刺激的,世界格局尚未定型,二战平息不久,各国朝气蓬勃,正待复苏,好像遍地都有着一夜暴富的机会,整个世界都处于上升期。所以那个时代的人似乎都还曾经有过梦想,兴许只是年少无知的一次心血来潮,留待多年之后再来追忆。我觉得,那可能是个充满着希望和力量的年代,一股叫做盼头的力量推动着整个世界的齿轮向前滚动,一切尚未定型,充满着可能性。

相较之下,我们这一代仿佛总是好像缺了些什么。生命的尽头仿佛从出生的那一刹那就已定格,穷尽一生我们终究也只能在现有的框架里兜兜转转。细细想来,或许每一代人都有一段这样的迷茫期和感慨,但其不同之处在于我们这一代处在对希望快速且反复的否定状态中。信息时代让我们太早通过小小的荧幕中看到了太多不属于我们的生活和世界,缤纷多彩,绚丽夺目,与真实但乏味的现实生活产生了强烈的对比。

现有的世界格局和利益团体让我们感受到了阶层之间的鸿沟,让人不敢抱着幸存者偏差去破釜沉舟。我们过早的失去了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和希望,失去了探究生活在这个星球另一半的人过着怎样的生活的欲望,失去了对未来的幻想和展望。我们没有外在的推动力使我们未雨绸缪,为未来而活,只因从本质来讲我们无法从结果上看到任何的区别。无论是当富甲一方的企业家,是当碌碌无为的“996”“做题家”,是当悬壶济世的医生,还是流浪街头的吟游诗人,都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亿万年后一切归于寂静,又有谁会铭记?

所以我更愿意沉浸在奶头乐之中,至少当下的快乐哪怕浅显但是确切真实的。

我也看过许多贩卖的焦虑,诸多推论大概都会达到一个类似于“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的结论。归根究底,其背后逻辑还是在于生命应分三六九等,社会应有阶层之别,人与人更有尊卑贵贱之差。我也曾相信,所以我努力过。他们说死于安乐,于是我想方设法让自己有事可忙,他们说娱乐和消遣之后只会有庞大的罪恶和愧疚感,所以我购买了他们贩卖的所有焦虑。

殊不知,忙完之后我感受到的仍是强烈的无力和空虚感,是凝成了固体之后一望无际的迷茫,还不如我一开始就打盘游戏,听听音乐,读读小说,自娱自乐。

我们这一代的迷茫,归根于在信息时代中使命感的缺失和意义感的混沌。亦或者,是我吃得太饱,想得太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