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瘦模

字体大小:

》文接p05

另一英国模特伊丽莎白·安妮·霍兰德(Elizabeth Anne Holland,22岁)去年年底在面簿上揭露前经纪人因嫌其臀部大强迫她减肥,不然就接不到工作,身材本纤瘦的她信以为真,认为自己远不够好,认为自己“没有资格吃任何东西”,患上厌食症和忧郁症。去年她脱离原先公司,和新公司签约,调整饮食和生活习惯,回复往昔亮丽的自己,她告诫年轻女孩别走她走过的路,爱惜自己,好好吃饭。

厌食症并不是时尚界所独有,饮食紊乱协会(EDA)2007年数据表明,全球约有1%到2%的年轻女性饱受饮食紊乱的折磨,其中大多数是15岁到25岁的女性,厌食症患者的死亡率约为13%到20%。目前还不清楚导致厌食症的确切病因,但许多医疗专家指出,模特是厌食症高危人群,因时尚职业的苛求是一个极重要因素。美国健康专家凯瑟琳·瑞克德(Katherine L. Record)和人类行为学者布瑞·奥斯丁(S. Bryn Austin)撰文指出:“专业时尚模特因为工作需求,过分维持极度偏瘦体型,很容易得饮食紊乱疾病”。

另外,厌食症也不只局限于女性,现年43岁的美国男子杰里米·吉利泽尔(Jeremy Gillitzer),曾以强壮身材和健硕筋肉成为广受仰慕的男模特,但他骇人听闻的饮食紊乱症状,令他体重直降到40公斤左右,目前居住在明尼苏达的他,一边以写博客的方式联系和他一样的厌食症患者,一边孤独、奋力地对抗病魔。

欧美各国正视“禁瘦令”

法国此次出台的新法案,可能迫使高级时装品牌改变选择模特的方式,但奥朗德政府的这个“禁瘦令”,引起时尚界强烈不满,指病与瘦不能混为一谈;也有国会议员认为,这有违法国的“反就业歧视法”。

法国医生普遍对“禁瘦令”持欢迎态度,少数健康专业人士担心,此法案可能给患厌食症的青少年打上耻辱的烙印,不利于接受诊断和治疗。

包括法国在内,意大利、西班牙和以色列等也已立法明定,禁止“身体质量指数”低于18的模特工作。

刚举行完2016秋冬男装秀的英国,被认为可能是下一个对时尚界推出“禁瘦令”的国家。英国秀场上瘦模层出不穷,英国时尚委员会一直以来拒绝对模特的体重设置限制,仅建议时装设计师雇用健康的模特。英国也不断出现要求国会立法的声浪,英国模特儿萝希·尼尔逊(Rosie Nelson)和海莉·海泽霍夫(Hayley Hasselhoff)去年就取得超过11万人连署支持,前往国会递交要求立法保护模特儿的请愿书。近日有消息指英国议会正在考虑立法,要求模特每3到6个月体检,保护模特在职业生涯上避免因“非瘦不可”承受过大压力。

业内人士预测美国可能也会有相关法令出台,《洛杉矶时报》日前报道,全美饮食紊乱协会专家和哈佛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Harvard T.H.Ch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合作,在《美国公共卫生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上发布文章呼吁,对于瘦的模特,美国监管机构应该禁止她们被雇用。在美国,女性的“身体质量指数”低于18.5属于体重过轻,但若想在国际T台崭露头角该指数至少须低于16,世界卫生组织认为这是属于极度偏瘦。

本地时装界瘦模没市场

在亚洲国家,模特厌食症致死消息相对较少,但并非没有——2011年4月韩国比基尼女模金俞利服药自尽,韩国警方表示她疑患厌食症,认为她恐因厌食加上失眠,大量服用药物不适而身亡,她死时“身体质量指数”仅15。

那新加坡呢?新加坡时尚界如何看待“禁瘦令”?新加坡是否存在模特极端减肥的隐忧?新加坡的时尚界选择模特时又有怎样的考量?

笔者出席本地时装秀和时尚活动时,的确曾见过身材瘦削的模特,但比起欧洲,新加坡模特的瘦,还不至于叫人瞠目结舌。

“可是,瘦是不是一定就是不健康,就是病态,就是极端减肥的结果呢?”Basic Models Management的资深经纪人马咏贤(Bonita Ma)质疑。

她指出,“禁瘦令”可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让天生就瘦却身心健康,又难以长胖的模特承受无妄之灾。“毕竟有些人因为基因是无法长胖的。”但她也承认公司里曾有一名以催吐来瘦身的模特,目前公司已经暂停与这名模特的合作,让其静养恢复体重,近期会重新与之签约。马咏贤相信,许多模特经纪公司甄选模特的首要准则是:健康美。模特可以瘦,必须以健康为前提,必须以健康方法减肥。

“不健康的瘦是看得出来的,”担任模特经纪人8年的马咏贤说,“因为气色、皮肤、发质都会有明显不同,看起来很苍老,另外,精神、体力和言行举止都会有征兆。模特经纪公司会跟每一名模特保持密切往来,每个月至少碰面三次,模特有任何异状,我们都会发觉。”

1997年就创办Upfront Models Singapore的陈华森(Watson Tan)表示认同,他说:“经纪公司和签约模特会建立一种关护、互信的关系,我们是模特的老板,也是家长,因此会对模特体重严格管理,我们常常会对模特耳提面命,告诫她们不能不吃东西,不能过度运动。节食和操劳,是极其损伤模特外在形象的。新加坡的模特,实在没必要给自己太大压力,毕竟,我们的环境宽松得多。”

签约本地经纪公司的韩国模特黄琇炫(27岁),表示模特在新加坡工作的压力比在韩国小。韩国秀导会直接捏住女模特的胳膊,如果手臂上的肉晃动不止,就弃用;或用一张CD对照女模特的脸,如果脸的横宽超过CD直径,也不会给工作机会。既不人性也有侮辱意味,韩国模特压力甚大。在新加坡,秀导看重模特的整体与气质,不唯“瘦”是用。

与欧美市场,甚至日本、韩国和台湾市场极为不同,新加坡厂商和客户并不青睐过瘦的模特,这是许多本地模特经纪公司共同总结出的心得。

“许多韩国交换至新加坡的模特,本地厂商给出的反馈是:过瘦,不倾向使用,不符合本地审美。”NOW Model Management总裁刘南源(Addie Low)笑说,“可能因为新加坡人大多喜欢吃,培育出一种又要爱吃又要健美的独特美学观点吧,新加坡人不追求‘骨感美’。在欧美,模特因‘过重’被拒绝,在新加坡,模特则会因过瘦被拒绝。”

包括模特本身在内,大多数人都认同“瘦”不代表穿衣服好看,但欧洲瘦模为何屡禁不止?Nu Models and Nu Management的经纪人庄文杰(Kit Chng)给出他的见解:“成衣(Ready-to-wear)的确不需要太瘦的模特,但欧洲有高级定制服(Haute couture),这一部分服装精工细制、华丽庞大,只有极瘦的模特才能带出其美感,一般身材的模特会将高级订制服撑大,显得滑稽。”

他接着说:“反观新加坡,我们根本没有高级定制服市场,何来对‘过瘦’模特的需求?”

“瘦模”不吃香这一点,从侧面反映出本地时尚市场并不“完整”。至少在所谓的“定制时尚”或“高端时尚”这一块,是缺失的。

模特白晓娟

吃不胖

被“退货”

新加坡T台上的“熟面孔”——本地模特白晓娟,坦言因为身材,常常在面试时,过得了台步这一关,却过不了试装、定装这一关,不然这5年来,她接到的秀会比现在更多。25岁的白晓娟身高176公分,体重47公斤。白晓娟穿骨架小的日本品牌时问题不大,但欧洲品牌加身,则将衣服反衬得非常宽大,因此,难免被厂商和秀导退回,她无奈地说:“已经习惯了。”

“我不节食,也没有经过抽脂等后天加工,从不忌口,坦白说我吃得有点多,一般女模特少碰的炸物、甜点、快餐、火锅等卡路里高的食物也不回避,但我怎么吃都胖不起来,我想是因为遗传,我妈妈更瘦,她只有35公斤。”白晓娟说,“‘太瘦了’,对我而言完全不是赞美,听多了并不开心。”

模特与产品需契合

尽管如此,她不觉得因太瘦而遭到品牌婉拒是一种歧视。“歧视,这个概念在时尚界,尤其是时装界并不适用。模特作为一个载体,与时尚产品必须存在一种契合度。我毕竟不是单纯展示自己,而是以自身为媒介展示衣服,如果衣服因我的展示未能达到美好效果,那么我必须释怀,这不是我好与不好的问题,而是合与不合的问题。无法归咎于模特或衣服,因此,‘反歧视’听起来好听,但没有模特会将其作为向厂商或秀导辩驳的理由。”她自认,如果能增胖一点,走秀和上镜的效果会比现在更好。

既然从饮食入手无法长胖,白晓娟转向游泳等运动。此时亚洲时尚圈,也正好盛行“有肌肉”的女模特。白晓娟注意到不少华人一线女模特、女明星最近都在练腹肌,“我想这是一个很好的趋势,华人女性在对待身材方面有积极正面的态度,女性去健身或做运动不是为了练出像男性一般的饱满肌肉,我们希望通过锻炼来紧实肌肉,雕塑线条,展示一种新的女性美——瘦而不弱。”

本地名模沈惠怡(Sheila Sim)也是不折不扣的运动好手,除了勤跑健身房,她也通过瑜伽、皮拉提斯、攀岩、骑脚踏车等运动,来保持体态。

通过运动增重的白晓娟认为,“禁瘦令”若在亚洲推展,需要更细致的研拟和更包容的检测,比如把心理健康和精神素质纳入考量,才不至于“错杀”一批如自己一样瘦却没有身心困扰的模特。》文转p08

我们是模特的老板,

也是家长,因此会对

模特体重严格管理,

我们常常会对

模特耳提面命,告诫她们

不能不吃东西,

不能过度运动。

节食和操劳,

是极其损伤模特

外在形象的。

——陈华森

(Upfront Models Singapore)

成衣的确不需要

太瘦的模特,

但欧洲有高级定制服,

这一部分服装

精工细制、华丽庞大,

只有极瘦的模特

才能带出其美感,

一般身材的模特

会将高级订制服撑大,

显得滑稽。

——庄文杰

(Nu Models and Nu Management)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