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本地模特定行规不实际

字体大小:

》文接p07

对待“过瘦”模特,本地时尚界没有性别差异待遇,男模特也一样被“退货”。18岁的男模特叶汶淼出道将近一年,他身高186公分,体重55公斤,这样的身材在日韩T台上会是颇受欢迎的,他的“身体质量指数”与一众人气韩国男模特如朱宇宰、朴亨燮等人相近,不过新加坡不买“竹竿型”男模的账。

叶汶淼说:“最惨痛的经验是通过了试镜,在开秀前却临时被撤换下来,秀导说和其他男模站在一起,我过瘦。这是比例问题,当大家身材一致时,我身材过瘦的确突兀。”

又是“过瘦”惹的祸,叶汶淼说:“我一天能吃四餐,一周至少上两次健身房,还吃增重的营养补给品,就是胖不起来,没办法,我正处青春期,新陈代谢率太高了。”他说如果“禁瘦令”在新加坡实施的话,自己应该会被“错杀”。

本地不适用

尽管“禁瘦令”让模特们风声鹤唳,但所有受访的本地模特经纪公司皆认为在新加坡时尚界推行“禁瘦令”的可能性极低。一是因为模特经纪公司为了配合本地厂商需求和大众品味,在甄选模特时自有一套较“普世”的标准;二是政府对全民健康的宣导奏效,国民健康意识高;三是本地并没有一个繁盛成熟的模特行业,为一个“半桶水”的行业定行规是小题大做。

马咏贤说:“新加坡有全职模特,但数得过来,难道只给这几个模特立法?”刘南源指出:“新加坡模特行业并不成工业,欧洲等国必须立法,是因模特是正职,有需求、有产出,也就是产生了劳资关系,而且模特的问题有社会影响。”

拥有男女装品牌ELOHIM By Sabrina Goh的本地设计师吴婉君说:“我想设计师需要搞清楚最根本的一点是,我们设计出的衣服不是只卖给模特,而是胖瘦高矮各种体型的消费者。如果设计师用瘦模代言,这种做法可能有误导性,消费者会误以为:瘦人才能穿的衣服,我穿不下,那我不买。”

这牵扯到时尚品牌的行销策略问题,一些有足够广告财力的国际大牌如Burberry、浪凡(Lanvin)、华伦天奴(Valentino)等,会在宣传照片中使用身材较多元的多名模特,目的就是为了向消费者传达一个信息——你也可以穿。

值得注意的是,法国的“禁瘦令”更破天荒地对“P图”做了规定,本地新锐时尚摄影师陈俊豪(Cornelyus Tan)坦言,常有客户会特别要求他在照片上将模特的身形修得“完美”一点,这早已不是业界不能说的秘密。

他说:“热衷于时尚杂志或社交媒体的人,会有多重视照片的真实感?美才是最大,而什么是美?时下的时尚照片为了迎合数码时代的读者,在视觉上创造出一种新的美学——就是‘数码美学’,它自成一格,跟现实中的美或自然界的美看起来无关。那些经过修饰的照片,多一张不多,少一张不少。”

法国的“禁瘦令”只禁止模特的照片被修,但其实修图的大有人在,中国女星范冰冰日前上《康熙来了》,就自爆自己在时尚杂志上的照片需要修,遑论一众网络红人,更不用说手机里下载了修图软件的你我。

“其实整个问题的核心是——我们怎样看待美?模特的身材只是这个大议题中折射出来的很小一部分。”在时尚圈拥有18年资历的造型师方得禄(Keith Png)说,“美,上升到了社会议题的层面,不是一两句说得清或一两天处理得完。时代发展到今天,我们这时候是否能切身认同美有多角度多层次的表达?是否还要把胖或瘦放进对一个人的评论中?是否能真正树立起自信,不把自己套用在别人的标准中?大可问一问自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