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肢妇女起诉医院疏忽 医生指手术为合理医疗决定

字体大小:

傅丽云 报道

pohlh@sph.com.sg

中央医院和两名医生否认截肢妇女的疏忽指责,表示院方是在评估妇女的整体情况后,做出合理的医疗决定,为她动手术,而医生也表明他们秉持应有的专业水准,在医疗过程中采取了合理的谨慎态度(reasonable care)与护理程序。

中央医院泌尿科主任、高级顾问医生黄丽月,以及值班医生杜敬増,在答辩书中指起诉人莎莉娜(51岁)在手术后出现低血压休克(septic shock),可能是她长期接受类固醇药物治疗,以及多种病症缠身所致,其中包括硬化症(sclerosis)、糖尿病和膀胱问题,不能说是医生的疏忽造成。

黄丽月医生在上个月提呈的答辩书中说,她曾向起诉人解释,对一般病人来说,膀胱输尿管逆流(Vesico-ureteric reflex,简称VUR)是项简单、低风险的手术,可以日间手术形式进行,但起诉人有许多病症,因此手术程序比较复杂,手术后必须住院观察。

针对莎莉娜指该手术是“错误”的,医院加以否认。医院指出,起诉人在手术前有发问的机会,而她是在与黄医生讨论后,同意动手术。起诉人在手术后发烧,血压曾下降,值班医生也密切地跟进她的情况。

医院指出,黄医生从尿液报告得知莎莉娜的尿液有大肠杆菌,但莎莉娜没出现任何受感染的症状,黄医生因此决定为她动手术,手术前也给她抗生素。

黄医生否认尿液报告能肯定莎莉娜尿道感染。医院指它和两名医生没有违反职责,否认是他们的疏忽导致起诉人的损伤,因此无须承担起诉人的索赔。

莎莉娜自1979年便患有多发性硬化症,在中央医院接受长期类固醇药物治疗。2008年,她被诊断出尿道感染和膀胱输尿管逆流,也就是尿液从膀胱逆流到肾脏。

她指黄丽月医生在2012年11月,建议她进行膀胱输尿管逆流手术,说这是低风险的简单手术。

她在去年11月入禀高庭,指黄医生从同月17日的尿液报告中,得知她的尿液含大肠杆菌,却没咨询病人或家属的意见,仍在同月20日为她进行膀胱输尿管逆流手术。

莎莉娜手术后发烧,接着引发连串并发症,包括肾脏肿大、多重器官衰竭等,最后因四肢出现坏疽(gangrene),必须截掉四肢。她认为医院和医生在医疗程序中都有疏忽,必须赔偿她。

起诉人前天回应答辩书,指黄医生并没告诉她,因为她的病历和现有的医疗情况,手术变得复杂、具高风险,而且须住院观察可能出现的并发症。

她也指黄医生没说手术后有受感染和梗阻的风险,也没说她得继续使用类固醇和抗生素以防止感染。她说,她没告诉黄医生她有糖尿病,而她也没这个病。

本案订下个月11日进行审前会议。(部分人名译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