樟宜医院排名虽从“吊车尾”到榜首 余福金不停看哪里要改进

东部医疗联盟主席兼樟宜综合医院主席余福金受访时坦言,医院急诊等候时间仍有待改进,而之前推行的GPFirst计划已取得不错的成效,协助医院减轻急诊部门面对的压力。(程友明摄)
东部医疗联盟主席兼樟宜综合医院主席余福金受访时坦言,医院急诊等候时间仍有待改进,而之前推行的GPFirst计划已取得不错的成效,协助医院减轻急诊部门面对的压力。(程友明摄)

字体大小:

樟宜综合医院主席余福金受访时指出,排名确实能作为衡量医院表现的方式之一,但他认为“没有一个机构是完美的,就算有人觉得你做得不错,我们还是得不时检讨可改进的环节”。

叶伟强 报道

yapwq@sph.com.sg

樟宜综合医院曾连续两年被评为客户满意度最差的本地公共医院,但去年的最新排名出炉时,这家东部唯一的综合医院排名大跃进至全国第一。

但是,东部医疗联盟主席兼樟宜综合医院(Changi General Hospital,简称CGH)主席余福金接受本报专访时,丝毫没有任何居功的意思。

他指出,这类排名确实能作为衡量医院表现的方式之一,但他认为“没有一个机构是完美的,就算有人觉得你做得不错,我们还是得不时检讨可改进的环节。”

在这项由新加坡管理大学卓越服务研究院自2008年起公布的年度客户满意指数中,CGH于2009年和2010年,在全国六家政府重组医院当中添陪末席,2011年虽然一度进步至七家医院(新的邱德拔医院加入排名行列)中的第三名,但之后每年的名次都下滑一级,直到去年公布2014年年度排名时,一跃而上夺下榜首。

坊间曾称CGH的英文别名是“Cannot Go Home”(无法回家),意指入住该院的病患“有进没出”。

余福金认为,这与原本位处樟宜村的旧樟宜医院有关,因为旧医院的设施简单,且建筑物老旧,新CGH尽管建在另一处,且设施完善,但因保留旧英文名,让人有所联想。但他认为,今时今日的CGH已完全摆脱这个负面形象。

当被问及CGH至今仍可改进的环节时,余福金坦言还是病患等候时间。他说:“毕竟CGH目前还是东部唯一一家综合医院,除了一般公众,我们也处理监狱囚犯和德光岛军人的个案。我们希望盛港综合医院可舒缓这方面的压力。”

由新加坡保健服务集团管理的盛港综合医院和盛港社区医院预计在2018年落成。

鼓励非紧急病患

先向家庭诊所求诊

为了减轻樟宜综合医院急诊部门的压力,东部医疗联盟、CGH和东部家庭诊所2014年1月联合推出“家庭医生首选”(GPFirst)计划,鼓励患有轻至中度,或非紧急症状的病患,先到家庭诊所求诊,以获得更妥善及时的治疗。凡经家庭医生诊断后被转介到医院挂急诊的病患,可享有50元津贴。

紧急病患一般按病情分四个级别,院方会先处理最严重、需要立即急救的P1级,非紧急P4级则最后处理。

余福金说,GPFirst计划推行以来,急诊部门处理的P3级个案显著减少,P1和P2级个案处理比率因而提高。

CGH提供的数据显示,自行到急诊部门的P3级个案从2013年至2015年间减少了27%,这也使急诊部门病患人次与2014年1月相比,减少了6.6%。截至去年11月,有8542起个案是在计划下由家庭医生转介到医院急诊部门。截至上月,185家东部诊所已加入计划。

余福金也透露,其实有些家庭医生当初对计划有所保留,也质疑“为什么医院会把‘生意’介绍给我们”,但如今的成效显示这个护理模式可行。

他说:“诚然,医院必须确保财务上的可持续性,但在这项计划下,医院和家庭医生扮演的护理角色才是正确的。有些病人以为去医院得到的护理会较好,但是伤风感冒这类P3级个案,无论到医院或私人诊所,护理都是一样的。诊所的收费较低、等候时间较短,也较靠近住家,这类病患实在无须到医院。”

他认为,家庭医生都受过专业训练,若能分担这类病患也对他们有益,“而不是受训后转去提供美容医疗等服务,这简直太浪费”。

病患在住家附近

也可获专科护理

樟宜综合医院推广以病患为中心的护理,包括把专科护理带到更靠近病患的地方。

李显龙总理上周在推介新加坡中央医院医学园区总体规划时提到,我国未来的医药保健护理,其中一个环节是着重以病患为中心的护理模式;卫生部长颜金勇上个月在卫生部发表的政府施政方针附录中也说,本地六大区域医疗系统(Regional Health Systems)将更紧密地与公共和私人领域,以及志愿福利团体合作,并善用科技,提供病患所需的护理。

樟宜综合医院(简称CGH)主席余福金受访时指出,该院其实早已推进这方面的发展,包括与新加坡保健服务集团合作,把专科护理带到CGH。CGH隶属东部医疗联盟这个区域医疗系统。

新加坡国立癌症中心(National Cancer Centre Singapore,简称NCCS)于2013年3月在CGH设立首家卫星肿瘤科诊所,让住在东部的乳癌与胃肠道癌患者,无须前往位于欧南园的NCCS,就能在住家附近接受同等水平的化疗等治疗。

NCCS肿瘤诊所@樟宜综合医院医务主任谭志健医生受询时指出,诊所每月为约450名癌症病患提供服务,目前仍以乳癌与胃肠道癌患者为主,最近刚设立肺部诊所。

新加坡全国眼科中心(Singapore National Eye Centre,简称SNEC)也在CGH内开设类似诊所。

余福金说:“除了让病患无须舟车劳顿,他们也有信心可以接受到同等素质的护理,毕竟专科诊所内的医生都来自NCCS和SNEC等。在一个老龄化的社会,这为病患带来不少便利。”

CGH也善用科技,包括在前年9月与东部医疗联盟和飞利浦医疗保健联合推出本地首个为心脏衰竭病人而设的远程医疗(tele-health)计划。

按计划,CGH免费出借病人一台平板电脑、称重机和血压计,让他们自行在家测量体重、血压和脉博。

健康数据会自动上传到平板电脑和医院数据库。CGH提供的数据显示,51名参与者当中,84%按计划测量和监控自己的健康数据。

余福金说,远程医疗下来的用途会越来越广泛,对于独居者或没有看护者照料的病患更为重要。远程医疗也有助提早察觉病况,而提早治疗或预防病发都可降低医疗成本。

余福金战胜癌症

有意再打太极拳

曾患癌的余福金目前健康状况良好,也有意重拾打太极的习惯。

余福金在2007年11月被诊断患大肠癌,除了开刀切除肿瘤,也进行化疗。

他透露,两年前进行大肠镜检查时一切正常,今年底或明年初须再做检查。

尽管自己担任新加坡特许会计师协会会长后,比以往更常出国开会,但他说自己今年就要庆祝67岁生日,长期缺乏运动换来了一身的酸痛,因此他立志今年要重拾打太极这项运动。他40岁时曾与妻子和姐姐特地拜师学艺,认真学习过太极拳。

他说:“尝试不同的运动后,还是觉得太极最全面,而且无论去到哪里都能打。太极相当柔和,年纪大一点的人也适合做。更何况年纪大最害怕的就是摔伤,打太极时需要不断移动身体,重量会不断移动,可以改善平衡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