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小贩郑潮炯 义卖瓜子救国

字体大小:

1930年代日军侵占中国,南洋各地组织义卖筹款活动。到南洋谋生的热血小贩郑潮炯(1904-1984)在新马义卖瓜子,甚至卖子救国。这份大爱精神令人感动,厦门中国华侨历史博物馆为郑潮炯设立塑像,中国华侨出版社为他出版150页精装本《有国才有家》,他的中国故居也改建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郑潮炯二儿子郑社心(87岁)有感于新加坡对父亲的记载不多,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让更多年轻一代了解先辈无私奉献的精神。

郑潮炯于1904年出生在中国广东新会的贫苦农村家庭。他十多岁便跟随父亲到英属马来西亚北婆罗州山打根(现为沙巴州)打拼,贩卖瓜子、花生和水果。1939年父亲在新会家乡死于日本侵略军乱枪扫射之下,国仇家恨激起他和妻子钟彩合的斗志,全力义卖筹赈。

二战结束后,同乡的酱油商人在1950年代将牛车水万拿街(Banda St)25号店铺和货物廉价卖给郑潮炯,后来他改卖药品兼治奇难杂症。上世纪40至50年代,他也以自己的经历在马国自费举办展览,继续弘扬牺牲小我,奉献大我的精神。

义卖筹得18万元

郑潮炯肩挎义卖袋,背着义卖箱,奔走北婆罗州及其他地方筹款,受到当地媒体关注。1941年他横渡南中国海到新加坡,《南洋商报》同年总结他在星洲(现称新加坡)的五个月义卖,共筹得4600多叻币。之后他继续北上马来半岛,直至日军入侵新马,义卖才告一段落。

根据《联合晚报》1984年报道,郑潮炯从1937年至1942年初,个人义卖筹得18万余元,全数捐给以陈嘉庚为主席的南洋华侨筹赈总会。这在吃一顿饭只需一两角钱的战前年代,是一笔大数目。

80元卖儿子

1939年底,郑潮炯告诉怀孕四个月的妻子,他把她肚中孩子卖了,换来的80元也已捐出。当时他已育有一女三子,第四名儿子郑社义出生后就立约卖给一名广东华侨商人。

日军投降后他开始寻找儿子,1965年获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信函,终于找到当时已25岁的儿子。郑潮炯夫妇在新加坡生活艰苦,直到1969年才踏上阔别40多年的祖国,并与儿子重逢,从此一直保持密切联系。

曾住金吉路一带

1942年初日军南侵,郑潮炯的妻子钟彩合带着四个子女乘船到新加坡寻找丈夫。郑社心回忆道:“当时父亲已经离开我们去筹款,船到了新加坡就有中华民国驻山打根领事馆的人来接我们,在酒店住了一晚后父亲就来带我们走,原来当时他们已经安排好。”

郑潮炯把家人安置在金吉路一带的甘榜。他在南洋一带义卖瓜子救国事迹常见报,日治时期他只能东躲西藏,也曾藏身双林寺一阵子。

郑社心说:“我也很佩服母亲,父亲为国家,母亲为家庭。她在山打根踩三轮车当小贩,后来在马里士他路小店卖酱油,一直都没有埋怨。”2015年,钟彩合以108岁高龄逝世。

郑潮炯二儿子郑社心翻阅记载父亲一生的《有国才有家》,希望本地相关政府机构也能给予先辈的奉献更多关注。(陈爱薇摄)

子女也热心公益

郑潮炯育有五男三女,从他为儿子取名社群、社心、社明、社义和社立,足见他奉献社会的精神。子女也不负所望,郑社群虽是一名普通工友,仍坚持捐款给本地两所大学。郑社心曾活跃于新加坡印刷业职工联合会,为工友谋福利,也在冈州会馆服务30多年。

郑社心感慨地说:“我们把父亲的许多珍贵遗物捐给中国的博物馆,在当地获得高度关注。希望本地相关机构可以收藏和展示这些遗物,让年轻人知道这一段平民百姓为抗日做出贡献的历史。”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