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语 再见五脚基 开赌,为明天三餐

订户

字体大小:

我的童年时常依在赌桌,在浓浓的香烟味雾中,看着大人们洗牌、捡牌、出牌、胡牌。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流行四色牌、扑克牌及麻将牌,因为我不时在一旁“观战”,耳濡目染之下也摸出个大概。

父亲不善于经营咖啡店,生意马马虎虎,经常面对手头拮据的窘迫。母亲的“赌”,就成为非常另类的收入来源。母亲在麻将桌上有几手,但绝不沉迷。那些年,她把家务都打点好后到邻居家串门,碰上临时赌局才凑脚搏杀,赚取一点生活费。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