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马锡古国的遭遇

印尼泗水庞越瀑布的满者伯夷宰相迦查马达雕像。(互联网)
印尼泗水庞越瀑布的满者伯夷宰相迦查马达雕像。(互联网)

字体大小:

淡马锡在越南、印尼、中国的古籍里都有记载,包括满者伯夷宰相迦查马达征服淡马锡的事迹。

淡马锡在古爪哇语是濒海城镇的意思,越南《大越史记》、印度尼西亚《列王传》与《爪哇史颂》、中国《岛夷志略》和《武备志》都有记载,这里就翻阅东南亚各国的历史,寻找古国淡马锡的足迹。

越南版淡马锡

《大越史记》有册马锡的记载。(互联网)

三佛齐是东南亚古代海上强国,疆域辽阔,包括苏门答腊、巽他群岛和马来半岛直抵吉打和泰南,扼控印度洋到中国的航道,后来却相继被爪哇赛连德拉王朝(Sailendra)和南印度注辇(Chola)占领。尽管三佛齐成功复国,甚至反攻注辇属地斯里兰卡,但却失去属邦的控制能力。在风起云涌的年代,东南亚冒出一个新兴的国家——淡马锡。

近期从越南史料发现,越南王子陈日燏(yù)逝世时,史吏提及他有能力为册马锡(Sach Ma Tich)的使臣翻译,学者认为这就是越南版的淡马锡。

越南李朝最后一位女皇李昭皇退位之后,陈煚(jiǒng)登基开创陈朝,在1225-1258年间当皇帝,称为太宗。忽必烈占领云南后继续东征西讨,连续对越南发动三次战争。陈日燏(1255-1330)是陈煚的第六王子,1285年在元越战争中担任大将,当时逃亡到越南的南宋遗民都投靠他,他在咸子关击败蒙古军队。

陈日燏于1330年逝世,享年77岁,正值陈朝第六代君主宪宗。《大越史记本纪全书》卷之七陈纪三,在宪宗篇提到陈日燏逝世的记载:“仁宗时,册马锡国使来贡,求能通语言者不可得,独日燏能之。”原来他喜欢结识外国人,经常去寺庙和宋僧谈话,或到占城人的村落探访,因此学会不同区域的语言。他是开朝王子,仁宗的皇叔,连续辅助多位年轻的皇帝。

册马锡使臣是在仁宗的年代出访越南,仁宗即是陈朝第三位君主陈昑,1278-1293年间在位。从建国到委派使臣需要一段时日,这意味淡马锡在更早的年代已经存在。

淡马锡亡国

忽必烈派使者孟琪到爪哇,要求向蒙古称臣,但爪哇王却将使者逮捕,黥面并将之驱逐。忽必烈大怒,1292年他派史弼、亦黑迷失和高兴带领两万大军攻打爪哇。当时爪哇发生叛变,国王被杀,国家被占领。国王女婿拉登韦查亚(Raden Wijaya)联合蒙古大军一起攻打爪哇,在攻陷城池后,他突然袭击蒙古大军,将他们逐离爪哇,并开创满者伯夷(Majapahit)王国,成为第一任君主。

迦查马达(Gajah Mada)最初是满者伯夷的王家侍卫,据《列王传》(Pararaton)记载,他在塞伽1253年(Saka,爪哇纪年,即公元1331年)出任宰相。在宣誓就职时,他发表著名的巴拉巴誓言(爪哇语Sumpah Palapa),誓将征服古仑(Gurum)、细兰(Seran)、丹绒普拉(Tanjongpura)、亚鲁、彭亨、冬波、巽他、峇厘、巨港和淡马锡等十国,这些国家从苏门答腊到马鲁古,印尼群岛直抵婆罗洲西南岸。淡马锡当时是远至爪哇也知晓的国家。

为了歌颂满者伯夷的太平盛世,宫廷诗人写了许多赞美的诗篇,他在退隐后汇编成册,1365年以普腊班扎(Mpu Prapanca)之名出版《爪哇史颂》(Nagarakretagama)。他和迦查马达处在一个共同的大时代,两人有着共同的经历,第49章提到,英明的宰相迦查马达在1331年辅政,年轻的哈奄武禄(Hayam Wuruk)当时还是王储。他赞美满者伯夷版图辽阔,书中列出所有藩属国,包括宋卡、北大年、吉打、登嘉楼、彭亨和柔佛等国,第13章就提及淡马锡。迦查马达实现征服淡马锡的誓言,他在晚年退隐山林,1364年逝世。

王大渊无缘探访

王大渊在《岛夷志略·暹》有这样的记载:“近年以七十余艘来侵单马锡,攻打城池,一月不下。本处闭关而守,不敢与争。遇爪哇使臣经过,暹人闻知乃遁,逐掠昔里而归。至正九年降于罗斛。”王大渊称淡马锡为单马锡,分别在1330-1335和1337-1339年两次出航。

暹军70余艘船只,军队少说也有数千,何以看见爪哇使臣立即逃亡?迦查马达在1331年发誓攻打淡马锡,或许淡马锡当时已成爪哇附属国,随使臣同来的还有爪哇军队。淡马锡在王大渊到来之前已经亡国,再也不是商船前来贸易的港口,他没有登陆探访民情,只在龙牙门和暹才提及淡马锡。

《岛夷志略》在至正己丑冬,即元顺帝至正九年(1349)冬天完成,他相信接到船商的信息,出版前补上一笔“降于罗斛”。当时暹国处在素可泰王朝,但中部的罗斛国已经脱离真腊(柬埔寨)定都在华富里。因罗斛发生霍乱,乌通王在1351年迁都大城府,建立阿瑜陀耶王朝。

阿瑜陀耶最终并吞素可泰,满者伯夷控制的泰南和马来半岛各古国也陆续成为藩属国,甚至马六甲在建国之前也必须缴纳税金。王朝经历400多年,在1767年的泰缅战争中,被缅甸贡榜王朝军队攻破城门而灭国。

航海图地标

《武备至》茅坤图中的淡马锡。(互联网)

 

郑和七下西洋访问各国,随行官员记录了东南亚民俗风貌,因此明代出版多部游记和航海手册,如马欢《瀛涯胜览》、费信《星槎胜览》和巩珍《西洋番国志》,以及张燮《东洋西考》和《顺风相送》,还有收录在《武备志》的郑和航海图——茅坤图。

王大渊《岛夷志略》和明代著作相隔将近百年,字义也出现一些变化。以龙牙门为例:“门以单马锡番两山相交,若龙牙,中有水道以间之。”龙牙门指的是岛屿或近海的土地,和淡马锡番相隔一条水道。这里是海盗集聚地,山无美材,贡无异物,商贸物品都是剽窃之物。王大渊直接说明:“舶往西洋,本番置之不问。回船之际,至吉利门,舶人须驾起箭棚,张布幕、利器械以防之。”吉利门即吉里汶(Karimun),明代古籍有多个不同译称如吉里问和吉里闷。

《瀛涯胜览》满剌加国:“自占城向正南,好风船行八日到龙牙门,入门往西南行二日可到。”除了王大渊所指的海盗巢,龙牙门后来也指水道,而明代著作浮现一个新名词——淡马锡门。《东洋西考》:“又过淡马锡门,用庚酉及辛戌针,三更,取吉里问山。”《顺风相送》:“用庚酉五更入龙牙门,水流急,夜不可行。出了门又过淡马锡门,用庚酉针并辛戌针三更取吉里闷山。”淡马锡门和龙牙门并用,说明不是同一处,这里指的是靠近淡马锡的水道。

淡马锡一词出自《东洋西考》和《顺风相送》的淡马锡门,茅坤图则延续王大渊的单马锡。

淡马锡兴衰史

淡马锡在三佛齐面对强邻占领之际脱离掌控,在13世纪是东南亚小有名气的国家。随着满者伯夷的崛起,1331年被宰相迦查马达列为十个要征服的国家之一,最后成为藩属国。迦查马达逝世后,阿瑜陀耶成为北方新霸主,14世纪末,势力涵盖马来半岛,淡马锡也无法幸免。

淡马锡失去其重要性,除了作为航海辨认地标的茅坤图,导航指南的《东洋西考》和《顺风相送》外,这个古国的名称逐渐消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