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忆流沙河先生

订户
流沙河(右二)在成都芙蓉古城樱花树下与老友聊天。右起:刘德枢、刘夫人、本文作者、高缨、段传琛。(作者提供)
流沙河(右二)在成都芙蓉古城樱花树下与老友聊天。右起:刘德枢、刘夫人、本文作者、高缨、段传琛。(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最后一次见到流沙河先生,是在他去世前一个月。

过去每次从国外回家乡,我一定会去先生府上拜见他,次数多了又怕妨碍老人家休息。后来听说他每月还在成都图书馆开课,定期为公众讲《庄子》《诗经》,因此更怕打扰他。偏偏在2019年,我两次登门拜会了他。

第一次是在春天,沙河先生的老朋友高缨病逝,我帮忙料理完丧事,陪高家子女前去看望他。那时尽管他的喉头已经失声,仍泪眼盈盈用气声为我们说了一段动情的话,不仅为失去的朋友悲哀,同时也为自己哀叹。他叹息说,高缨和他一样,他们这一生都是从最初满怀理想到后来理想破灭,到头来发现都是大梦一场。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