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鸟为谁辛苦为谁忙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整理飞禽照片时,许多美好的记忆又被激活了。

记得前年黄腹花蜜鸟在水烛茎秆上筑的长形悬巢小巧又精致,风吹草动,巢也跟着轻轻摇摆。从孵蛋到幼鸟破壳而出,亲鸟(指幼鸟的双亲)轮流守护,不离不弃。幼鸟成长期间,爱子心切的亲鸟不时飞来喂食,幼鸟嗷嗷待哺的画面不断地上演。

苍鹭不辞劳苦衔来树枝在木麻黄树上筑巢,啄木鸟用“铁”喙在树干上拼命凿洞……在狮城,不难看到白眉黄臀鹎、粉颈绿鸠、黑枕黄鹂和白领翡翠等鸟类筑巢,繁殖下一代的情景。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