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伤后的巴黎

字体大小:

法国自游行 

谢嫣薇∕文图

喜欢香槟和香吻的巴黎,在恐袭后流过血,受过伤,但它令人着迷的一切都没有改变,数百年来滋润巴黎人灵魂的,也一样都没有少。

2015年11月13日,遭受恐怖袭击的巴黎,是跌入低谷的巴黎。然而,巴黎人对于灾难、不幸,有自己的一套看待方式。他们没有呼天抢地、怨天尤人,好像漫画家Joann Sfar在空袭后发表的作品,肯定了一个价值观:巴黎人喜欢欢乐、香槟和亲吻,不要以悲伤、愤怒和恐惧继续生活,否则就等同向敌人屈服,而应该继续碰杯和接吻。

在巴黎的某天早上,在半岛酒店的咖啡座跟酒店公关总监Anne-Sophie碰面,话题谈到空袭后的巴黎人生活,她幽幽地说:“那真是非常心碎难熬的一刻,有一段日子,巴黎人都没有心情出外社交、购物,气氛很差,但是慢慢地,大家了解到,我们应该继续自己的生活方式,如果我们因为恐惧而改变,那不是等于告诉恐怖分子,他们得逞了吗?”

巴黎的气派不靠硬件推砌

冬天的巴黎,不是每一天都有蓝天,但是整个城市格局和建筑的美,依然叫人屏息。在巴黎住五星饭店,气质与其他城市,特别是亚洲国家城市,完全是另一个境地。住五星酒店,绝对是体验巴黎的一个绝佳方式。无他,只因为这个城市有历史的沉淀,有千年以上的文明进程,文化古迹被视为宝藏保存良好,骨子里便有自然散发的气派,不是靠硬件堆砌就能形成。

就像巴黎半岛酒店,是一栋拥有百年历史的大楼,历史背景丰厚,前身是1908年开幕的Hotel Majestic,是云集了上流社会、明星名人的地标,及后当过西班牙女王的官邸延续风光,接着,又先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法国外交部征用为办公大楼。

半岛的品牌源自香港,亚洲人觉得熟悉,对欧洲人来说却是一个来自远东的贵妇。为了加深在地人文的连结,酒店六楼的法国餐厅L'Oiseau Blanc,就是围绕在一战前传奇飞行员Charles Nungesser及Francois Coli尝试从巴黎东北部Le Bourget飞越大西洋壮举的故事。

然而,在巴黎这样一个传奇之地,背景丰富、故事性强、流露品味的奢华酒店不在少数,又岂会让半岛独美?

前两年在巴黎,已经住过古典优雅的Plaza Athenee,格局细巧精致,内院的墙身皆种满了攀藤植物,翠绿的叶片与白色窗框、红色扇檐交织出浪漫气息。这次住在新翼,被升级到巴黎铁塔景观套房,前台工作人员为了保持神秘感并不告知,直到把你带到房间,打开门刹那,让你惊喜得叫出来。巴黎铁塔就在不远处闪闪生辉,可以朝夕相对而不再是它身边的过客,才发现它日夜风采都很不同,黄昏时刻绚丽而慵懒,夜晚开了闪灯如同钻石在黑夜中闪烁。

有一天,旅居巴黎超过20年的美食作家谢忠道来到Plaza Athenee找我,他在我住的套房客厅,走到面向Avenue Montaigne的阳台前,对我说:“你知道吗?邓丽君以前就住在这对面的公寓,后来她把公寓送了给她的法国男友。”仿佛随便一格风景,都能告诉你一个故事,这就是巴黎。

巴黎和当地人不曾妥协

受伤后的巴黎是怎样的呢?刻意回到案发重灾区受枪手无情扫射的两家餐厅,那是巴黎的第10区,也是圣马丁运河的周边,是文化媒体人、艺术工作者的聚集点,属于那种不必约朋友,总会遇到朋友的地方,坐下来聊聊生活,谈谈梦想。

这里曾经洋溢欢乐,如今披上了哀伤,两家餐厅大门深锁,门前以及周遭摆满了致哀的鲜花、蜡烛、大字报。没有控诉,流露的是无限的怀念和深爱。怀着唏嘘的心情,转角走到精品店、时装店、咖啡馆、小酒馆、个性小店云集的街上,走进文青必定疯狂喜欢的The Comptoir General,这个集咖啡馆、酒吧、二手店、农产品市集、杂货店、创意空间于一身的“概念店”,奇特、颓废又美丽,阳光倾泻在室内之际,又有懒洋洋的感觉。令人着迷的一切都没有改变,在经历浩劫后重游旧地,无端端有种感动涌上心头。

再走到对着运河、专卖设计类书籍的著名书店Artazart,里头人头涌动,建筑、摄影、美术、饮食、广告……各种类别的设计书、杂志都能在这里找到。人们专心浏览自己寻找的目标,巴黎人的日常,艺术品味是主旋律。{C}

据说Louis Vuitton Foundation现代美术馆是巴黎新地标,怎能不去朝圣呢?坐落于巴黎市Jardin d'Acclimatation森林公园内,好像一艘具有太空感的帆船降落在绿油油的草地上,份外引人侧目。美术馆由大师Frank Gehry一手打造,层层玻璃帷幕的复合式建筑,里头有剧场、展馆、餐厅等。外型像是玻璃云,是城市中的一艘超现实帆船,更是Frank Gehry继西班牙Bilbao Guggenheim后横空出世的跨时代建筑诗。展馆定时举办不同艺术家的主题展览,更有舞蹈、音乐会、诗歌朗诵、声音雕塑等活动,数百年来滋润巴黎人灵魂的,一样都不会少。

朋友说,我们平日走在巴黎塞纳河边,不管从哪个角度伸延出去,都会看到这是一座没有向上发展,没有高楼大夏,保留了美丽的天空与河流,不曾妥协的城市。说得真好。

巴黎,以及巴黎人,都不曾妥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