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时尚系学生办展 探索白色衬衫的玄妙

字体大小:

王一鸣/报道

梁麒麟/摄影

受访者提供部分照片

拉萨尔艺术学院日前举办多媒体艺术展,以“白色衬衫”为主题,展示了时尚媒体与行业,以及时尚与面料两个科系的二年级学生们合作的成果——融28件时装设计、时尚摄影、装置艺术、影像艺术作品于一体的跨界展览。记者走访策展者陈俊豪与陈徒进,一探他们对“白色衬衫”的诠释。

白色衬衫有什么稀奇?在新加坡即使不是人手一件,却是许多人都曾在各种不同场合穿过的衣服。

但拉萨尔艺术学院日前举办的多媒体艺术展,就以这看似平淡无奇的“白色衬衫”为主题,展示了时尚媒体与行业,以及时尚与面料两个科系的二年级学生们合作的成果——融28件时装设计、时尚摄影、装置艺术、影像艺术作品于一体的跨界展览。

这个展览是由时尚媒体与行业的两位同学陈俊豪(27岁)和陈徒进(26岁)策划和指导的,除了全职学生的身份,陈俊豪也是本地小有名气的时尚摄影师,陈徒进则曾经是Prada的橱窗设计。两个人想用这场“白色衬衫”展览来探讨时尚在各种你意想不到的生活层面中,有怎样的可能性——时尚是否只是跟穿戴和消费有关的一件事?

陈俊豪说:“这个学期,我们的重点是研究白色衬衫在新加坡社会中的意义。”这令人惊讶,原来时尚相关科系的学生们在钻研如此“无厘头”又有趣的课题。他接着说:“时装其实与气候、文化、经济、种族、建筑等很多因素是相关的,时尚从来不只是一件衣服的事情,时尚牵涉到我们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

“‘白色衬衫’这个展览本身也是跟策展、社会企业、时尚前景这几个关键词紧密相连的。”陈徒进说,“一般人不会把时尚和策展联系在一起,但时尚在发达国家早已具有策展的价值,具体说,就是在博物馆或艺廊里展出的价值。”

反映社会、思潮和观点转变

本地与时尚设计有关的展览少之又少,与时尚沾边的展览几乎不脱旗袍展或卡峇雅等衣料展的套路,但时尚作为一种与时俱进设计门类,国外早就以博物馆的学术眼光来审视现代时尚了,比如大名鼎鼎的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2011年就曾举办“亚历山大·麦昆”个展,去年则是“中国:镜花水月”高级成衣展。时尚的美学、科学与历史记录功能,在欧美的博物馆里被发挥得淋漓尽致。

“可惜的是,我们在新加坡没有看到过多宏伟的时尚展览,麦昆等著名时尚设计展也从未巡回至新加坡,这个时代的博物馆和美术馆其价值与作用也遭到质疑。”陈俊豪说:“所以我们想用‘白色衬衫’展向本地的博物馆和美术馆提问——时尚是不可以进馆的吗?我们需要怎样的博物馆?我们需要怎样的展品?博物馆是不是只能为历史建档?而无法展示时尚潮流、流行文化和美学设计?时尚成衣或配件,也反映了社会、思潮和观点的转变,简单的衣服如白衬衫也一样。”

两人受访当天皆穿白衬衫,陈俊豪突出的是白衬衫的多层次设计,陈徒进则强调了白衬衫的休闲穿搭法。

起源于西方的白衬衫在东方进入文明开化时代也大行其道,“但我们是否想过白衬衫的含义?”陈徒进设疑。为了这次展览,陈俊豪和陈徒进做了不少调研,询问新加坡人对白衬衫的观感。

白衬衫也有心理暗示功能

有的人不觉得白衬衫有任何特殊性,想不到有什么衣服穿时,就随手找出一件白衬衫来穿;有的人则把白衬衫当作一种身份与阶层的象征,比如白领、蓝领、粉领等不同族群的区分最初就是由衣装的颜色来划定的。“在新加坡,人们穿白色衬衫觉得不出格,自带一种‘融入’功能,某种程度上,衣服也能带出一种国民性。”陈徒进说。“白衬衫也有一种心理暗示的功能,比如穿者可能想表达一种温和、简单或易于亲近的个性,因为白色给人单纯、通透无压的视觉感受。”

陈俊豪则从摄影师常用的光学角度来看待白色衬衫:“白并不是一种颜色,而是好几种颜色——学过物理的人都知道:把赤橙黄绿青蓝紫七个颜色的颜料倒一起,颜料就成了黑色;七个颜色的光,在一起却变成了白色。因此,白色是复杂却和谐的,在摄影中也是困难的,对白色的还原,考验着摄影师的功力。”在这次的展览中“让贤”,没有执掌镜头的陈俊豪,让自己的两位学妹担任摄影师的角色,他满意学妹们的表现。

陈俊豪指出亚洲人对于“白色”有一种迷思,一些人追求肤白,为使得皮肤净白,投入心血和金钱。但是,部分人却对白化病患者有歧视心理。白化病的核心是缺乏黑色素,目前无治疗方法。在绝大多数人口肤色较深的区域,白化病患者面临歧视和暴力。换言之,肤色差异越大,歧视越深。

“追求美白却歧视白化病患者,这讽刺得很。”陈俊豪说,“我们想通过这次的展览,来呼吁停止对白化病患者的歧视,时尚也肩负着社会责任和教育义务。”

用时尚对前路的一种试探

展览得到同学、师长和校方的赞赏,拉萨尔目前正在考虑将这个上周五开始的展览延长,让更多人观赏。这次展览也是陈俊豪和陈徒进跳脱各自的旧专业领域,用时尚对前路的一种试探。

陈俊豪觉得时下的时尚摄影难有突破,除了几本较优质的时尚杂志,大多时尚刊物的风格和内容大同小异。“性感”(sensual)是目前占上风的摄影风格,“我想这也是消费者希望看到的,或者希望自己能有的形象,这无法归咎摄影师。但社交媒体兴盛,人人可成摄影师,造成我们在哪里都看到千篇一律的制式化的‘美丽’照片,但这种数码化的‘美丽’真是美吗?我正慢慢放下数码摄影机,用胶卷摄影,我也会逐渐卸下摄影师身份,往创意和策划的方向走。”

陈徒进则也会在时尚、空间、视觉、策展等方向继续努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