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孩子到共用工作空间上班

字体大小:

四名有家庭也有事业的女性相信,事业和家庭可以两全,因此开创本地首个亲家庭的共用工作空间Trehaus,让出来创业或以自由身份打工的爸爸妈妈带着孩子一起上班,与志同道合的人士交流,小孩则可以在开放式、鼓励探索的流动空间设置中,参加各种活动和课程。

陈彬雁/报道 受访者提供照片

父母上班时,孩子也可以带在身边?

现代父母似乎都在家庭和事业之间拉锯,事业家庭能够两全其美吗?四名有家庭也有事业的女性相信可以,因此开创本地首个亲家庭的共用工作空间(co-working space)Trehaus,让出来创业或以自由身份打工的爸爸妈妈们上班时,孩子也可以跟着来。

这样的亲家庭共用办公空间在澳大利亚及英国都已经相当普遍,但在本地还是头一遭。

创办人之一的张淑萍(37岁)说:“传统的办公体制无法‘接连’一个母亲对家庭付出的需要,或者说,无法‘接连’上一个健康的孩子成长的需要。我们看到市场这个空白,希望创造一个可以让女性双赢的空间,一方面继续打拼事业,一方面可以近距离看孩子。从长远的观点来看,我们更希望做的,就是教育雇主和雇员,让双方知道灵活的生活和工作安排,可以带来高生产力,是高效,也对劳动队伍有利。”

Trehaus设在乌节酒店毗邻的Claymore Connect三楼,整个共用工作空间占据4000平方英尺,由两个主要部分组成,分别是办公空间(Workspace)及儿童坊(Kids Atelier)。办公空间每次能容纳60人,包含私人办公室、专属办公桌及共用空间。儿童坊占整个空间的三成,开放式概念,融入专业儿童看护服务,也附带各种儿童课程。

张淑萍的儿子快两岁了。她原来是搞时尚零售市场营销的,但四个月的产假过后,就得回来上班。身为母亲,她看到孩子一天比一天懂事,自然想更多地参与孩子的成长。在这样的背景下,她和志同道合的其他三名女性,包括本地公关和活动筹办公司Mercury董事李慧晶(Tjin Lee)、前教职员吴薇甄和医生梁姝莹,一同开创了这样的共用工作空间,让女性在同一个空间兼顾生命中两项最重要的使命。

张淑萍说:“这是一个允许女性做对自己重要的事情的空间,一举多得,是我们对生活工作平衡做出的一番尝试,也是有效的市场留人政策。”

为了给这个空间增值,Trehaus提供志同道合的人士各种交流的平台,比如这里每个月主办相关讲座或活动,有的是与创业有关的工作坊,有的是育儿相关课题讲座。这里也不只是照顾大人的需要,小孩在开放式、鼓励探索的流动空间设置中,参加各种活动和课程。这里的看护对儿童比例是1比4,而且都是来自著名育儿中心比如Julia Gabriel and Bambini Atelier、拥有丰富育儿经验的专人,而负责编排育儿活动的吴薇甄之前是教师,她早前为了照顾孩子,辞去教师的工作。

最时尚的工作方式之一

使用这个公用空间的Carrie Nooten(36岁)育有一子(8岁)一女(4岁)。她之前是法国电视及广播媒体的一员,不过一年前出来创业,创办Topo Togo城市指南App。她说:“我们都想在最大限度上做好妈妈和创业人,共用工作空间以现在来说是最时尚的工作方式之一,在这里,可以在活跃的社群里接触到许多和自己一样的创业人士,有设计师,有搞经济的、法律的,而不只是经营博客或办小本生意的人。能够在这里找到不同的合作伙伴,找到协同效应,让人很受鼓舞,我很享受在这里上班。加上Trehaus亲家庭,整个空间氛围感觉很正面,还有很多可爱的宝宝。”

她的女儿每周跟她一起“上班”、“下班”一两次,妈妈忙公事时,女儿上戏剧课程,然后一起下班。

这样的亲家庭共用工作空间吸引的,不只是女性。商量(34岁)是网站设计和编程师,2009年和太太一起出来创业,前不久在客户那里获知Trehaus亲家庭的共用工作空间,现在每天都和太太在这里上班。

他说:“最大的优势,就是父母可以和孩子离得很近。以前就是得在家庭和工作之间抉择,不过这个空间让人可以尝试兼顾两者。”

他加入这个共用工作空间之前,也到本地其他的公用空间参观,不过Trehaus更吸引他。

“主要是,其他的空间里都是年轻人居多,和我们的年龄不相仿。在这里办公的人都是有家庭的成人,和我们比较谈得来,谈的不仅是专业,也包括育儿经。女人生完孩子之后有时会有点孤单,但在这里,老婆可以找人聊天,在这点上,这不仅是一个工作的社群,也是一个很好的支撑系统。”

他四个月大的孩子每天跟着来上班,听商量说,这里每小时的看护收费是$15,这笔费用和送孩子去托儿所的相当,不过在这里,离“工作”很近,又靠近孩子,想看孩子的时候可以随时过去,这点带来更大方便。

他原本拥有自己的公司,但因为公司里没有人可以照料孩子,决定迁到共用工作空间上班:“现在流行创业,但有孩子的人比较难兼顾,在这里却可以。自己出来创业的人很多时候需要一个社群,提供不同方面的专业须知,在这里接触到许多专业人士,许多的构想,可能发展出各种商业的机会。我们互相帮助,维持这样的一个社群。”

谈到创建亲家庭共用工作空间的挑战时,张淑萍说:“因为之前完全没有这样的概念,所以我们对外解释的时候,需要花比较多的时间,让大家去理解我们究竟是一个怎样的逻辑。就是之前去注册这盘生意、在归类自己时也遇到挑战,比如我们是育儿中心吗?不过我们后来找到很清楚的市场定位,就是拥有儿童设施的共用办公空间,我们的儿童设施和课程或节目,适合6岁以下孩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