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筹款背后的 女性力量

邵淑琦觉得每个人都需要接触艺术,以得到精神的滋养。
欧迪尔为交响乐团募款。

黄美云、邵淑琦和欧迪尔(Odile Benjamin)三位女性虽然在很多方面都很不同,但她们都在做着同样一件事情:献身为艺术筹款,展现了女性在文化慈善事业上的柔性力量。

这股力量不容小觑,本地许多艺术团体,如新加坡交响乐团、新加坡华乐团、野米剧团、新加坡舞蹈剧场等的筹款活动,几乎都由女性主导,而且成绩斐然。

  有能力,有地位,有门路

在艺术界担任行政管理工作将近30年,新加坡歌剧团总经理黄秀英的观察是:“女性与生俱来的特质,如体贴、细心、周到,让她们在组织募款活动时特别得心应手。当然,这不是任何女性都能担当的工作,她们除了要有很强的组织能力外,还必须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否则,她根本没有‘门路’募款。”

这批 “女大腕”当然不只黄美云、邵淑琦和欧迪尔,但她们是目前较为活跃的艺术募款人,人又特别和蔼亲切。

黄美云是大华银行主席黄祖耀的妹妹,不但热心社区及公益事业,近年还大力协助新加坡华乐团筹款。两年前,她和地产业大亨黄廷方的女儿黄淑娇联手,在一个慈善晚宴上为新加坡华乐团筹得150万元,创下乐团募款的高纪录。

邵淑琦是香港无线电视(TVB)行政主席邵逸夫的孙女,自2005年起担任亚洲文明博物馆董事主席,这些年来为博物馆共筹得超过百万元。

欧迪尔是本地服饰品牌Raoul的创意总监,夫家经营和管理着庞大的时尚品牌零售企业FJ Benjamin。她在三年前受邀加入新加坡交响乐团淑女团(Ladies’ League),不久出任淑女团主席。今年3月,她带领淑女团成员组织了一个以“好莱坞经典”为主题的慈善晚宴,为交响乐团筹得105万元的义款,破了乐团历来晚宴的筹款数目。

  黄美云:我们是“高级乞丐”! 

为艺术到处募款绝非容易的事情,黄美云在受访时调侃道:“首先你脸皮要够厚,要不怕跟人伸手讨钱。说穿了,我们其实是‘高级乞丐’(high class beggar),哈哈。”

筹款压力大,黄美云说她有时会因此而影响睡眠,可是她依然任劳任怨。她说:“我听过华乐团的演出,觉得很感动。同样是国家乐团,但交响乐团因建团时间比较久,得到很多人的帮助,其淑女团成立也有一段时间,里面还有不少外籍人士。要这些人来帮忙华乐团是不可能的,我是华校生,很自然有一种责任,想帮华乐团做点事情。”

黄美云不只为华乐团筹办慈善晚宴,也通过组织慈善高尔夫球赛来募款,个人还经常捐助华乐团。她说:“要得到别人的信任和支持,就不能光喊口号而要以身作则。当别人看到你做事很有诚意,而且不带私心,他们就会乐意响应你的呼吁。”

  救贫困还是救艺术?

  邵淑琦:在成熟社会,艺术占重要位置  

对邵淑琦来说,为国家的文化建设筹款,除了社会责任感,更多是出于对文化艺术的热爱。

早年留学英国时,邵淑琦已开始参与博物馆的义务工作,她说:“我很幸运,从小就有机会接触艺术。我坚信,艺术能丰富生命,它是情感的出口,也是创意的泉源。我觉得每个人都需要接触艺术,以得到精神的滋养。”

自担任亚洲文明博物馆董事以来,邵淑琦每年都为博物馆募款,所得款项有多种用途,除了津贴博物馆一些大型展览,也为博物馆添购新的和永久性的藏品,以及提升馆内设施。

邵淑琦认为,为艺术募款的最大挑战在于,大多数人会较乐意捐助老弱病患和较不幸的社群,因为他们看到需要,也看到所捐出的款项能具体改善这些人的生命,因此艺术永远排在最后。她说:“我们要做的,就是要说服这些捐助者,让他们明白艺术在一个日趋成熟的社会占有很重要的位置。”

  欧迪尔:事业成就感 比不上慈善工作的满足

谈到艺术筹款的挑战,欧迪尔也认为要让人们明白捐助艺术的意义并不容易,“正因为如此,我们更需要有人去做这个事情。”

欧迪尔很喜欢音乐,但表示她愿意为交响乐团募款,并非只是出于喜欢音乐这么简单。她说:“当有人把如此重任托付于你的时候,这是很大的荣耀。在我的立场,这是很难说不的一件事情,而接受了,我就要尽力把它做好。”

欧迪尔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平时工作非常忙碌却不影响她在文化慈善事业上的投入。她哈哈笑说:“我不睡觉,而且有三头六臂。”

一手建立的Raoul品牌在很短的时间内扩展到国外多个据点,在职场上,欧迪尔绝对是个女强人,但她坦然表示,事业上的成就远不比慈善工作来得令她满足。她说:“虽然这工作(艺术筹款)不好做,很多时候你还必须放下尊严去卖交情,但我觉得有意义。”

欧迪尔也表示,捐助交响乐团很容易,每个人都能做到,差别只在数目的大小,但却不是有很多人愿意出来当乐团的“义工”,卷起袖子实际地为艺术做点事情。

欧迪尔说:“我很幸运,我有一支很强的团队(淑女团),大家分工合作,事半功倍。我要强调,这绝非我个人的力量,任何一个募款活动的成功,都是一群很有魅力的女士一起努力的结果。”

  艺术团体眼中的“淑女团”

从新加坡交响乐团到新加坡舞蹈剧场,再到新加坡歌剧团出任总经理一职,黄秀英可说是本地艺术行政界的“大姐大”,她说早年在新加坡交响乐团工作时,她也有份参与设立淑女团。“我先后和多位女士共事过,除了黄淑娇,还有杨美云(Theresa Foo),她们不只在社交界很有影响力,也是职业女性,工作效率高,做事非常专业,和她们一起工作是难忘的经验。”

黄秀英认为,募款人的性格和交际网对筹款活动起着一定的影响,而女性在这方面特别能发挥她们的个人魅力。黄秀英说:“慈善晚宴的主题、舞台布置、余兴节目,乃至邀请卡的设计和晚宴的菜式等,都是一门心思,而女性做起来特别细致周全,往往能让宾客留下美好印象,下次再邀请这些人出席慈善晚宴就容易得多。”

  靠关系人脉 慈善活动才办得成

受访的艺术经理都表示,艺术团体的主要筹款来源有两种,一是通过慈善晚宴,一是慈善高尔夫球赛,而这些活动都要靠乐团董事部以及像淑女团这样的热心组织来帮忙募款。

华乐团副总经理何伟山说:“主办一个慈善晚宴听起来很容易,但实际操作很困难,乐团可以提供各种行政上的支援,但如果没有这些有影响力、有社会地位的人士为我们一个个去敲门募款,我们很难筹得到那么多款项。”

黄秀英也说,要说服人们把钱捐给艺术团体比想象中困难得多,因为和医药、福利、教育等慈善事业比起来,艺术显得太不重要了。“这工作可谓吃力不讨好,没有一定的关系和人脉根本做不来,很多时候,他们要卖上自己的面子,欠下的人情以后一定要还。也就是说以后别人向你募款的时候,你也必须支持,因此募款人还得有一定的财力才行。”

新加坡歌剧团去年举办的慈善晚宴筹得15万元,预定在下星期三(5月28日)举行的高尔夫球赛则订下义款30万元的目标。

黄秀英说:“和新加坡交响乐团和新加坡华乐团相比,我们的剧团来得要小,募款数额当然也不能和两团相提并论,两个主要筹款活动加起来能筹得几十万元算是很好的成绩。”

  问题是…… “关系”也有用完的一天?

新加坡华乐团过去几年的慈善筹款都很成功,何伟山表示,除了董事部的努力,也因为得到黄美云和黄淑娇的大力协助。

何伟山说:“她们毫无条件的帮助我们,出钱出力,真是非常难得。这样的志愿者并不多,我们也知道不能老靠这几个人来帮我们筹钱,因为每办一次活动,她们不知要卖多少人情,久了她们有再多的‘关系’也会用完,所以我们是一年过一年,做完今年明年还有没有人力和能力做下去还是未知数。”

  政府拨款60%,40%要自己开源

如果你有多余的钱,你会考虑捐给帮助老弱病困的慈善机构还是艺术团体?

在哀鸿遍野的天灾面前,这个问题似乎有点多余,但本地艺术团体钱不够用是不争的事实,单靠政府拨款,远不足以应付艺团的运作开销。

以新加坡华乐团为例,它的常年开销是1100万元,政府拨款60%,剩下的40%要自己开源。华乐团副总经理何伟山受访时透露,乐团的收入来源主要靠票房(所占不到10%),出租场地器材,以及乐团基金投资所得,但加起来还是不够填补这40%。

“因此社会的捐助非常重要,少了这笔钱,我们的财政就会出现赤字。”

新加坡交响乐团的情况也一样,它的常年开销为1500万元,政府拨款为1050万元,每年乐团都要为补足那450万元伤透脑筋。

两大乐团是国家乐团,所得到的政府辅助是最多的,其他较小的团体所得资助更少,要生存下去就得靠自己自力更生。

新加坡歌剧团最近成为国家艺术理事会两年拨款计划(2 Years Major Grant)的受益团体,今明两年所得拨款为一年29万元,但这只占了它常年开销的18%。

新加坡歌剧团总经理黄秀英说:“歌剧的制作成本很高,我们每年至少要制作两出歌剧,开销很大,单靠政府拨款根本不能运作,因此要想方设法开源节流,并通过各种方式筹款。”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