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裁决不能改变现实 南中国海应研究共同开发

郑永年昨天在《南海问题与区域合作发展高端智库国际研讨会》上发表演讲时表示,中国经过这几年的岛礁建设之后已掌握主动权,应该重新回到邓小平当年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路径。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说,南中国海仲裁案的裁决并不能改变任何现实,当下情况是回到一个“较新、较高的原点”。他认为,中国经过这几年的岛礁建设之后已掌握主动权,应该重新回到邓小平当年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路径。

郑永年昨天在《南海问题与区域合作发展高端智库国际研讨会》上发表主旨演讲做此表示。他过后接受媒体访问时也乐观评估,仲裁案将对中国与亚细安的整体关系产生积极影响,因为各国对南中国海问题的意识已大为提高,将把南中国海议题当做重要的政策议程来处理。

他说:“对中国来说,最差的情况已经出现了。中国不要让南海问题挟持它与东盟(亚细安)之间的整体关系。我很有信心,中国和东盟的关系还是朝好的方向发展。”

研讨会主办方是中国社科院中国边疆所,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中国项目组为支持单位。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原主任赵启正和郑永年在会上发表主旨演讲。会议也邀请新加坡和本区域其他国家的学者参与。

南中国海是个政治问题

郑永年认为,南中国海问题是一个政治问题,不是法律问题。过去经验显示,在涉及国家没有政治意愿的情况下,法律无法有效解决国际争端,很多政治协议最终都通过谈判方式达成共识。而且,南中国海争端历史久远,难以通过当代国际法律解决,多年复杂的地缘政治对法官也是巨大挑战。

他说,“以前是11段线,那两段为什么去掉?中国不是因为越南诉诸法律而去掉两段,是因为当时两国之间的政治关系而去掉的。”他因此也认为,大国欺负小国的说法不成立。

郑永年将南中国海问题形容为“当代地缘政治变动的产物”,主要源于三大因素:一、美国的相对衰弱。二、日本的国家正常化。三、中国的崛起。

他认为,如果美国能够保持中立,它可以在中国和亚细安国家之间扮演很好的角色,但相反的,美国通过加强与同盟合作重返亚洲,失去很好的调整机会。同个时候,中国国内的民族主义随中国的崛起而增强,在社交网络时代,中国不可能完全不进行岛礁建设。

郑永年说:“如果中国共产党不在南海问题上采取做法,它的执政合法性肯定会受到挑战。”

但他也乐观判断,南中国海未来大致稳定,因为中国有能力避免大规模冲突,不让南中国海变成另一个中东,他也坚信中国及美国不会因为南中国海议题而动武。

“谁跟谁打?中美不会因为南海而发生大规模战争,两国双边关系非常深厚,经济上紧密相连。中国和美国也没有直接的地缘政治冲突,美国所强调的航行自由也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中国85%以上的贸易通过南海。”

郑永年认为,经过这几年的岛礁建设,中国已经占据主动地位,应回到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道路。

他呼吁,中国把南中国海建设成为和平之海,例如提供区域公共服务、开展渔业协定谈判、共同保护海洋环境等。

赵启正演讲时说,和平谈判才是解决中菲在南中国海争议的必由之道,并称南中国海仲裁案阻碍不了中国和亚细安合作的健康发展。

他重申官方立场,强调中国将坚持在解决南海问题上的双轨思路,即具体争议由直接当事国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南中国海的和平稳定由中国和亚细安国家共同加以维护。

两岸南中国海合作越来越困难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李国强认为,海峡两岸在南中国海问题上有合作空间,但现在“变得越来越困难”,最大障碍是政治问题。

李国强昨天在新加坡出席《南海问题与区域合作发展高端智库国际研讨会》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两岸学者之间都有很多共识,希望推动两岸在南中国海议题的低敏感领域进行事务性合作,例如海上搜救和渔业合作等。但他坦承,这方面一直是“大陆热,台湾冷”,不是台湾方面不愿意和大陆进行合作,而是台湾受到外界的约束太多,尤其是台湾内部的政治形态造成制约性因素。

民进党籍总统蔡英文上台执政之后,跟大陆的关系不顺畅,李国强甚感担忧。

他说,蔡英文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表态和政策至今“仍不清晰”,表态“不十分有力”。

仲裁庭将太平岛判为“礁”,蔡英文表明“不接受、不承认”,但至今仍未针对南中国海U型线主张作出表态,这恰恰是大陆关注的部分。

针对外界认为中国在“九段线”上持战略模糊态度时,李国强回应说,中国政府在九段线的主张非常明确,那就是“中国拥有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的主权与管辖权”。

他说,在1982年国际海洋法公约缔约之后,很多国家才质疑九段线主张的“法律内涵性质不清晰”。他说,中国正在做大量的研究,现在中国学术界普遍认为,“断续线(九段线)就是岛屿归属线和历史性权利线”。

李国强也坚持,中国主张的九段线未来可以作为中国和周边国家海域划界谈判的一个重要基础。

当媒体问及中国既然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缔约国,为何不接受仲裁庭判决,李国强称,菲律宾提的15条诉求,每一条都超出仲裁庭所能够管辖的范围。

他说:“菲律宾提的表面上都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解释和使用的问题,但绕来绕去,根本上还是南海的岛屿主权归属和海域划界。”在中国看来,南中国海仲裁案不是法律问题,而是政治问题,仲裁庭解决不了政治问题。

尽管如此,李国强表示坚决反对中国退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因为公约确立的国际海洋秩序和制度让中国获益,但他指出,公约有不足之处。

李国强说:“在解决争端问题上,公约提出来要按照公平原则,公平原则是什么?没有说。在未来发展过程中,公约有需要完善和调整。”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郑永年:南中国海应研究共同开发
Display Title (ZBcom): 
郑永年:南中国海应研究共同开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