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红:六中全会将谈什么?

按照中国共产党的章程与至今形成的惯例,每一届中央委员会在五年任期内,会召开七次全体会议,分别简称为:一中全会、二中全会、三中全会,以此类推。

今年10月,中共中央即将召开第六次全会,即十八届六中全会。翻查过去多年的记录,历次六中全会主题多是“向内看”,研讨党内事务、包括规则、作风、精神文明等。

其中1981年的十一届六中全会无疑是份量最重的一次。那年6月,饱受文革迫害的中共中央领导们做出了彻底否定文革的决议,即著名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以后的多次六中全会,都没有1981年那次全会的份量,有些六中全会还有些务虚。不过,到了今年,迹象显示,现任总书记习近平主导下的六中全会,会再次针对党内规则与最高层的“规矩”做出大动作。

根据今年7月26日中共政治局会议的结果,10月六中全会主要的任务有二:一是制定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二是修订《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试行)》。

何谓“党内政治生活”?对于在中国以外的读者来说,这个概念可能不好理解,但其实也不难懂。简单的说,就是党内活动的全部,包括思想文化、领导决策,行为状态等等。

1929年,毛泽东首次提出了“政治生活”的概念。1980年,即文革结束后不久,这个概念正式写入中央文件,成为《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

今天细看这十二条准则,依然能感受到中共当年深恐再出现一个毛式专断领导人的氛围。准则头四条是:一坚持党的政治路线和思想路线;二、坚持集体领导,反对个人专断; 三、维护党的集中统一,严格遵守党的纪律;四、坚持党性,根绝派性。

准则第五条是让人看了很无语的“要讲真话,言行一致”——这需要明文规定。第六条是“发扬党内民主,正确对待不同意见”,第七条“保障党员的权利不受侵犯”,第十一条“接受党和群众的监督,不准搞特权”。

36年后的今天,按照7月26日政治局会议的说法,一个时期以来,中共党内政治生活中出现了“一些突出问题”,需要“加强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重点是各级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关键是高级干部,特别是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政治局常委会。

换言之,10月六中全会制定的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将剑指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与政治局常委——层级真是到顶了。

至于规范的方向与目标是什么?从本届领导人上台后雷厉风行反腐看,反腐肯定是目标之一。此外,中国境外到境内都有评论指,六中全会的重大任务是要制定可操作的准则,防范党内“野心家、阴谋家”。

“野心家、阴谋家”语出习近平本人。他今年1月曾严厉警告:“党内存在野心家、阴谋家”,预防与净化党内生态的任务,很可能在六中全会中处理。

同样让人关注的是,六中全会制定党内政治生活准则,除了规范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与常委,是否会明确把最高领导人本人也规范进去?按照7月26日政治局会议的说法,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根据新华社报道,政治局会议两次提到“率先垂范”,包括“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身体力行、率先垂范”,以及中央领导层组成人员必须“坚持率先垂范、以上率下,为全党作出示范”。

对比之下,1980年制定的准则并没有强调“特别是”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和常委,现在强调了,如果连总书记也规范在内,将是一大突破。

另一方面,如果1980年的准则没有修改,那就要包括“坚持集体领导,反对个人专断”“发扬党内民主”,在反腐中也要“保障党员的权利不受侵犯”,这些准则如何变成可操作的规定并执行,有待观察。反之,如果1980年的准则出现修正,外界也会从中看清本届领导人的本意。

其实,过去几年来,中央高层一直释放重启改革、拨乱反正的信号,例如2013年通过了全面深化改革的决议,今年重提文革后制定的党内生活准则,再再展示领导人走出历史新页的雄心,但观察者又发现,党内充满不信任的氛围,年初还一度出现文革式的个人崇拜苗头,中央展示的姿态与现实彼此矛盾,这究竟方法出了问题,话语体系的问题,还是哪里出了问题?重新制定党内生活准则除了加强规范,会同时发扬党内民主吗?让人始终看不清。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