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足社会个人需求 网络直播接地气热滚滚

肖茜凭借独特声音条件与唱功成为酸果直播签约主播,弹唱之外也直播她在广州白云山尝试蹦极等户外活动。(酸果直播提供)
炼爱网络CEO王玉柱:随着互联网快速发展,视频通信将改变沟通方式,VR(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移动化是未来的发展趋势,最有可能将VR与AR(Augmented Reality,增强现实)结合起来的便是直播。炼爱网络推出酸果直播,是将其看成过渡性产品,以此对接未来VR的发展方向。(酸果直播提供)
酸果直播CEO汪敏:中国目前数百家网络直播平台中,存在严重同质化问题,缺乏个性化内容输出,将很快使观众出现审美疲劳,这也导致目前直播行业出现发展的瓶颈。酸果直播将致力于在互动性上进行更多尝试,加强主播与用户的沟通。(酸果直播提供)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周小普教授:网络直播未来发展须有所提升,不能只“接地气”。(互联网)

华南脉搏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8月在北京发布第3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达7亿1000万;其中,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亿2500万,占网民总体的45.8%。保守估计,具有即时、鲜活、亲近等优势的直播平台超过500家,无远弗届介入中国人生活,迅猛发展势头已形成资本竞投的新兴市场。

8月中旬,在广东深圳市举行的王理宗新书《社会时代》首发会上,主办单位举办了一场网络直播,尝试将发布会的现场直播上网。

以互联网直播这种新形式来发布新书,这在业界还不常见。除作家身份外,王理宗还顶着广东高科技产业商会执行会长、深圳社会组织总会常务副会长等头衔,随着网络直播在近两年发展得风生水起,他也是首次“试水”。直播平台的数据显示,这场新书首发仪式的互联网直播,点击量达到了12万。

乍听这一数字时,王理宗吃了一惊,尽管对直播行业的火热程度有一定了解,但他仍然没料到,在事先没有经过宣传的前提下,一场时间不长的网络直播可以集聚如此高的人气。

这一次“试水”刷新了王理宗对网络直播的看法。他告诉《联合早报》,除了即时、真实的特点外,网络直播还具备鲜活、亲近的独有优势,未来行业的发展前景相信非常可观。

在线直播平台数量已超过500家

网络直播正在介入不少中国人的生活,乃至改变一部分年轻人的娱乐模式。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8月在北京发布第3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达7亿1000万,其中,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亿2500万,占网民总体的45.8%。

资本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新兴的庞大市场。艾瑞咨询今年4月发布的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接近200家;2016年中国直播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150亿元(人民币,下同,30亿新元),到2020年这个数字可能达到600亿元。

但面对一个迅猛发展的行业,仅仅相隔数月,上述数据已显得落后。业内人士告诉本报,保守估计,目前中国大大小小的在线直播平台数量已经超过500家。

在智能手机相当普遍的当下,每日都有数以千万计的中国人在手机上参与直播,当中涉及的内容多种多样,既有渗透入不同行业的直播,也包括普通人逛街、吃饭、跳舞、唱歌、运动等生活细节。

周小普:热潮反映民众人际沟通需求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周小普接受《联合早报》记者采访时分析,中国这一轮网络直播热,起源于民间题材的发掘,包括民众的各种日常琐事,直播这种形式极大程度地满足了人们渴望了解他人生活的愿望,甚至是猎奇窥探欲。这股热潮的兴起也反映出在人际沟通的层面,民众仍有着强烈的需求。

周小普也认为,不同于在民间团体较多的发达国家,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有更多渠道和方式,不少中国人的生活圈子都限于家族与工作单位,尽管近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有所改善,但总体而言,人们的横向社会联系仍然较少。

她指出,中国传统媒体大多传播比较庄重、宏观方面的内容,较少注重民间交流,而在媒体不能满足人们需求的情形下,来自民间“接地气”的媒介方式应运而生并蓬勃发展。在这方面,网络直播不仅提供社会需求,也满足个人需求,“迅速发展起来有其道理”。

投资布局 互联网媒体金融巨头动起来

一片火热景象的直播行业,吸引了资本市场的高度关注与布局,包括腾讯、阿里巴巴、网易、小米科技、京东、IDG(美国国际数据集团)、红杉资本等互联网、媒体和金融巨头,均有相关投资或布局。

8月中旬,斗鱼宣布完成C轮15亿元人民币融资,成为中国第一家迈入C轮的网络直播平台(C轮融资通常是上市前的最后一轮融资,主要作用是为了给上市定一个价值)。

同样在8月,中国新三板(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也迎来泛娱乐化直播平台第一股,旗下拥有泛娱乐直播平台的广州炼爱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在新三板挂牌上市。

“酸果直播”看好发展趋势

炼爱网络CEO王玉柱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称,公司原本主营一款定位恋爱情感社交产品的APP,今年5月,在原有产品的用户基础上,他们推出移动视频直播产品“酸果直播”,正是看好这一发展趋势。

王玉柱认为,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视频通信将改变沟通方式,VR(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移动化是未来的发展趋势,而目前看来,最有可能将VR与AR(Augmented Reality,增强现实)结合起来的便是直播;炼爱网络推出直播产品,是将其看成过渡性的产品,以此对接未来VR的发展方向。

炼爱网络未来将继续在“社交+直播”的基础上演化为VR虚拟社交,或从直播跨入一个更具潜力的行业。

仅少数直播平台实现盈利

企业积极布局有不同的战略考量,但赚足人气的直播行业,也是以“烧钱”著称的行业,除了要为直播消耗高昂的带宽成本外,平台为吸引人气竞相签约明星主播甚至是天价主播,也是他们必须承担的一笔巨大开销。

《中国经济周刊》引述数据称,中国运营商1T的宽带费价格约为每月2000万元,每百万人观看720P清晰度的直播需要约1.5T左右的带宽,就行业平均水平而言,在线人数每达到百万人,直播平台每月仅带宽费用就至少要花掉3000万元左右。

只有少数直播平台实现了盈利。陌陌上月发布了截至6月30日的2016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陌陌依靠直播获得了净营收222%的高增长,净利润2320万美元(3125新元),持续六个季度盈利。网易CEO丁磊则在上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中透露,网易旗下的三个直播平台已有盈利。

盈利模式与直播内容有很大关联

关于目前不同类型平台的盈利模式,酸果直播CEO汪敏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平台盈利模式与直播内容有很大关联,他指出,目前中国直播平台大致分为三种类别,第一类为后向付费模式的直播,针对希望推广自己产品的第三方,用直播形态植入并表现出来,比如电商类直播。

第二类为前向付费模式的泛娱乐化直播,是针对用户方的付费,用户观看直播的同时“打赏”礼物,再据此延伸出其他产品付费的功能。

第三类为结合有网红潜质的主播,制作高质量PGC/PUGC(专业生产内容/专业用户生产内容)栏目,这相当于低投入的小电影,将优秀主播个人IP(知识产权)价值最大化,也进一步衍生出更多影视、娱乐方向的收费形式。

目前直播平台严重同质化

汪敏指出,中国数百家直播平台中,80%以上属于前两个类别,行业存在的一个问题是,目前的直播平台有严重同质化问题,而缺乏个性化内容输出,将很快使观众出现审美疲劳,这也导致目前直播行业出现发展的瓶颈。

汪敏介绍,从这个角度考虑,他们推出的酸果直播,致力在互动性上更多尝试,加强主播与用户的沟通。一个例子是,他们正在制作的新版本中,主播随时与观众互动的同时,还会出现智能化的分身精灵,这相当于小秘书或助手,她会帮助主播解答一些经常遇到的问题,从而实现主播与用户能以“一对一”的形式进行交流。

网络直播平台即将洗牌?

直播平台异常火爆的同时,竞争也在加剧,如同酸果直播对自身发展的定位,不同平台都有自己的思考。在繁荣景象的背后,隐忧也逐渐浮现,王玉柱就认为,目前网络直播行业存在一个问题是观看直播的人还不足够,远不具备像电商产品这样的渗透力。

在上述《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中,显示网络直播用户的统计数字,已经达到中国网民的近半,但王玉柱相信这只是注册用户的数字,或者说只是一个表象,真正深度参与直播的人群远远没达到。他认为,如果平台能够将主播与用户的互动性解决得更好,可能会发生本质性的变化。

直播行业进入内容竞争时代

经过“野蛮生长”阶段后,目前的直播行业已进入内容竞争时代。看好网络直播发展的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周小普认为,网络直播未来的发展方向必须有所提升,不能只剩下“接地气”,否则难以长久留住观众,“时间会打磨一切,有价值的最终会留下来”。

汪敏则指出,依据市场规律,一家直播平台的烧钱模式大约可支撑半年,半年之后,如果仍没找准自己的定位与盈利方式,将很快被淘汰出局。他预计,今年底到明年初,中国网络直播平台将迎来洗牌,目前超过500家的直播平台,届时可存活下来的或只剩50家左右。

网络主播月入百万人民币?

随着互联网进入直播时代,网络主播的输出产业链也已基本形成,有直播平台,还有被称为“工会”或“家族”的主播经纪公司,对于一些人气主播,直播平台会直接与其签约,而工会则掌握着大量“吸粉”(吸引粉丝)能力一般的主播资源,并安排她们进入不同的平台直播。

依据吸金能力的不同,主播这一新兴职业的收入情况同样呈现“金字塔型”结构。中国媒体上不乏关于女主播“月入百万”的相关报道,但也同时指出,可媲美当红明星收入的只是顶尖主播,大多数网络主播的收入水平在每月几千元到上万元左右。

一名业内人士表示,月入百万的主播并不奇怪,数字当中也不尽是水分,但其收入组成相信来自多个渠道,不大可能全部是在平台上通过粉丝“打赏”取得,应当还包括走红之后在外面的商业演出费用。

怀抱梦想 肖茜尝试成就自己

进入直播这一行业的主播,大多由年轻的“90后”组成,对于她们来说,直播有着不同的含义与意味。尽管也有不少挑战道德底线、摆脱不了低俗路线的主播在平台上“赚快钱”,但也有相当一部分年轻人带着梦想而来,试图通过这种新形式成就自己。

凭借自己独特的声音条件与优秀的唱功,广州90后女孩肖茜进入直播行业短短几个月后,已有3万7000名粉丝,目前是酸果直播的签约主播,她在平台上直播的内容主要是吉他弹唱,有粤语歌曲,也有一些改编过的老歌。

与其他主播一样,肖茜也会遇到部分网民提出不正当要求,比如要求她唱“很low”(带色情意味)的歌曲,她说,遇到这个时候,她会技巧性回避,或者转至另一个话题。

热爱直播的肖茜工作相当努力,有时一天跑四个场子去不同驻唱点,同时在平台上直播,她的付出也获得不错的回报,月入最高时已能达到5万到6万元左右,远远高于在其他行业的同龄人。

“直播就是一个可以让你觉得哪里都是舞台的地方”,肖茜告诉本报,虽然进入手机直播只有几个月,现在她已经相当喜欢这个行业,不仅可以唱自己喜欢的歌,还可以和粉丝互动,分享彼此的喜怒哀乐,这让她感到放松,甚至觉得“相当于心理治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