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说

衷心感谢新政府的栽培,他们虽然口说“不会整碗捧去”,但对于法有明文任期规定的中央社董事长职位也垂涎不已,为此而向我发动腥风血雨的逼退攻势,连民国92年(2003年)我还在中国时报当总编辑时中央社董事会通过的业务办法也要我吞下去(我没那么贪吃呢,何况是隔年食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