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淡宁:基层民主制与高层贤能政治相结合 中国不必走西方民主道路

北京清华大学贝淡宁教授认为,更贴近并适合中国的,是结合民主与贤能政治的“混合模式”——市级以上的高层政府采纳贤能政治的原则,致力于选拔和培养具卓越素质的领导人;较低层的地方政府则可推行更多民主机制。

随着中共领导层的代际更新,有政情观察家认为,随着未来领导人的传统革命意识形态逐代淡化,中国有必要走上民主化的道路。但也有学者认为,中国的理想治理模式是结合民主政治和贤能政治的“中国模式”。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上周一(12日)举办为期两天的“民主与中国”研讨会系列,多名国际学者展开了思想交流。

香港大学哲学系教授慈继伟在“中国是否应该更民主化,还是民主国家应该更像中国?”论坛中提到,中国多年来一直是依靠着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来维持国家的完整。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共仍维持着强大的中央权力,但下一届领导人接棒后,局面可能出现变化。

他解释说,习近平与他的领导班子平均年龄超过60岁,这一代领导人现在还能从中共第一代领导人的革命遗产中汲取大量资源,来巩固中共的执政合法性。中共革命遗产依然十分有效,它包括以强悍手段的意志,不惜一切代价维护中共统治地位。

港大慈继伟:民主可以帮助中国

相比之下,到下一代领导人上台时,这些条件将不再存在。他们将缺少习近平这样的政治权威,在面对危机时会缺少前辈领导人那样的强悍意志来采取必要的手段。慈继伟认为,这可能造成中共长久以来形成的权威动摇,在这样的情况下,民主制度将有助于中国建立执政合法性,“民主可以帮助中国,中国也需要这方面的帮助。”

不过,北京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贝淡宁(Daniel Bell)在另一场研讨会则提出,传统革命意识形态不是中共执政合法性的唯一来源,中国也没必要走上西方式的民主化道路。

以当前中国政情来看,他认为,中国更适合采取贤能政治(political meritocracy),这也是当前中共执政合法性的主要来源。

贝淡宁说,西方国家的普遍共识是,只有以“一人一票”选出的领导人才有执政合法性,但他怀疑这种制度对中国的适用性。他指出,以“一刀切”方式理解所有的整体,忽视了不同政体的历史、文化和政治背景,以及国情。再者,随着在英国脱欧和欧洲极右派政治抬头,西方式民主近来引起质疑。

他认为,更贴近并适合中国的,是结合民主与贤能政治的“混合模式”——市级以上的高层政府采纳贤能政治的原则,致力于选拔和培养具卓越素质的领导人;较低层的地方政府则可推行更多民主机制。

他设想的这个模式,大致符合中国政治体制现状:中国80年代末起推出农村基层民主选举;高层领导长久以来则设有选拔程序,考察对象必须满足教育水平、工作经验、级别要求等指标。

贝淡宁认为,这个做法“符合诉求又现实”,尤其是中国幅员辽阔,高层领导人面对的问题非常复杂,需要有更多经验、能做明智的政治决策;高层领导做错的代价也非常高,需要更小心。换言之,小社群需要更高的民主,但是对庞大的社群来说,领导人的经验和决策能力更重要。

他指出,任何一种政治制度都不是完美的,但是过去三十年来,中国成功使五亿人脱离贫困,也没有主要战事,已经达到了“良治”的两大指标。而且,长期以来许多国际机构做的多项民意调查都显示,中国政府享有很高的民意认受性。

西方直接民选并非无风险

再说,贤能政治与民主政体的多项价值与做法,也是相匹配的。

贝淡宁举例说,贤能政治也能有民主协商、基层民主、透明政府等民主政体的特征,贤能政治与西方式民主不匹配的最主要方面,是最高领导人并非人民直接选举出来的。而在西方民主政体下,最高领导人由直接民选产生也并非没有风险,例如可能产生像特朗普一样毫无经验的总统,再者领导人也较难以制定长远政策。

贝淡宁也指出,高层领导需要很高的情商。如何评估一个人的情商?社会学研究的结果显示,要评估一个人的人格,同辈的评估会比上级更准确,因此由同辈推选能更能选出高情商的领导人。

但他提醒,中国实行的贤能政治模式,长远下来仍须克服一些问题,包括高层政府需要更多女性成员、反腐工作必须持续进行才能保持贤能政治的有效性等。

他解释说,由于贤能政治是中国主要的政治合法性来源,如果高层领导不遏制腐败,整个政体的有效性就会受到损害。许多研究也显示,中国的腐败问题已到了可能导致重大危机的临界点,因此高层领导下决心反腐,过去两三年里也取得了显著成效。

针对中国的这个“混合模式”是否适用于其他国家,贝淡宁指出,中国的贤能政治制度始于清朝,历史悠久,其他国家如果没有这样的历史背景,执行起来会有难度。

他总结时指出,中国的这套模式,是相当好的一个模式——最高层是选拔制度、低层偏重选举制,在广大的中间地带则有广大的试验空间,对一个大国来说,很难找到更好的治理模式了。

他也澄清,他不是号召全世界都去学习“中国模式”,他主张各个国家选择更适合自己的治理方式,美国继续采用“一人一票”的选举方式,中国继续实行“中国模式”,为各自的人民与世界做好事,并进行良性竞争。他说:“这不是比全世界都采取同一种模式更好吗?”

马凯硕:对民主崇拜必须停止

谈及不同治理模式的优劣时,主持论坛的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教授(Kishore Mahbubani)也说:“(民主国家是否应该更像中国?)这个问题,如果换成是20年前问,可能有人会觉得你疯了,西方民主制难道不是自然更优越吗?”

“但很清楚的是,我们现在生活在很不一样的世界,需要不一样的对话,彼此需要互相学习……对于民主的崇拜必须停止,我们应该把它看成一个不完美的工具,需要不断改善。”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贝淡宁:中国不必走西方民主道路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