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成为北京家庭“新成员”

北京●抗雾霾

北京史上最长的跨年度雾霾刚过去不久,难分难舍的阴霾又将卷土重来。市气象台预计,今明两天,霾将进一步“抬头”,还没来得及多吸几口新鲜空气的市民又要陷入十面“霾”伏。

官方预测,北京市的PM2.5浓度要达到35微克∕立方米的国家标准,还要等到2030年。这意味着民众要做好长期与雾霾为伴的各种准备。

两个孩子的全职妈妈郑晓菲(43岁)说,过去三年已养成“与霾共处”的生活习惯:“刚开始觉得雾霾就像个隐身窃贼,无孔不入,处处需要提防,时间久了,竟成了时时都要顾及到的家庭一员。”

她调侃说:“每天从早晨起床后要不要开窗换气,出门要不要戴口罩,到烧什么菜,去哪儿旅游,衣食住行各个方面都要考虑到PM2.5,这不就是我们家庭中的一员吗?”

添置除霾器材

说到为“新成员”造成的花费,她有些不悦:“三台空气净化器,霾表,烘干机,因为雾霾天不能室外晾衣服,光添置新设施就花了一万多元(人民币,下同, 2000多新元),现在还要考虑,要不要换防霾纱窗,或者装‘新风’”。

“新风”是近两年兴起的一种除霾神器,价格在万元左右,与只能净化室内封闭空间气体的空气净化器不同,新风可以把室外的新鲜空气过滤进来,把室内的二氧化碳有害气体排出去。

目前,不少私立学校和一些新装修家庭居室早已安装‘新风’。但在受多种约束的一些公立学校,安装新风等空气净化设备,即便学生家长自掏腰包也有可能不被允许。

郑晓菲的孩子都在公立学校就读,经过多名家长联合与学校多次交涉后,今年年初才获允安装空气净化器。她受访时愤愤然说:“我们自己花钱花精力也要受限制,让孩子少吸入雾霾有错吗?”

今年1月5日,迫于公众压力,北京市教委同意中小学安装空气净化器并给予财政补贴。

在雾霾下生活的民众,对于官媒指餐饮油烟是雾霾污染源之一,呼吁公众身体力行支持参与环保的说法,并不十分积极。反对者认为,“雾霾治理人人有责”毋庸置疑,但在企业大规模违法排放,政府监管不力的情况下,让受害民众同时承担治霾重任,欠缺说服力。

有脑洞大开的网民揶揄政府成立“屁管办”,加强控制人体气体的不合格排放,因为按照油烟制霾的逻辑,人体也是PM2.5污染源之一。

王涛(35岁,电器销售主管)受访时就说,民众不吃烧烤,减少出行,并不会产生多大效果,也不公平。他反问: “不是有人说雾霾是自然灾害吗?自然灾害面前, 个人能做的就是自保。”

北京高校退休教师民间环保人士王媛丽则是“正能量”的代表,她告诉《联合早报》,三年前患上过敏性支气管炎后,就在雾霾天里尽量少出门,出行则公交。

她还应社区居委会邀请为居民开讲座,让居民了解如何在雾霾中保护好自己,“不要被雾霾吓住”,要相信“政府有APEC蓝、阅兵蓝经验,有能力治理好雾霾”。

也有不愿署名的受访者表示,个人参与雾霾治理最有效的方式,是团结起来监督排污企业和应该负起责任的主管部门。

不过,对于普通民众来说,监督排污企业和主管部门风险不小,他们只祈求自己保护家人健康的努力不会遇到障碍。

深为家人健康担忧的郑晓菲坦言,家人平日很少开车出行,生活上节能减排方面能做的并不多。

她说,在今后仍要与雾霾相伴的年月里,希望在为家人防霾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时,不再被漠视和推三阻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