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武汉肺炎最新报道

顾功垒:上海搭建中国改革苗圃

订户

字体大小:

海上海

@sph.com.sg

“上海自贸试验区是国家试验区、不是地方自留地;是创新高地、不是政策洼地;是苗圃、不是盆景。”

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底对上海自贸区下一阶段建设提出“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九字指示后,中共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和市委副书记兼常务副市长应勇,连日来在不同场合用上述这句话,提醒上海官员“不忘初衷、深化改革”。

中共十八大2012年11月在北京召开,中国开启新一轮改革序幕。自贸区这个新概念本身所承载的改革撬动作用,过去几年在内部和外部期待落差和压力测试下,反映出官方想怎么改、敢向哪里开刀等,并非是件“想怎么改就能改得成”的事。

2013年9月29日上海自贸区正式挂牌,自贸区热一度备受外界关注,认为它有望成为联动境内境外市场的良田,并寄望它撬动加速中国金融改革、促进资本项开放。

不过一年后,这股热潮逐渐褪去。2014年下半年楼价企稳回弹、信贷市场升温;2015年中股灾让监管层措不及手;去年人民币贬值超过6%,外汇储备由2014年的超过4万亿美元(5.68万亿新元)峰值下降到去年末的3万亿,中国国内市场挑战一波波接踵而来。

在世界经济低迷、复苏缓慢,欧美和区域地缘政治持续角力的外部环境下,中国资本外流持续,当局似乎意识到,守住监管的风口比天马行空进行制度创新,来得更为重要。

一名金融界人士向《联合早报》指出,作为中国最早设立的自贸区,上海自贸区在这种情况下还去研究资本项开放创新,风险太大;而天津、苏州等非自贸区都能争取到做跨境人民币贷款等业务,说明关键不在于叫什么名字,而是改革政策的落地。

三年多来,中国自贸区总数已增加到11个,上海这个最早搭建的改革苗圃,下一步要革出什么新特色,确实任务更艰巨。

回顾过去三年,上海自贸区累计100多项制度创新成果在全国复制推广,负面清单由190条缩减到122条,区内新增企业4万家,累计开立自由贸易账户6万多个。

这些成绩的背后,官方总结为:确立以负面清单管理为核心的投资管理制度、符合高标准贸易便利化规则的贸易监管制度、推出金融综合监管试点等一批实施细则和创新案例。

目前,上海市委、市政府又在按照中央要求,制定上海自贸区到2020年的整体改革方案,需报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后正式实施。

根据市政府今年的首要工作重点,上海自贸区今年有两个新提法,一是建设人民币全球服务体系,二是探索金融业负面清单管理模式。

华中科技大学陈波教授认为,人民币全球服务体系指的是人民币结算、清算、投融资,及以人民币所做的投资交易、担保信用、延伸产品等,标志着人民币向美元、欧元等国际货币看齐、提供国际化服务的一个窗口,意味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不会停止。

不过,金融和实体经济不一样,需要更专业化、谨小慎微的负面清单。陈波说,如果没有实际操作经验和监管专业人士的细致评估审拟金融业的负面清单,一不小心可能造成金融漏洞,进而引发金融或经济危机。

当然,从官方的措辞来看,探索预留了可改可不改的余地,建设进度快慢还可适时调整。但是紧盯政府自身改革来解决问题,或将是官方的绩效考核标准。

韩正周一(16日)在市政协关于自贸区改革系统集成的一个专题会上强调,自贸区改革是一场“动奶酪”的改革,不是对着别人,而是对着政府自己手中的权力;不仅是转变政府职能,而是再造政府职能。

下一步是要不断强化制度创新改革的“系统集成”,这比单项改革举措要求更高、难度更大。韩正说,所有的改革都是为了解决问题,达成目标的过程就是不断攻坚克难啃硬骨头的过程,“每解决一个问题,就离既定目标更近一步”。

如此看来,在了解上海自贸区搭建苗圃性质的基础上,外界再来观察、评估当局改革的方向、决心和力度,心理落差和市场预期调整就不会太大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