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年金改革引发强烈反弹

抗议民众以写着“哀”和“无能”的白灯笼绕圈一周,为蔡英文政府“送终”。(庄慧良)
抗议民众洒冥纸,为蔡英文政府"送终"。(庄慧良)

台湾副总统陈建仁四天前突然抛出政府为年金制度规划的改革方案,引发抗议团体批评当局将国是会议当成橡皮图章,违背召开会议听取各方建议的原意。

台湾年金改革引发军公教强烈反弹,台总统蔡英文指出,政府没有霸凌特定职业,并承诺持续沟通,在坚定推进改革的同时把冲击降至最低。

不过,担任年金改革委员会副召集人的政务委员林万亿昨晚表明,修法草案最快将在3月送入立法院,意味年金改革的主战场即将转移到议事厅。

备受关注的年金改革国是会议昨天在大批军公教劳团体的抗议下于总统府举行。由于身兼年金改革委员会召集人的副总统陈建仁四天前突然抛出政府为年金制度规划的改革方案,引发抗议团体批评当局将国是会议当成橡皮图章,违背召开会议听取各方建议的原意。

蔡英文上午在开幕致辞时表示,她可以体会社会大众因“利益受到影响”而不满,但“只有永续年金制度才会让所有人都能领得年金,包括抗议朋友和你们的下一代”。她也指出,最近有许多不实谣言在社群媒体流传,阻挠会议进行,但这些都不可能减缓改革的进程。

蔡英文还搬出前朝总统马英九,并引述他四年前说过“不只是你的年金或我的年金,而是我们的年金也是我们子孙的年金,更是不能倒,也不会倒的年金”,强调年金改革不是蓝绿问题或政治竞争,而是为了台湾的长治久安。

对此,马政府时期的总统府副秘书长罗智强反驳蔡英文满口谦卑,却口是心非,打着改革招牌但以粗暴的政治手段挑起阶级斗争,煽动社会对立,“如今激起民怒滔天,就拖马下水,更令人不齿。”

在人口老龄化、少子化、年金所得替代率偏高,以及年金基金投资绩效差等因素下,台湾各种年金基金面临破产危机,早在2012年便被广泛讨论。时任马英九政府宣示改革,但相关法案送进立法院,最后无疾而终。

第三次政党轮替后,高擎“公平正义”大旗上台的蔡英文将年金改革列为当务之急,但昨天参加国是会议的前民进党立委沈富雄也不认同,他在其中一场分组会议上指出,民进党政府“心心念念就是砍掉18%(即退休军公教优惠存款利息)”,形同“把丑八怪抓去剃光头、洗洗澡,哪有未来呢?”

他认为,这次年金“纷扰在公教,麻烦在劳保,因为资方反对,不敢动劳保”,他建议再研拟半年,好让年金改革修法草案更加完备。

昨天的国是会议依照“给付、领取资格”“基金管理、财源”以及“制度架构、特殊对象、制度转换”分三组进行五个半小时的讨论,共211人报名,实际报到192人。抗议团体批评,总统府只找支持政策想法的“自己人”,是“黑箱作业”。

分组讨论结果,与会代表普遍同意,退休所得替代率应采渐进方式调整,以减少冲击;军公教应一并同部调整,但可为退休军人单独设计年金制度。至于18%优存利率,有人反对归零,但多数支持提早取消利率。

而据陈建仁19日公布的政府改革方案,18%优存利率将分阶段调降到3%,最晚六年内走入历史;公教劳法定费率则分六年,从12%提升到18%;公教人员的年金所得替代率则降至60%。

目前,台湾军公教的所得替代率从75%起跳,甚至有人领到超过100%,这意味一些退休高阶官员每月领取的退奉可达新台币8万元(约3615元),比一般大学毕业生起薪多出三倍。年金支出过高,致使各类退休基金入不敷出,其中公教基金将在2030年和2031年破产。

但蔡英文深具信心,相信“纷纷扰扰终会过去”。她在会议闭幕总结时说:“如果年金改革制度可以成功,台湾没有无法完成的改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