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与野生动物争地矛盾白热化

特稿

已经宣布不角逐连任的香港特首梁振英不改其“惹火”特色,随着他一声令下,香港环保部门被要求寻找郊野公园用地来兴建公屋和老人院,此举马上遭到环保团体炮轰,让港人与野生动物“争地”矛盾白热化。

“政府经常用这一招,说生态价值低,就可破坏,我们并不认同这个论点。”香港环保触觉总干事谭凯邦反驳称,若梁振英的论述正确,那么,应对全体港人包括问责高官也做一番评估,看看他们是否也是存在价值低。

“若有哪位高官存在价值低,是否要赶走他,杀了他或要他辞职?”谭凯邦强调,世上仍没有客观的标准,可以定义什么是“生态价值低”,梁振英的建议只是借保育作“伪术”。

环保团体批评梁振英

九个香港环保团体也发表联署声明,批评梁振英有意制造社会矛盾,促请当局勿打郊野公园主意。声明强调,发展房屋必先从“棕地”、军营及其他闲置土地着手。他们强调,建设与保护大自然不是对立关系,大自然一旦破坏,将无法复原。

特首参选人曾俊华率先在社交网站回应,表示将积极研究在不影响海洋生态敏感的海域,填海建屋,并在接下来的两个月,详细向港人及公众解释相关政纲。

他强调,觅地建屋的大前题是不影响郊野公园,目标是以三分之一的土地面积满足发展需要,同时保留一半的土地面积为郊野公园及自然生态地区,并加强保育。

另一位特首参选人林郑月娥,则成为环保团体挖苦的对象。“海下之友”主席尼科拉(Nicola Newbery)指出,郊野公园欠缺交通配套和远离市区,林郑月娥在港岛市区都买不到厕纸,相信在开发郊野公园后,厕纸会更难买。

“绿惜地球环境倡议”总监朱汉强指出,早前已约见特首参选人胡国兴及叶刘淑仪,当中,胡国兴已承诺不会发展郊野公园,叶刘则表示仍需考虑。

梁振英以特首职权点名要求环保部门研究哪些郊野公园可部份适合发展,作为香港郊野公园和海岸公园管理局总监的渔护署长梁肇辉成为“夹心人”,他在出席沙田区议会时,被多位区议员质问会否保护郊野公园。

他回应称,开发郊野公园边陲是特首在《施政报告》提出,让社会思考的问题,现在没具体建议。他强调,郊野公园受条例监管,所有发展建议须根据既定程序处理,公众在过程中有充分机会发表意见。

无论如何,梁肇辉的职责是保护郊野公园,但香港的大主管却要他破坏郊野公园,二人的角色已构成对立关系。当记者追问郊野公园是否生态价值低就可以发展时,梁肇辉没有回应便转身离开。

被点名负责“找地”的环境局长黄锦星则强调,本届港府对郊野甚至乡郊保育认真,例如将西贡大浪西湾纳入郊野公园,增加郊野公园面积约38公顷,未来也会将红花岭指定为郊野公园,再增加约500公顷。

他解释说,特首是希望社会讨论香港长远来说,要如何看待这方面的发展,前提是香港整体郊野公园总面积只会一直增加,不会减少。

被视为资深“梁粉”的测量师刘炳章提出,只要符合五大条件包括:生态价值不高;植被不多;边陲位置少人利用;邻近现有基建、交通枢纽和社区配套设施;开发成本较便宜和时间较短,不涉及征收土地和搬迁问题,郊野公园用地就可以发展。

他举例称,两年前曾与工程师进行研究,发现大榄郊野公园靠近大榄隧道收费亭处,有170公顷的用地,能开发三万个单位,容纳九万人口,预计只需六至七年。

但谭凯邦反驳,大榄郊野公园是集水区,可以为港人提供食水,加上邻近大榄水塘,发展该处可能会污染水源。

其实,梁振英提出发展郊野公园的确须小心,香港近年出现的过度捕捞现象,已令近海鱼类数目大幅减少,是一个警愓。

由全球18名学者撰写的《中国海洋渔业改革的契机》研究报告指出,曾是香港具标志性鱼种的黄唇鱼、红斑及黄花鱼,已几近绝迹。该报告建议香港禁止在海洋保护区内捕鱼、进口鱼类文件的数据应妥善管理并具透明度。

假若香港对郊野公园滥开发,将来或许也有一天,陆上生物物种也将绝迹,生态一旦失去平衡,就很难修复了。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