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导游工时长无保险 蝶恋花惨祸背后辛酸血泪

在行之多年的车子“靠行”(车子是司机贷款买来的,但须依附在公司之下)制度下,旅行社通常不会为司机、导游投保劳工保险和健康保险,司机、导游必须自行向职业工会投保,自然无法享有劳保规定的年假和职业灾害等保障,一旦出事,只能自认倒霉。

主打一日游商品起家的台湾蝶恋花旅行社,靠着1000元(台币,下同,43新元)有找的低廉价格,过去20年来吸引了不少退休的银发族客户。但本月13日国道五号发生的33死重大车祸惨剧,让外界看到“便宜又大碗”的背后,隐藏的是司机工作超过14小时的血汗,以及车体老旧的危机四伏。

老板冷漠 舆论哗然

蝶恋花旅行社创办人周比苍在驾驶员康育勋因过劳肇事致死后,竟称自己从未不准司机请假,还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等语,指康育勋自己为了赚钱而送命,一番冷漠的表态让社会舆论哗然。

数名蝶恋花游览车前司机出面大吐苦水,指周比苍的儿子、蝶恋花现在的负责人周继弘班表排得很满,他们一个月常常只休一天。其中一名司机说,他过去在车子未装雪链的情况下,也被公司强迫开上宜兰的太平山让客人看雪景,“没有煞车设施,万一打滑出了人命,责任算我的? ”

这些司机们和遇难的康育勋一样,领的是1800元左右的日薪,也就是说,不上班就没有钱可领,做满30天才有5万4000元的月薪。将这1800元除以每天工作14小时,一个小时也不过128元,比《劳动基准法》每小时133元的规定还低,司机为了多领一些钱,根本不敢请假。

在这次事件中丧生的导游萧如进的妻子哭诉说,先生有糖尿病,脚踝肿胀仍得勉强工作,她常常担心先生过劳导致破皮受伤,如今逝世了,连一毛钱都拿不到。

在行之多年的车子“靠行”(车子是司机贷款买来的,但须依附在公司之下)制度下,旅行社通常不会为司机、导游投保劳工保险和健康保险,司机、导游必须自行向职业工会投保,自然无法享有劳保规定的年假和职业灾害等保障,一旦出事,只能自认倒霉。康萧两人既无公司的劳健保,又未向职业工会投保,落得什么都没有的窘境。

上述情况行之多年,政府不是不知道,而是一直没有彻底管理与改善。交通部长贺陈旦上周四在行政院记者会上表示,交通部在2006年嘉义梅岭事故后,原本准备就游览车进行总量管制,但因陆客团大幅成长,从2006年不到1.2万辆增长到2016年的1.6万辆,导致交通部对游览车市场规模导正的政策相对松懈,交通部将在三周内研议相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

2008年两岸关系改善,陆客来台大幅成长,许多问题因商机应接不暇而被忽视,去年政党轮替后两岸关系不佳,游览车司机和导游供过于求,因此一些司机若要请假,老板会说“你若要休,就永远休下去”。

资深导游黄俊杰在政论节目中指出,台湾前十大旅行社的一名负责人曾很不客气地说:“要找个导游比找条狗还简单”。他带过交通部官员的团,从早上6时忙到晚上9时回到饭店,“交通部何时帮我们讲过话? ”政府根本就漠视这个问题。

政府执行力有问题

在业界40多年的旅行公会、全台联合会前秘书长许高庆对《联合早报》记者说,其实相关规定都有,只是政府执行力有问题。

他说,因陆客的量较大,交通部观光局要求经营陆客的业者每天开车不得超过300公里,若是八天环岛,每天不得超过250公里,游览车上得装GPS(全球卫星定位系统),清楚掌控车子和人的行踪。

许高庆指出,台湾内部的旅游业者主要由交通部公路总局管理,未彻底落实相关规定,事情发生后,官员为自己的行政疏失辩解,竟称“司机将手放在方向盘上逾10个小时”才算违反劳动规定,全世界没有人这样解释的。

他认为,要解决司机过劳的问题很简单,只要比照国外超过八小时用双驾驶即可,但这会增加资方的成本,就看政府和资方的态度了。

观光局14日起已发文给各旅行公会,要求七天内全面检视和调查一日游行程,一旦发现低价且行程太长,将要求改成二日游,或缩短行程,或改派双司机。

蝶恋花事故发生后,许多人注意到低价旅游的安全堪虞,过去地方基层民代招待乡亲一日游的行程明显减少。

自从去年来台陆客大幅下滑后,行政院除了加强吸引东南亚等地旅客来台观光外,也要求公务员将每年1万6000元休假补助费中的8000元直接拨给机关办理公务员团体旅游,此举本来就引起公务员强烈反弹,如今又发生重大事故,许多公务员对岛内旅游品质失去信心,已有公务员在面簿上号召抵制此项规定,政府若未能妥善处理,已经陷入寒冬的台湾旅游业恐怕更雪上加霜。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台湾蝶恋花惨祸背后辛酸血泪
Display Title (ZBcom): 
台湾蝶恋花惨祸 背后含辛酸血泪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