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二二八事件70周年之际 电玩 《返校》 勾起台白色恐怖回忆

《返校》以戒严时期的台湾校园为场景,融入大量台湾特有的文化元素,并运用原创音乐和音效,堆叠出令人窒息的恐怖氛围。(赤烛公司提供)
赤烛公司的其中两名创办人——王瀚宇(左)和姚舜庭分别负责《返校》的游戏程式和制作。(黄顺杰摄)

今年是台湾解严30年周年,明天又是二二八事件70周年纪念,深受玩家欢迎的《返校》,重新燃起海内外华人对于台湾白色恐怖的联想和讨论。

1960年,台湾正值戒严时期,高中女生方芮欣与辅导室老师张明晖展开一段师生恋,还组织读书会与其他师生阅读禁书。谁知,张明晖突然提分手,方芮欣一怒之下向教官告发读书会,导致张明晖等人被军警逮捕,依叛乱罪被判枪决或入狱。方芮欣事后懊悔不已,从学校顶楼一跃而下结束生命,悲剧收场。

这不是真实故事,而是台湾游戏开发商赤烛公司推出的恐怖冒险游戏《返校》情节。今年是台湾解严30年周年,明天又是二二八事件70周年纪念,深受玩家欢迎的《返校》,重新燃起海内外华人对于台湾白色恐怖的联想和讨论。

“我们其实只是想借用那个时代来包装游戏,没想到会引起那么大的回响。”《返校》制作人姚舜庭(37岁)接受采访时,以平淡的语气告诉《联合早报》。

自1月13日上架后,以中英版本发行的《返校》一举成为电脑游戏网络销售平台Steam的台湾区冠军,更一度打入全球畅销榜前三名,好评如潮。有台湾玩家形容,《返校》既具渲染力也富有教育意义,“台湾今天的民主自由是得来不易的,今天的民主自由是建立在血流成河的尸体上。”

以校园为场景的《返校》,时空背景设定在上世纪60年代的台湾,情节由一名参加读书会的女老师失踪案展开,玩家在游戏中扮演两名高中生,包括女主角方芮欣,从他们的视角解开校院内一连串谜团。为加强逼真感和渲染力,《返校》还融入大量台湾特有的文化元素,如脚尾饭(祭拜用的饭菜)、山间庙宇和神坛等,更运用原创音乐和音效,堆叠出令人窒息的恐怖氛围。

身为赤烛公司创办人之一的姚舜庭说:“我自己很喜欢《一九八四》这样一部作品,所以一开始想走反乌托邦的题材,体现小人物在压迫下的挣扎。”

《一九八四》是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一部说,书中象征极权统治的“大哥”无时不在监控人民的言行举止,人们毫无自由,思想也遭钳制。

大学主修电机、曾任动画师的姚舜庭补充说:“我们原先不是要锁定在台湾过去的戒严时期,而是假设台湾现在处于戒严中。但既然台湾曾经有过这段日子,那就直接用那个时间点。但我们就必须考究那段历史,了解那个年代的人的生活模式,以及他们在想些什么。”

姚舜庭表示,由于自己对那段历史的认识模糊,制作团队投入了大量时间翻阅文献、询问家中长辈,到美国在台协会参考纪录片,以确保《返校》里出现的各种场景和剧情细节,包括课室的桌椅、教官的制服,甚至是学生的发禁等,都与历史事实相符。

大陆玩家占两成多

然而,围绕台湾“白色恐怖”历史的争议至今毕竟尚未消除,游戏制作团队在考证历史时就难免碰到问题。同为赤烛创办人之一、负责《返校》游戏程式的王瀚宇(26岁)说:“我们看了很多数据,譬如当年有多少人被抓走,这个我们就没办法验证。”

尽管《返校》讲述的是台湾故事,这款售价新台币299元(约13新元)的二维电脑游戏仍成功吸引不少海外粉丝,尤其是对岸的玩家。王瀚宇说,《返校》玩家中有一半在台湾,两成多来自中国大陆,其余则是英语系国家,但他不愿透露确切销量。

姚舜庭说:“大陆玩家可能更客观,他们对于那个年代是好奇的,也许他们知道那叫做军政府时期,但详细发生什么状况,他们可能就不知道。就像国外玩家在玩的时候,可能不知道那个时代的历史和状况,但他们还是会被那个气氛感染,甚至玩到最后还哭了。”

根据一般历史认知,台湾白色恐怖时期是从1949年实施戒严开始,当时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政府为铲除异己,巩固威权体制,对不同政见人士进行整肃迫害。

虽然台湾在1987年正式解严,但《惩治叛乱条例》以及《中华民国刑法》第一百条仍持续镇压异议者,直至1992年刑法第一百条修订后,台湾民众的言论和思想自由方获得保障,白色恐怖完全落幕。

至于1947年2月28日爆发的“二二八”流血冲突,则与白色恐怖连成一个象征体系。在台独论述中,二二八是本土台湾人被外来政权屠杀的政治事件。

总统蔡英文日前接见“2017年海外二二八遗属返乡团”时就表示,将追究责任归属,改变“只有受害者、没有加害者”的现状。

《返校》不是台湾首个以政治事件或历史为背景和元素的游戏。2014年,台湾游戏工作室Erotes也曾推出以二二八事件后的基隆为时空背景的《雨港基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电玩《返校》勾起台湾白色恐怖回忆
Display Title (ZBcom): 
电玩《返校》勾起台湾白色恐怖回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