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台海局势

本报专访国民党主席候选人 韩国瑜:天塌了也不怕

字体大小:

韩国瑜说,只要对中华民国和国民党有帮助的,只要能监督民进党执政的,他都敢干。他根本就不怕。

“你问点尖锐的、敏感的,没问题,不用客气……辛辣一点,没关系。”访问开始前,以犀利言论著称的国民党主席候选人韩国瑜,以半安抚半挑战的口吻,告诉初次见面的《联合早报》记者。

没有辅助资料,也没事先要求访问提纲,身穿Polo恤搭配运动外套的韩国瑜,神情如穿着一样轻松,一边把玩记者刚递上的名片,一边等待记者的提问。

韩国瑜在1993年至2002年担任过三届国民党籍立法委员,早练就辩才无碍的口才,但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强悍的处事风格。其中最著名的事件要属1993年5月,身为眷村子弟的韩国瑜因不满时任立委的前总统陈水扁“养荣民等于养猪”的言论,先是翻桌再动手殴扁,把他打到住院。韩国瑜从此声名大噪,成为蓝营在议事厅反制民进党的“打绿悍将”。

事隔24年,韩国瑜即将年届60,他那更像是民进党人特质的火爆脾气已被时间冲淡,但不畏战的性格依旧鲜明。“我没有包袱,我可以全力往前冲,讲一句更不客气的话,我什么都不怕,天塌了我都不怕。只要对中华民国有帮助的,只要对国民党有帮助的,只要能监督民进党执政的,只要不让执政党乱搞的事情,我都敢干。我根本就不怕,天皇老子我都不甩!”

韩国瑜大鸣大放的特性确实为他赢得不少支持,今年初宣布参选党主席后,许多年轻网民都对韩国瑜的直白和不做作表达支持。但树大招风,自然容易树敌。

去年底,全台菜价高涨引发民怨,民进党新潮流系立委段宜康开炮,直指当时受国民党派任台北农产运销公司总经理的韩国瑜是“菜虫”,韩与新系从此结下梁子。其实,民进党政府去年上台后,就努力打破农渔水利会等基层组织长期被国民党纳为桩脚的局面,以巩固政治版图。

“我一开始被民进党新潮流打,打了半年之后发现,国民党没有任何援手,我们孤军奋战。我才开始去思考,我们国民党到底怎么回事?我才发现国民党习惯性的自私自利,蓝军习惯不管自己的同仁。所以国民党的衰败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的文化出了问题 。”18岁就入党的韩国瑜于是决定“釜底抽薪”,离开政坛10余年后再投入政治,从选党主席开始,由上而下改变国民党。

国民党如今“千疮百孔”

但在韩国瑜看来,国民党如今“千疮百孔”,“就像一家股票上市公司一样,即将要全额交割要下市了,品牌已经不行了,运转的资金也不行了,消费者也不喜欢了”,要振衰起敝难如登天。这时,他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大炮性格突然消失,眉宇间浮现出一股不确定感。“即使我当上党主席,我并不是有这么大的把握,立刻可以改善,我没有把握。 ”

他说,他能“点点滴滴”地去改变,例如大量引荐年轻民意代表,尤其慎选“操守好的、能力强的、充满理想性格的,但不见得有背景的”。若出线成为党主席,韩国瑜承诺以身作则,不再“高高在上,吃香喝辣”,而是“抱着苦行僧的心情”,提名自己到高雄或台南等国民党在野近20年的艰困选区,全面带动士气。

多次强调自己会“实干不鬼混”的韩国瑜,也承诺当选后会“时常到立法院,跟立委在一起面对面沟通”,绝不会像“现在两个绝缘体,不再来往”,影射现任主席洪秀柱与立院党团不合。但除了沟通,韩国瑜受访时没提出其他对策。

至于2018年的地方县市长选举,以及2020年总统和立委选举,韩国瑜拒绝像其他候选人一样,为选战定下宏愿。有媒体指出,韩国瑜选主席其实是为了替明年台北市长选举累积实力,如果市长没选上,三年后再拼立委。但韩国瑜受访时避重就轻,说这些选举“不重要”,重要的是国民党须“面对问题再出发”,包括承认过去八年执政不力,其他事情自会顺其自然。

“老百姓是看(政绩)……但是我们过去国民党执政八年有做到吗?”韩国瑜提高声量怒道。“没有做到啊!那没有做到,下了台,还继续骗人家,我做得多好多好多好,那变诈骗集团啦!”他意有所指地说。

已经开始到全台各地眷村拉票的韩国瑜相信,他的“强大论述”,“既让台湾人民感觉到有希望,又能让国民党基层党员觉得党是有前途的”,使冷冰冰的国民党再次散发光和热。

比起其他五位候选人——洪秀柱、前副总统吴敦义、国民党党副主席郝龙斌、前国民党副主席詹启贤和前国民党立委潘维刚,以最少连署书通过参选门槛的韩国瑜自认弱势,但战斗力强。“如果他们能力都那么好,国民党就不会垮掉。”可是他也承认,当参选人数超过三个,弃保效应在所难免。

那么,如果5月20日第一轮投票不幸被踢出局呢?韩国瑜以他一贯的韩氏幽默解嘲:“败选有个好处,我老婆不会跟我离婚。她说不要怕,尽量往前冲,输了就算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