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香港政情

港示威者接连被重判 罗冠聪黄之锋:有判重刑准备

字体大小:

学联前副秘书长岑敖晖形容,香港的社会运动已步入寒冬,需要时间思考未来如何走,但重申坚持非暴力底线。

香港接连有“旺角骚乱”及“审议新界东北发展规划时冲击立法会大楼”案的示威者被重判,被控三年前“闯入公民广场”的香港众志成员罗冠聪、黄之锋及学联前秘书长周永康将于今日听判,他们均坦言已有心理准备也获重刑。

学联前副秘书长岑敖晖昨日在电台节目上,形容香港的社会运动已步入寒冬,需要时间思考未来如何走,但重申坚持非暴力底线。

岑敖晖说,上诉庭前天判“新界东北”案律政司复核刑期得直,相信会是一宗标志性案件,重新为香港社会运动的刑期订出标准,对未来香港的街头运动有巨大影响。

“轻微碰撞,推倒铁马,或令警务人员跌倒,已是暴力,(判囚)以年计。”岑敖晖认为,无论是公民广场或者新界东北争议的裁决,裁判官都没留意当时的社会环境,仅仅留意事发一刻的暴力。

他说,事件令他感受到来自制度的暴力,批评这种制度下的暴力更真实、不见血、庞大。而他们所争取的自由、人权、公义等,在法庭上的价值竟是零分。

黄之锋也坦言对今日的裁决不乐观,已有监禁的准备。他透露,已向父母承诺,若被判监,将在监狱内修读大学遥距课程。

他质疑原审庭与上诉庭的取态为何会180度转变:“如能使用合法批准的方法改变政权,没有人会使用冲击的方法,相信会有愈来愈多年轻人被送入监狱。”

不过,建制派立法会议员谢伟俊认为,法庭的重判是顾及有关事件对社会的影响,判以阻吓性刑罚,是拨乱反正,告诉大众需要为暴力行为付上代价。

他说:“上诉庭的判决,可作为对社会行为的指引。以冰毒为例,以前判决时只视为社交用毒品,但其后把冰毒的严重性提升至与可卡因同等。”

公民党主席梁家杰则认为,应看刑事行为背后的理由,若量刑太重,未能反映人文精神。他认为,“新界东北”案13名示威者有理想、有承担,不是为私利。若当权者没有同理心,可能会引致反效果。

另外,2015年12月香港立法会恢复二读备受争议的《版权(修订)条例草案》时,立法会大楼外垃圾桶发生爆炸案,串谋纵火罪成被判囚两年的杨逸朗,高等法院昨日驳回其保释上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