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朝鲜拥核已成定局?

朝核问题让国际社会陷入“22条军规”(catch-22)的两难困境。在朝鲜不可能停止核导计划、美国又不愿动武的情况下,默认朝鲜拥核是否成为国际社会不得不接受的选择?

特稿

“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一直是东北亚各方在朝核问题上的政策立场,朝鲜弃核也是美国与朝鲜恢复谈判的前提条件。然而,半岛过去一个多月的局势发展,却促使一些专家出现了动摇,不得不重新思考这一立场。

上月初,平壤先后两次发射洲际弹道导弹,其武器计划发展的速度让人惊讶。

有美国专家指出,朝鲜在核武器小型化技术上也取得了进展,这将使朝鲜有能力把核弹头装载到远程导弹上。

虽然联合国安理会本月初又通过了新一轮对朝严厉制裁,但平壤预料还会继续推进核导试验。

这种循环已上演了多轮,每一次的吵吵嚷嚷之后,平壤继续一步步慢慢走向拥核。

对此,韩国首尔西江大学国际学院教授金载千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朝鲜宣称拥有约20枚核弹头,并且已成功将核弹头小型化、标准化,这表明平壤已经成为事实上的(de facto)拥核国家。

朝鲜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平壤看准了美国和国际社会并不敢对其发动攻击。

对美国来说,朝鲜发展出能够承载核弹头的远程导弹,并且能发射到美国本土,是战争红线。然而,美国总统特朗普虽然恫言要以“炮火和狂怒”教训朝鲜,还说军事解决方案已“全面就绪,锁定目标并上膛”,最终却都没有兑现。美国防长马蒂斯和国务卿蒂勒森本周一还强调,美国对平壤政权的变更“没有兴趣”,重申外交途径仍是较好的选项。

有分析说,十多年的阿富汗及伊拉克战争大大消耗了美国国力,它如今已无力再陷入另一场重大战役中。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韩国朝鲜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蔡建也告诉本报,美国在冷战结束后成为世界唯一超级强国,其政治、经济、军事等势力无人能比。但如果朝鲜证明有能力对美国本土发动攻击,这将意味着美国神话的彻底破灭。

蔡建认为,美国不会冒这个风险。他说:“如果第二次朝鲜战争爆发,就将预示着美国世界霸权的彻底崩溃。”

美面对韩巨大阻力

 

同时,华盛顿也面对来自盟友韩国的巨大阻力。韩国总统文在寅周二(15日)誓言,韩国政府将不惜一切代价阻止战争爆发,半岛上的任何军事行动都必须、也只能由韩国决定。

何况即使得到韩国的支持,美国对朝动武也将受到域内其他大国的牵制。中共官媒人民日报社旗下的《环球时报》上周发表社评警告,如果美韩同盟发动军事打击,试图颠覆朝鲜政权、改变半岛的政治版图,“中国将坚决出手阻止”。

基于上述种种,美国迟迟无法出手,这正好也为平壤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加速核导发展计划。

蔡建说:“随着朝鲜逐渐发展起自身的反击能力,美国对其动武的可能性就越来越小。一旦朝鲜形成真正的报复能力,美国就再也不能动手了。”

他认为,如同印度、巴基斯坦当年的拥核过程一样,国际社会未来可能被迫默认朝鲜拥核的现实。

原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赖斯上周四(10日)就在《纽约时报》撰文说:“就像美国在冷战时期容忍苏联拥有几千枚核武器的更大威胁一样,如有需要,我们也可以容忍朝鲜拥核。”

在一些受访学者看来,朝鲜拥核不一定就是世界末日。

韩国延世大学统一研究院专门研究员奉英植接受本报访问时说:“朝鲜拥核将对核不扩散原则造成很大的打击,但平壤也知道,‘拥核’不一定就要‘用核’。即使拥有核弹头以及能打击美国本土的洲际弹道导弹技术,但平壤还是会慎重考虑核打击的后果。”

赖斯在评论中就提议,美国应该依靠威慑手段让平壤清楚了解,如果它用核武器攻击美国或其盟友,这将招致朝鲜的灭亡。

赖斯说:“同样的,如果证明朝鲜向另一个国家或非国家组织转移核武器,同一条红线也将适用。”

不过,赖斯这个前卫的看法,遭到现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的反驳。

麦克马斯特说:“朝鲜政权对本国人民实施无法言语的虐行、对区域国家构成了持续的威胁,现在还可能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对美国构成直接的威胁。传统的威慑理论根本不适用于这样的政权。”

前美国国务院朝鲜问题高级专家、布鲁金斯非常驻资深研究员李维亚(Evans J.R. Revere)也撰文警告,朝鲜有着核扩散的不良记录,拥核的朝鲜极可能将核原料或技术转卖给任何想要对付美国的组织或国家。

他也说:“朝鲜一直对美国有极深的不满,一次次地威胁要使用核武器攻击美国,并且也不断利用自己的核能力来勒索周边国家和美国。这样的朝鲜一旦拥核,将对美国的安全构成无法令人接受的威胁。”

再者,朝鲜拥核后将引发东北亚各国相继发展核武器的骨牌效应,使该地区迅速陷入军备竞赛。

朝若拥核韩将成最大输家

 

金载千说,朝鲜一旦拥核,韩国将成为最大的输家。他说:“拥核的朝鲜将享有巨大的战略优势,并且能主导韩朝关系的实质。韩国很可能因此考虑引入核武器,以纠正半岛和东北亚的战略失衡。”

蔡建则指出,日本也能以此为借口加大军事建设、甚至部署核武器,这将严重影响中国在该区域的战略利益。

不过要阻止朝鲜拥核,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现阶段只能继续施加更严厉的制裁,同时希望朝鲜回心转意,回到谈判桌上。可惜的是,过去的经验已经证明,这个手段不再有效;美国仅剩的选项因此就只是向朝鲜发动攻击,结束平壤的核导计划,以及推翻金氏政权。

李维亚承认,包括动武在内的其他可能性都太难实施,美国最终可能还真得容忍朝鲜的拥核身份。

朝核问题让国际社会陷入“22条军规”(catch-22)的两难困境。在朝鲜不可能停止核导计划、美国又不愿动武的情况下,默认朝鲜拥核是否成为国际社会不得不接受的选择?

但这个结局所带来的种种后果,东北亚与国际社会承受得起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