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全代会投下震撼弹 蔡英文要重启台湾宪政改革

台湾资深传记作者王丰指出,蔡英文的宪改主张实际上是想为台湾走向独立量身定做一套新的“民主体制”,行径稍一不慎,就会朝“法理台独”一面倾倒,一旦蔡英文政府逾越红线,将迫使北京当局“别无选择”。

台湾总统蔡英文计划启动宪政体制改革,处理投票年龄下修、政府权责划分等讨论多年的议题,以改善台湾的民主宪政体系,但分析指出,新一波宪改运动恐怕重新掀起台独等政治敏感的争议,此外修宪门槛极高,宪改最终可能再次沦为空话。

成立31年的民进党昨午在当年创党之地——台北圆山饭店,召开以“坚持改革,看好台湾”为主题的“全国党员代表大会”(全代会)。身兼党主席的蔡英文在开场致辞时抛出宪改主张,为原本被“柯文哲条款”、“特赦陈水扁”等话题充斥的全代会投下震撼弹。

谈及启动宪改的原因,蔡英文表示,民进党前辈过去为台湾争取民主,而“现在我们这一代人的任务,就是为台湾打造一个更可以完善运作的民主宪政体系”。她指出,相关讨论将从党内开始,同时“主动连结社会”,并没有提出具体时间表,但外界普遍相信修宪将与明年县市长选举绑在一起。

虽然蔡英文并未说明修宪目标,但她提到,“18岁公民权”(投票年龄从20岁下修至18岁)、“人权条款”(落实人权保障)和“票票不等值”(增加立委席次)等议题,先前已凝聚高度社会共识,却因两年前功败垂成的修宪行动无疾而终。

蔡英文也指出,台湾人民殷切期盼能有“权责更相符、分工更清楚、各级政府更有效率的政府体制”,话语似乎指向长期被外界诟病的总统与行政院长“双首长制”,以及监察院和考试院的存废问题。

台湾至今修宪七次,两年前曾启动“18岁公民权”的修宪案,朝野立委当时对修宪虽有高度共识,但双方就修宪案内容出现歧义,国民党坚持纳入“不在籍投票”和“阁揆同意权”并案处理,结果协商破局,致使修宪无疾而终。

按现行宪法规定,以目前113席总立委席次来看,修宪须由四分之一(29人)的立委提议成案,四分之三(85人)立委出席决议,四分之三出席者再通过决议,才能提出宪法修正案,并于公告半年后,由全台选举人投票复决,有效同意票须过选举人总额半数。若以去年总统选举为例,选举人数达1878万2991人,修宪案要通过,需要得到近940万人的支持,门槛极高。

针对蔡英文的宪改主张,台湾朝野反应不一。最大在野党国民党立院党团总召林德福冷冷地回应说“听听就好”,因为“民进党都是嘴巴讲一套,做的又是另外一套”。时代力量党团总召徐永明则认为,蔡英文的喊话“已慢半拍”,他呼吁“宪改要玩真的”,并敦促立法院尽速成立修宪委员会,开放跨党派连署修宪案。

亲民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李鸿钧则表示,启动宪政改革是个大工程,应全面、通盘检讨,他建议先召开国是会议,倾听朝野、社会各界意见。目前,已至少有六项修宪案仍卡在立法院。

无独有偶,就在民进党举行全代会前,亲绿的台湾研究基金会前天起一连两天主办“总统直选与民主台湾”研讨会,昨天的讨论主题正好围绕修宪。与会的前行政院长江宜桦说,台湾宪政制度在实际运作上是“超级总统制”,总统为全民选出,并承诺多项政见,而行政院长不经选举产生,也不由国会同意任命,欠缺民意基础,却负责施政方针,“角色就变成总统的执行长”。

江宜桦指出,考量台湾政治文化与地方制度,“总统制”比较可行,而修宪思考的关键应是“究竟要不要坚持总统民选?”

同场的前民进党主席许信良则提出反对意见,他认为法国的双首长制最符合台湾情势,也是最能在台湾有效运作的中央政治体制。他指出,谈修宪不切实际,因为门槛高且争议大,他认为宪政是“有机体”,应让它自然成长,建立宪政惯例。

陈水扁:五权分立宪政
是三不像的“乌鲁木齐制”

受邀参加研讨会但最后缺席的前总统陈水扁则透过书面稿指出,台湾独有的五权分立宪政体制,既非总统制,也非内阁制,是三不像的“乌鲁木齐制”,可谓全世界“最最糟糕的宪政怪胎”。他也坦言,历来的修宪运动几乎都是为满足政治需要,执政党经常透过修宪谋取一党一己之私,颇有批评意味。

另一方面,宪改也可能掀起台独支持者的“制宪”呼声。蔡英文在演讲中就提到,面对中国崛起,民进党“必须在坚持台湾主体意识及主权的原则下,寻找和对岸互动的新模式”。

对此,资深传记作者王丰指出,蔡英文的宪改主张实际上是想为台湾走向独立量身定做一套新的“民主体制”,行径稍一不慎,就会朝“法理台独”一面倾倒,一旦蔡英文政府逾越红线,将迫使北京当局“别无选择”。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蔡英文要重启台湾宪政改革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