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永宁之死引发 舆论关注高空极限运动

吴永宁之死,为极限运动的界限,以及相关运动的管理与指引带来了思考。

吴永宁的新浪微博,永远定格在了2017年11月8日。

这一天,他在微博上发布了最后一段自己的秒拍视频,视频中,他徒手攀附着一幢大厦的顶楼边缘,缓慢地将身体贴着外墙放直,继而凭借双手力量做了几个引体向上的动作,甚至一只手离开墙体,侧身摆出一个轻松的姿势。

所有这些高楼攀爬动作,没有任何保护的设备与措施,但看起来动作流畅,一气呵成。此时,城市尽在他的脚底,楼房、河流、行人、车辆……如同砂砾般渺小。

也正是在这一天,26岁的吴永宁在湖南长沙高263米、62层的华远国际中心顶楼的附属物上,失手坠落至14米下的楼顶平台,离开人世。

“国内极限高空运动挑战第一人”——吴永宁在微博上这样介绍自己,他还在上面列出自己的目标:无任何保护挑战全世界高楼大厦。

敢于自称“第一人”,并非因为他最早从事高空极限运动,而是他最“卖力”。吴永宁从事极限运动的时间并不长,今年2月,他发布了自己的第一条相关视频,自此,短短十个月时间里,他在自己的账号上共发布了301段极限挑战视频,在100米到468米的不同高楼上,摆拍各种令人瞠目结舌的动作。

20171214_news_stunt_Large.jpg
视频显示吴永宁坠楼的一瞬间。(互联网)

“我一定是玩得最狠的那个。”今年10月,吴永宁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曾说:“因为我每天都在爬,我是在玩儿命。”

从农家孩子到极限运动

吴永宁所说的“玩儿命”,在出事之前,家人毫不知晓。

“我们都以为他在外面拍电影,做演员的工作。”吴永宁的继伯父冯胜良告诉《联合早报》,在吴永宁死后,家人翻看他过去的视频,才知道他一直在做如此高危的事情。

在家人眼里,吴永宁是孝顺、懂事的孩子。吴永宁的家在湖南宁乡坝塘镇南芬塘村,冯胜良说,吴永宁的母亲患有精神疾病,继父是一名泥瓦工,虽然药物费用由政府承担,但家庭生活一直很拮据,因为经济条件不好,吴永宁自十多岁起就独自在外面打拼。

每次回到家,吴永宁总是主动帮家里干活,还会到菜地忙活几个小时,把所有事情做完之后,再去玩他的平衡车。

梳着高高的半马尾,平时没事就爱踩平衡车,冯胜良觉得,自己的侄子和其他年轻人不大一样,“行事很特别”。

这个特别的年轻人在从事极限高空运动之前,曾在浙江横店当群众演员和武行,不过,这段经历并未给他带来关注度与良好收入。今年初,他第一次上传高空极限挑战的视频,收到130多元(人民币,下同,26新元)的网民打赏——在这段视频中,吴永宁在十层高的楼顶边缘熟练地玩平衡车,令众多网民惊叹不已。

自此,吴永宁走上了无保护高楼极限运动这条路,在重庆、长沙、武汉、宁波、上海多地的高楼,都留下了他的身影。

在火山视频直播平台上,吴永宁有100万粉丝,曾进行217场直播,获得了55万火力值。凤凰网称,按每10个火力值等于1块钱计算,这些视频一共给吴永宁带来了5万5000元的报酬。

虽然曾经练过武术,身体素质过硬,但很难说吴永宁曾经接受了高空极限运动的专业训练。在他失手从高楼坠下时,他甚至是孤身一人,大约16个小时后,他的遗体才被大楼清洁工发现,血迹据说在地上拖了大约40多米,显示他坠楼后曾尽全力爬到一个门边。

事发前,吴永宁曾告诉冯胜良,他将在长沙一栋高楼上录一段两分钟的视频,还表示“如果火了,可以拿到10万”。

冯胜良说,吴永宁在外拼命赚钱,一方面是为了争取多挣钱给家里改善条件,为母亲治病,另一方面是为自己结婚做准备,希望早日迎娶未婚妻。

吴永宁的女朋友金金在湖北武汉,双方原本已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吴永宁出事的次日,正是他们约定去女方家里送礼金的日子。

金金对本报委婉表示“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然而,尽管隔着电话,我们仍能感受到她言语中的悲伤之情。

谁为吴永宁之死负责?

事发后,吴永宁的母亲与继父一道去到长沙。冯胜良说,华远国际中心的物业公司最后给他们提供了7万元费用。此后,他们又去了一家他们认为“应当负责”的公司理论,甚至在对方公司沙发里睡了几天,但对方否认运营了吴永宁的高空极限运动,最后叫来警察将他们拖走。

搜狐网称,在未经高楼业主同意的前提下,极限运动人员攀登高楼,是侵犯业主物权的行为。另一方面,吴永宁的这些高空极限运动没有与任何公司签署合约,这也意味着吴永宁此次意外由其本人负责。

中国极限高空运动挑战“第一人”,最终以这种方式结束短暂的生命,令人唏嘘的同时,也引发舆论对高空极限运动的关注。

中国的极限运动起步较晚,在2004年,中国成立了极限运动协会,在该网站上,列出的极限运动包括越野滑雪、街道疾降、单板滑雪、花式摩托、漂流等16项。

然而,在专业人士眼里,吴永宁攀爬高楼的行为是“爬楼”(Rooftopping),如果不加以任何保护,并不能称为是真正的极限运动。

武汉天驰户外俱乐部首席教练杨毅接受《武汉晚报》采访时说,极限运动看似危险,实则不然,以攀岩为例,现代攀岩是在预先设有固定保护设备的石壁或人工墙壁上进行,使用装备皆经过安全测试,并有教练指导,从这个角度看,吴永宁的行为,很难称得上是真正的极限运动。

吴永宁之死,为极限运动的界限,以及相关运动的管理与指引带来了思考。

“祝你来生是搏击长空的雄鹰,飞到最高的地方俯瞰最美的风景。”一名网民在吴永宁的微博上留言说,“也有尖锐的利爪,让你永远不会失手,永远抓得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吴永宁 微博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