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柯文哲喻为“小白兔” 北农总经理吴音宁回击政治抹黑

受民进党提拔出任台北农产运销公司总经理的吴音宁政治历练不足,面对市议员指责看不懂财务报表、利益输送给表哥和民进党等,显得难以招架,但她一心想为农村和农民做事,已委法律顾问还击不实指控。

从年初以来屡屡被指责“假补助,真绑桩”的台北农产运销公司总经理吴音宁在多次私下饮泣后,近日展开强烈反击,并委托北农法律顾问研拟处理不实抺黑与攻讦。

吴音宁的顶头上司、无党籍的台北市长柯文哲昨天(6月5日)表示,当初农业委员会坚持要用吴音宁,“台北政坛这么复杂,她撑得住吗?台北政坛是杀戮战场,来了只小白兔,当然被宰”,他不怀疑吴音宁的品德,但如果吴觉得被抹黑,就得拿证据出来。

社运出身、今年46岁的吴音宁,虽在执政的民进党和台北市政府的提拔下出任北农总经理,但政治历练不足的她,从2月27日因不当休市导致蔬菜价格崩跌,继而以1.9万(新台币,下同,826新元)业务推广费买下残菜,送往自己的表哥、彰化县溪州乡乡长黄盛禄再转送予老人社福单位,被指控为黄年底参选议员做人情。

市议员讽为“二百五”

媒体当时报道,吴音宁曾被台北市议员质询看不懂财务报表,但年薪高达250万,被讽称为“二百五”(行事随意未深思)。吴默默吞下这些责难。柯文哲曾在市议会直言,吴音宁是农委会坚持要用的人,北农董事长、台北市副市长陈景峻并无实权。

残菜风波甫息,在野国民党台北市议员陈重文月初在市议会质询中指出,吴音宁上任九个月来,每个月的业务推广费近30万元,其中一笔是买了60瓶每瓶市价3000元至4500元的洋酒送给民进党台北市党部作为该党党庆之用。

吴音宁当下未予否认,仅直视对方,强调这些业务推广费的使用都符合公司规范,也无法说明业务推广费明列的“贵宾”所指为何,一旁备询的柯文哲看得直摇头,认为她是“误闯政治丛林的小白兔”。

政治反应慢被误为“默认”

吴音宁隔天才在面簿上回应,经查证并无送洋酒一事,强调“请不要因为我在台北市议会的反应不够快、不懂政治攻防,就持续扭曲我”。北农也称确无此事,业务推广费赠送对象均统称“贵宾”,这是公司惯例。

但吴的政治反应“迟钝”,令外界产生她“默认”的刻板印象,接着又传出她日前下乡访视时吃鱼翅,她也未能及时澄清,于是以讹传讹,令她更觉委曲。

年底地方选举在即,国民党猛攻“不适任”的吴音宁,连柯文哲都坦言,吴不下台,民进党会流血不止。

上个月和柯文哲“政治分手”的民进党认为柯文哲是吴的上司,既未适时挺身为吴辩护,还讲上述风凉话,根本是落井下石,而国民党则把吴音宁当成“政治提款机”,意在打击民进党。

台北地检署已在调查吴音宁的残菜事件等,台北市政风处也已约谈北农、台北市农业处等相关人员作成报告,将送请北检参考,北检不排除传唤吴音宁等相关人员。

吴音宁虽否认绑桩与图利等指控,但她前天接受亲绿的三立电视台专访时坦承,因当时事出紧急,寄出残菜时未作好完整的纪录,且收发单位也未开出收据,的确有疏失。

她表示,当初父亲、总统府资政吴晟和表哥都反对她出任北农总经理,认为她个性耿直,容易被陷害,但她一心想为农村和农民做事。

她说,外界自2月底以来一直透过政治操作及假新闻来抺黑她、攻击她,面对一波又一波的恶意攻击,私下曾多次哭泣,在台北的时间多半是生气的,她尽量以宽容及做实事的心态面对,但近日外界又抹黑她送洋酒给民进党,故她上节目澄清,前天已委托北农法律顾问研拟处理这些不实的指控。

对于“250万高级实习生”的称号,吴音宁认为,这是“有意挑动年轻人不满的情绪,让他们的这些不满好像有个宣泄的窗口,那个宣泄的窗口可能就是要到我身上”。

但她不认同柯文哲的“小白兔”说。她强调,“我是在农村的野兔”,在台北面对媒体是弱了一点,但做事情不曾输人,野兔的生命力是强韧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