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101》收官热议 另类王菊爆红凸显年轻人挑战权威心态

《创造101》总编剧顾问吴畅畅指出,大量社会人群看不到路在何方,就这么“丧”下去,而王菊在节目中坎坷的经历、坚定的信念和强大的执行力,让人们看到这样的环境中,有反“丧”为胜的可能性。所以王菊的火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连续制造话题两个多月的中国网络综艺节目《创造101》前晚收官,节目除了诞生中国首个由大众投选的青春女团,更在互联网上点燃“反丧为胜”的情感共振。

一两个月来,《创造101》练习生之一的王菊以“黑、土、壮”的反标准化形象脱颖而出,引发最多话题和关注,凸显当下中国社会阶层固化的背景下,年轻人追捧亚文化风潮、渴望挑战主流和权威的心态。

20180625_news_wangju_Large.jpg
网络综艺节目《创造101》选手王菊。(互联网)

今年4月开播的《创造101》是腾讯视频依照韩国选秀类节目《Produce 101》打造的“女团青春成长节目”。101名渴望出道的年轻女生以“练习生”的身份进入节目,通过封闭式训练和层层淘汰,最终由观众通过网络点赞,选出11人组成偶像团体。

在这档主打青春偶像的节目中,皮肤黝黑、体型微胖、臂膀壮实的90后女生王菊意外走红。虽然最终没有进入前11名,但“菊外人”“菊势大好”“物以类菊”“菊手之劳”等粉丝用来拉票的暗号迅速在互联网上扩散,让王菊成为中国社交媒体的大红人。

王菊火起来的背后折射出中国观众猎奇和审丑心态,一些观众认为,中国网民对王菊的追捧,折射出大众审美观念的变革。

追看节目的杭州观众章瑜(32岁)受访时坦言:“满屏都是‘白、美、瘦’的女生,千篇一律,很想看看王菊这款的进女团是什么效果。”

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新闻系副教授吴畅畅向《联合早报》指出,外界对王菊的追捧不仅仅限于审丑,王菊本身的形象一反日韩女团工业化标准,迎合了当下年轻人对反主流文化标签的拥抱。

王菊本人在节目中表现出强烈的挑战主流和权威色彩。她在为自己拉票时曾说:“有人说我这样子的,不适合做女团。可是女团的标准是什么?在我这里标准和包袱都已经被我吃掉了。”

学者:社会最大群体渴望改变命运

据中国媒体报道,王菊最初的粉丝中很大一部分是另类性别群体LGBT(指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这也引起议论,认为具有反抗者特质的王菊敢于向主流审美观念说不,敢于向权威提出挑战,给予了少数群体精神鼓舞。

在吴畅畅看来,《创造101》节目能够突破粉丝的圈层,引发更大范围的社会讨论,其实也契合了当下社会一些更广泛的情绪。

吴畅畅也是《创造101》的总编剧顾问。他指出,在社会正常流动渠道被堵塞时,年轻人、初级白领等群体中有很强烈的虚无主义情绪。“大量社会人群看不到路在何方,就这么‘丧’下去,而王菊在节目中坎坷的经历、坚定的信念和强大的执行力,让人们看到这样的环境中,有反‘丧’为胜的可能性。所以王菊的火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游洁也指出,《创造101》这类主题的节目在中国一直有着极大反响,例如选手王菊非常努力,犹如平民翻身的代言,她所聚集的人气代表着中国社会中最大群体渴望改变命运的愿望。

她受访时说:“大家从王菊这样的参赛者身上看到自己,认为即使自己有缺点,只要努力也能成功。”

在《创造101》之前,另一档在由网络平台爱奇艺推出的偶像男团选秀节目《偶像练习生》今年初也在中国互联网上掀起热潮。两档节目让各种偶像团体选秀话题从年头热到年中,这类节目也屡创收视率佳绩,即使不在电视台播出也无碍他们的广受欢迎,个别单集的网络播放次数甚至上亿次。

不过受访的学者提醒,须谨慎看待偶像选秀类节目的火爆。游洁指出,如果这类选秀节目通过话题炒作和市场化运作,甚至刻意引导舆论,可能会产生一些不良的导向和结果,比如误导年轻人相信参加选秀就能一夜成名。

游洁指出,中国官方管理部门近年来严格限制选秀类节目,包括收紧审批条件、限制黄金时段播出等,考量之一就是这类节目有很大的误导性,正因如此,类似节目从电视转向网络渠道播放。

很多观众却认为,制作团队的炒作并不影响他们观看。面对“90后”和“00后”选手,80后的章瑜自称“姨母级”粉丝。她说:“这些年轻人很努力,节目也传播了不少正能量……选手会自黑、会搞笑,都很自然,比那些做作的明星强多了。”

(记者是《联合早报》上海特派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创造101 王菊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