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和梵蒂冈或在本月内 签署主教任命标志性协议

中国和梵蒂冈可能在本月内就主教任命问题签署标志性协议,北京将首次承认天主教教宗为中国天主教教会的最高领导人,而梵蒂冈则将正式承认七名由北京任命但不获罗马教廷承认的中国主教。

分析认为,梵蒂冈可能希望借此保证在华天主教徒的信仰权利,而大陆的最终目标则是同梵蒂冈建交,挖走台湾在欧洲的最后一个邦交国。

《华尔街日报》前天(9月14日)深夜引述消息人士说,中梵即将在本月较迟时候签署协议,解决困扰双方多年的主教任命问题。

梵蒂冈认为天主教徒应该只效忠于罗马教廷,但中国政府担忧,这可能动摇中共的执政地位。中国政府因此成立了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作为负责管理大陆1200万名天主教徒的官方机构。中国官方也认为,主教应由“自选自圣”的方式产生,也就是由教区神父、执事、修女和教友代表等投票选出,而不是由梵蒂冈任命。

中梵双方在三年多前启动了有关主教任命的谈判。

据报道,中梵协议下,广东汕头和福建闽东教区两名由梵蒂冈任命的主教,须让位于北京任命的主教。这将是梵蒂冈史上首次有地下教会主教被要求放弃任命。

作为交换条件,中国政府同意承认东北城市齐齐哈尔地下主教的任命。但另外30多名由梵蒂冈任命的主教,最终的身份和地位则不得而知。

协议也没有明确订立未来任命新主教的程序,只说教宗有权否决中国政府提出的名单。

报道也说,这只是个临时协议,双方可在一两年后要求修改个中条款。

梵蒂冈发言人回答法新社询问时只说,罗马教廷正保持同中国的沟通。

中梵可能达成的协议,引起部分中国地下天主教徒的不满和抗议。他们认为,主教任命是罗马教廷最重要、最神圣的权力之一,教宗与一个无神论政府共享这份权力,不符合天主教教义。

一名不愿具名的北京天主教徒告诉《联合早报》:“以后牧师在礼拜上宣讲的内容,是不是也需要政府的批准?我担心这会导致天主教教会的分裂。”

也有人说,梵蒂冈此举可能被视为默认北京日趋严格的宗教政策。

中国政府今年2月实行《宗教事务条例》,宗教活动须经过登记后才能进行。北京最大的基督教家庭教会之一锡安教会,上周日(9日)就因“未经授权组织群众集会”而被“依法取缔”,禁止使用礼堂,并被没收了宣传资料。

不过中国人民大学讲师、意大利籍学者郗士(Francesco Sisci)告诉《华尔街日报》,中梵协议虽然还未能保证西方定义的宗教自由,但至少它代表了中国教徒走向宗教自主权的第一小步。

关注人权问题的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斯伟江律师接受本报访问时说:“最核心的问题还是宗教信仰自由是否得到保障。地下教会是否能通过梵蒂冈的妥协而赢得更多生存空间,这是我们未来要观察的方向。”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鸣则直言,大陆与梵蒂冈达成的妥协,“更主要是冲着台湾去的”。

中梵在1951年断交,主教任命权归属是半个多世纪来中梵关系无法修复的原因之一。

张鸣指出,只要主教任命问题谈成,陆梵建交基本上就没有任何大障碍。

台湾外交部上周四(13日)说,教廷一再向台方保证,同大陆的协商只是针对教务协议,与邦交无关。

大陆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同日则在例行记者会上说,中梵之间一直保持着有效的接触,中方对改善中梵关系“始终抱有诚意,并为此作出了不懈努力”,中方愿同梵方相向而行,推动双方建设性对话和关系改善进程不断取得新进展。

(记者是《联合早报》北京特派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