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高雄市长选战“瑜迈相争” “北漂青年”成胜负关键

曾让高雄人深感自豪的高雄港地理位置优越,过去的吞吐量曾高居全球第四,如今却滑落至第15名,并落后中国大陆的厦门,令不少人唏嘘。(黄顺杰摄)

高雄人陈幼琪一家20多年来对民进党可算是忠贞不渝,不论总统、立委、市长、议员乃至基层代表选举,凡民进党推派的人选,总能轻松获得陈家的铁票。但今年,这个情况可能出现逆转。

陈幼琪(32岁)说:“我们家一向都是投绿的,但(民进党执政)这两年来,这些人都做不好,让我感觉到完全执政,完全傲慢。”

由于高雄好工作难寻,念设计的陈幼琪四年前决定离乡北上求职。目前在台北一家新创公司担任美编的她说:“南部薪资水平真的太低,整个经济景气的氛围越来越差,看着民进党长期执政的高雄慢慢萧条,我想是时候改变了。”

台湾将在今年11月24日举行俗称“九合一”的地方公职人员选举,而像陈幼琪一样的“北漂青年”很可能是左右高雄市长选战,使“绿地”变“蓝天”的决胜关键。

韩国瑜号召“北漂青年”返乡投票

“我只能说民心思变。”谈起选情和胜算,国民党高雄市党部主委、高雄市长参选人韩国瑜日前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收起笑容,严肃地说。“从宏观的角度来看台湾经济,台湾这条船在往下沉,所谓经济成长都是少数、外贸型的厂商赚大钱,绝大多数的民众过得不好,尤其是高雄。高雄乡亲给了民进党20年,却把高雄搞得又老又穷,大量年轻人出走。高雄市民受不了啦。”

因此,韩国瑜打从宣布参选就将北漂青年锁定为胜负关键,喊出拼经济、为高雄子弟找到回家路的口号。中秋节连假前夕,韩国瑜的竞选志工就兵分多路到高铁、台铁和客运站举牌迎接返乡游子,盼争取年轻人支持。“当广大的北漂高雄年轻人觉得他们无法再忍受,觉得家乡需要改变的时候,一定会大量回来投票。”

高雄市政府并未追踪在外县市工作的市民数量,但韩国瑜相信人数高达50万。高雄市政府民政局依户籍注记资料统计,去年从全台第二大城市退居第三的高雄市,现住人口计277万余人,其中约56万人年龄介于20岁至34岁,占比两成。

韩国瑜以“打造高雄全台首富”为竞选标语,猛攻经济议题,无疑痛击民进党主政高雄多年的要害。据各项调查和指标,高雄的经济力在六都中敬陪末座,曾令高雄人引以为傲的高雄港,吞吐量从昔日的全球第四名,被远抛出10大。学者普遍指出,高雄外移人口多,经济成长不足,再加上借贷高居全台之冠,种种迹象都指向高雄经济确在衰退。财政部去年统计,高雄负债金额高达2605亿元(新台币,约116亿新元)。

韩国瑜说:“民进党经济做得好的话,发展得好的话,国民党在高雄没有任何胜选机会。但你经济不行啊!你在高雄建设很差啊!负债又多,又没活力,大家受不了。”他也不忘举例上月南部豪雨在高雄留下的满城坑洞:“一场大雨5000个洞,高雄市民受不了,我们才能有机会。”

对于韩国瑜的指责,高雄市政府显然不悦。代理市长许立明日前就针对韩国瑜批评高雄“又老又穷”斥为“恶意攻击”,更列举数据表示由国民党执政的新北市才是青年出走和老年人口增加的六都之最。此外,他也强调高雄失业率已从八年前5.9%降至3.8%,享有劳工健保的就业人数则增加14.7万,说明原以重工业著称的高雄市经济已初见转型成效。

然而,“拼经济”可不只是韩国瑜一个人的口头禅,其竞争对手、民进党立委陈其迈也认为高雄市正面临经济结构转型、人口结构老化及外移、空气污染严重(重工业所致)和财政困难这四大挑战,显见如何抢救高雄经济已成“蓝绿共识”。

陈其迈誓言打造高雄智慧城市

自诩为“经济市长”的陈其迈受访时,就誓言要把高雄打造成智慧城市。他指出高雄的优势在资通讯产业、软硬体及人才,再加上现有的工业基础,透过整合发展不同的智慧应用方案,最后可望形成产业链,输出到其他国家。

陈其迈也开出成立“招商办公室”的支票,透过建立单一窗口,为投资者提供一条龙服务,吸引国际大型企业在高雄落地生根。他说:“要对自己充满信心,当别人看好我们的时候,我们不要自己唱衰自己。”

相对于陈其迈正经、规矩的经济规划,身为非典型蓝营政治人物的韩国瑜则抛出新奇、大胆的政见。他主张在太平岛开发石油、可燃冰等矿产和渔业,并提倡发展旗津观光赌场、设立爱河摩天轮摩铁(motel,汽车旅馆)等,“只要合法的钱都要赚”。韩国瑜的另类点子引发舆论热议,也成功为他制造选举话题,冲高人气。

自4月宣布参选以来,韩国瑜在各路民调中逐渐拉近与陈其迈的差距,让国民党士气大振,也令原以为稳操胜券而对竞选“冷处理”的陈其迈,开始警觉起来。

相对中立的《苹果日报》两周前公布的民调就显示,“空降”投入选战的韩国瑜以31.2%支持度,微幅落后长期在地深耕的陈其迈2.6个百分点。上周《联合报》民调更只差两个百分点,双方已进入调查误差范围内的拉锯。

多年在高雄任教的中山大学政治学研究所教授廖达琪受访时向本报分析:“韩国瑜能够追到这样子,跟他的个人特质是非常有关系;很多身段、草根性十足,议题的爆发性也很强,很符合现在一些网民、年轻人的口味。”

她说:“他在网络上的发酵度都非常快,那受欢迎度、支持度也都超过陈其迈。但国民党基层组织全垮了,没有什么动员力。你说民心思变,就必须动员年轻人愿意为他回乡投票,并影响他们非常深绿的父母辈,不然这些思变都只是空气票。”

竞选连任的国民党高雄市议员陈美雅告诉本报:“韩主委原先对高雄没那么熟悉,一开始也许是小鸡带母鸡。但这几个月下来,韩主委勤跑基层,他的发言也带给高雄人许多信心和希望,现在这个母鸡已经变成凤凰展翅高飞了。”

她补充说:“这不单单只是空气票而已,我想投票那天出来,你应该会看到,高雄人对于目前的高雄是不满意的,高雄市民希望高雄市要做一个大幅度的改变,高雄市民希望高雄未来是一个有光明,有经济荣景的高雄。”

韩国瑜因曾担任台北农产运销公司总经理,而自称“卖菜郎”。过去,他卖菜给主妇,如今他要卖什么给高雄市民?他说:“期待高雄改变的希望。潘多拉盒子里最后一样东西——Hope。希望高雄成为全台湾首富的期望,而且高雄绝对有条件做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