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籍学者艾尔曼:中国更大风险来自内部

在中国外部形势因中美博弈持续紧张之际,美国籍历史学者艾尔曼指出,中国更大的风险其实还是来自内部,其中包括人口贫富差距和少数民族的融合等问题。

艾尔曼上周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说,中国领导人和人民都热衷“中国崛起”的故事,中国也确实在崛起中,但却仍未达中国官方主张的成功水平。而且根据他的观察,“中国的胜利并不是必然的……中国最终不可避免的崛起还不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本杰明·艾尔曼(Benjamin A. Elman)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中国研究讲座教授、东亚研究与历史系双聘教授,也是中国教育部特聘长江讲座教授。他利用历史学的背景分析指出,过去200年里,东亚的“崛起”“没落”等故事其实是“日本人的发明”。1868年日本经历明治维新步上现代化进程,最终在1895年的甲午战争击败清朝,进而谱写了日本是进步国家和清朝是落后国家的故事。

这些“故事”不仅被欧美列强接受,也被中国革命人士用以否定甲午战争前的中国。艾尔曼说,目前中国领导人也未能摆脱“中国崛起”“中国没落”这类单一的历史观。

他形容,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说的“故事”,是在2012年接任中共总书记后不久便高调提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要在本世纪中叶把中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有许多“定时炸弹”

针对“中国崛起”的故事,艾尔曼警告:“中国必须非常小心,它不能装作它已取得胜利”,因为中国内部仍有许多亟待解决的“定时炸弹”。

他认为,中国更迫切需要解决的是“农业中国”(即“内陆中国”)和“沿海中国”间的贫富悬殊。尽管中国2010年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掌握巨大财富,但其人口数量巨大,“把你(中国)的财富和权力除以10亿,10亿人中一个人的财富是多少?不太多。”

此外,中国大多数人的薪资与日美欧中产阶级相比仍相去甚远,国家依然贫穷。

艾尔曼肯定中国官方为改善上述现象所推动的扶贫工作,但质疑改革的步伐是否够快。

他也提问,中国是否应将数以十亿元计的资源,通过“一带一路”投放到中亚,甚至非洲等地。艾尔曼认为,人民正在为重造大唐盛世、将中亚重新纳入中国影响范围买单,然而浪费开支是非常危险的,如果中国不量力而为,市场又进一步衰退,这不仅会让拥有财富的人民蒙受损失,更将影响贫困阶层。

他也认为,中国的藏族、维吾尔族很难将宗教完好无损和融入社会两者兼得,可能形成永久的异议群体。

人权组织和联合国专家近期指中国在新疆秘密设立“再教育营”,对少数民族人士进行强制政治教育和“洗脑”。中国官方则坚称,这类“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旨在祛除宗教极端思想的苗头,保障新疆的社会稳定与安全。

艾尔曼认为:“如果不允许异议,在某些方面(其实)会使你的社会和政治制度变弱。”

虽然中美贸易战让中国经济面对下行压力,但艾尔曼认为,中国面临的更大挑战“不是来自美国,俄罗斯,欧洲,更大的问题是(如何让)中国从内部强大起来。”

他相信,湖南、江西等内陆省份的百姓并不会认为他们面临的问题是美国的错,“他们不会生气我们(美国),因为他们不明白美国在问题中的角色。他们生气的是(当地)政府和社会的失败。”

艾尔曼也引述19世纪晚清时期的论点指出,“中国(当时)失败是因为它无法维持自己的力量,并开始被(外部的)军事国家吞噬……这仍是中国人必须思考的(问题)。”

“陈六使中华语言文化教授基金”公开演讲系列今年邀请艾尔曼,于来临的星期六(27日)在报业中心礼堂发表题为“大逆转:前近代世界中的中、日、韩(1590-1890)”的中文演讲。演讲报名人数已经满额。

该活动由《联合早报》、南洋理工大学中华语言文化中心及南洋大学毕业生协会联合主办。

艾尔曼也将于来临星期三(24日)下午5时30分至7时,在南洋理工大学华裔馆2楼礼堂,发表题为“朝鲜鸿儒金正喜与清朝乾嘉学术”的英语演讲。有意出席者可上网http://goo.gl/tJ5UVy报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