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游润恬:忆金庸

订户

字体大小:

金庸先生走了。是他,让我这个生于东南亚的70后华人,第一次被中华文化感动。在中国大陆还没有完全跟世界重新接轨的年代,是他,无意间成了中国软实力的第一个输出者。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新加坡电视台在周末黄金档播香港TVB拍摄的武侠连续剧,把金庸笔下的江湖带入新加坡人的客厅。

那几年我有点怕家里接到亲戚的喜帖,因为晚上参加婚宴就必然赶不回家看电视。我买的第一个卡带,是武侠电视剧的粤语歌曲。第一次认真追看印刷物,甚至到理发店搜旧刊物,是为了剪下《新明日报》连载的金庸武侠小说和《电视广播周刊》里的剧情介绍。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