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政治学者房宁:中国政治不会走回头路

房宁认为,中共十九大以来的政治改革不是在走回头路,也不是对邓小平政治理念的否定。他说,现在的领导人是知青一代,经历过文革,所以不可能往回头走。

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房宁在一场介绍过去40年中国政治改革的讲座上受访时说,中国在政治上“不会走回头路,没有人想走回头路,也没有答应走回头路”。

他昨天在北京出席中国记协的新闻茶座时说,国际舆论认为,过去40年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比经济体制改革来得滞后,但是其实中国的体制是先从政治做起的,因为冲破原来不适合经济发展的体制,需要政治上的变化。

房宁对亲历改革开放的老干部进行口述历史研究时发现,他们不约而同地认为,标志中国开始改革开放的事件是“干部四化”,也就是提倡干部队伍的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大批年富力强的干部被提拔到各级领导岗位,例如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时,就为深圳改革开放作出重要贡献。

邓小平在1980年提出的“干部四化”,达到了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的实际作用。中国在1982年修改宪法,明确国家主席和副主席只可连任一届。因此当中国今年3月修宪废除国家主席连任不超过两届的规定时,有舆论担心中国政治是否在走回头路。

房宁昨天就此受访时,斩钉截铁地认为,中共十九大以来的政治改革不是在走回头路,也不是对邓小平政治理念的否定。他指出,现在的领导人是知青一代,经历过文革,所以不可能往回头走。

他说:“现在挺好的,为什么走回头路呢?回头路是现在的路走不下去才走的。”

询及中国政治改革未来的方向,他表示,研究了其他国家在工业化时期的政治发展变革后,他认为中国有必要引导政治参与,让工业化过程中出现的新兴社会群体,能够有序地被现有体制吸纳。中国三个新兴社会群体是企业家、农民工和城市白领。

须塑造新型政治文化

他表示,中国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资源禀赋相对稀缺的国家,又在世界已经形成的经济秩序中面临多重困难,有必要保持现有政治体制和社会的稳定。为维持稳定,至少在中国于本世纪中叶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以前,权力必须是集中的。

房宁认为,中国今后还须要做的政治改革,是塑造新型政治文化。他指出,西方在长期民主政治进程中形成新的政治文化,但许多第三世界国家却没有这个文化,以致出现很多问题。他说:“中国人民得学会用民主和协商的方法来处理客观上存在的各阶层、集团、群体之间的矛盾和问题。”

改善公务员待遇 是中国未来重要的事

谈到腐败,他认为问题根源是官员待遇,因为“透明国际”清廉指数靠前的国家,基本都是可以给公务员较好待遇的发达国家,而清廉指数排名靠后的国家,基本都是公务员待遇差的发展中国家。他认为改善公务员待遇是中国未来要做的重要的事,呼吁社会能理性看待和理解。

回答关于中美贸易战的提问时,房宁表示,可以理解美国希望中国做出更多经济改革,但令他忧虑的是美国提的问题标准太高,中国短时间内改变不来。

他表示,中国政府知道,要解决中美贸易逆差的问题就必须改革,并正为此努力。但是看问题要从实际出发,不能一厢情愿。“改革是有条件的、有成本、有代价、时机的。具备上述元素的情况下,政府主观上努力,可以更好地推进改革。如果条件不具备,只能创造条件。”

他指出,美国对中国的压迫,好像是要让中国在政策上及时作出重大改变。“但是中国所有的重大的改变都是需要条件的,不用说美国政府不能决定,中国政府自己也没法决定的。”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