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当年下令驱离学生 太阳花学运分子突击抗议江宜桦演讲

这起风波不仅引发台湾社会两极化反应,也重新揭开学运遗留至今未愈的分裂伤疤。

台湾前行政院长江宜桦前晚(12月18日)应邀回母校台湾大学演讲,却遭到上百名群情激愤的“太阳花学运”参与者突袭抗议,不得不狼狈中断演讲提前离场。这起风波不仅引发台湾社会两极化反应,也重新揭开学运遗留至今未愈的分裂伤疤。

现于嘉义中正大学任教的江宜桦,前晚7时应台大政治系系学会邀请,赴台大社会科学院演讲。活动进行20多分钟时,数十名学生突然闯入课室,包围讲台前的江宜桦。他们高喊“江宜桦出去、江宜桦出庭”等口号,并透过投影荧幕,播放四年前警察将学生驱离行政院的冲突画面。面对突如其来的抗议,被主办单位以人墙保护的江宜桦一直站在原处不动,场面一片混乱。

此时,一名自称当年因占领行政院而被告的台大建筑与城乡研究所学生质问江宜桦:“真的只有叫警察攻坚吗?”江宜桦依旧不发一语,现场学生情绪旋即激动起来,口呼“院长下令、警察打人”“杀人院长、出庭面对”。江宜桦一度转身,试图在黑板上写下“请理性”三个字,却屡被学生擦掉,连手中的粉笔也被抢走。

眼见形势僵持不下,江宜桦约晚上8时10分在主办单位、台大校园安全中心人员以及驻警的护卫下狼狈离场,原定两小时的活动被迫中断。江宜桦离开途中,学生更将特地印制的“勿忘323”传单砸到他脸上,但他依旧不动声色。

经过一夜沉淀,江宜桦昨午在回返嘉义的路上于面簿发文,形容事情发生当下“心情真的很复杂”。他相信,大多数台大学生都是“正直、善良与理性的”,蓄意闹场的只是少数。“青年是台湾未来的希望,理性对话也是社会化解歧见的最好方法。纵使有昨晚的插曲,我依然乐于与同学们在各种公开场合,针对当年的太阳花事件以及各种公共议题坦诚交换意见。”

2014年太阳花学运期间,民众与学生等群体因不满政府对他们诉求的回应,继立法院后,遂于3月23日深夜攻占行政院。时任阁揆的江宜桦当时要求警方加派警力,强制驱离学生,结果酿成流血镇压事件,警民均挂彩,震撼台湾社会。受学运影响,国民党在之后的地方和中央选举中接连吃败仗。

抗议学生:盼江宜桦出庭

事后,一共有48名民众集体自诉,提告江宜桦等三人涉嫌杀人未遂、伤害及强制罪。江宜桦当时否认所有指控,强调一切依法处理。前天,即江宜桦到台大演讲当日上午,台湾高等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江未现身。前晚参与抗议行动的学生游腾杰受访时说,由于学生对江宜桦缺席不满,因此临时动念干扰其演讲活动,盼江宜桦出庭,并且别再闪躲,承担责任。

得知旧部惨遭围剿,前总统马英九前晚先致电江宜桦表示支持,昨早出席活动受访时则厉声谴责学生。他强调,他“完全支持”江宜桦四年前下令警察驱逐学生,并批评太阳花学运学生“自己在这里爽”,捣乱民主、侵犯自由还“觉得很了不起”,不知道自己已“害死台湾”,成为“罪人”。马英九今天将正式发表新书《八年执政回忆录》,里头收录了他对太阳花学运的看法。

靠太阳花学运起家的时代力量主席、立委黄国昌则站在马英九的对立面。他昨天盛赞挑战权威的学生“非常有勇气”,更呼吁马政府自省,为当年的冲突负责。

同样因太阳花崛起的台北市长柯文哲则语带保留。他昨天受访时说,抗议也要有“标准作业程序”,他认为江宜桦的演讲场合类似闭门上课的形式,“你还去闹”,意指抗议行动不妥。柯强调,容忍是自由的基础,自由应以不侵犯他人自由为规范。

对于江宜桦演讲风波,岛内舆论陷入正反激辩,凸显出太阳花落幕四年多,对立双方至今没有对话、无法沟通的冲突立场。台大学生社群中,许多台大生纷纷留言力挺同侪,表示“没有校长又如何,真正的台大回来了”。前晚到场声援学生的台大社会系副教授刘华真也说,抗议学生“是带着伤来的”,“你们可能不了解……但是对于带着伤的人,是不是应该用讪笑、讥笑、嘲弄的态度来看待?”

但不满学生行径的反对者在社交媒体上,留言斥责学生是“红卫兵”,甚至讥讽这些四年仍未毕业的“职业学生”是绿营培养的侧翼,“难怪台大排名一直跌”。

教育部长叶俊荣昨天针对风波回应说,大学是追求知识的场域,学校有邀请贵宾演讲的自由,大家应互相予以尊重。国民党立委则呼吁台大针对滋事学生的身份展开调查。

江宜桦毕业自台大政治系,早年赴美攻读博士后回返母校执教,多年蝉联优良教学奖,备受学生爱戴。不过,太阳花学运爆发后,其声势跟着江河日下。马政府轮替后,江宜桦一度欲回台大教书,遭到当时的在校生及校友发动连署抵制。他之后一度到香港城市大学栖身,今年终落脚嘉义。

(记者是《联合早报》台北特派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