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联合国安理会 中美对阿富汗一带一路倡议针锋相对

中美之间的矛盾迫使安理会将联合国驻阿富汗援助团的任务延长期限,从一年缩短至半年。

中美就中国在阿富汗的“一带一路”倡议建设起冲突,美国前天在联合国安理会会议上谴责一带一路存在贪污和缺乏透明度等问题,中美之间的矛盾迫使安理会将联合国驻阿富汗援助团的任务延长期限,从一年缩短至半年。

受访学者分析,美国过去几年默许中国在阿富汗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是期望外来投资带动阿富汗经济发展;如今明确提出反对,或因在准备撤军之际对一带一路的忧虑增大。

据联合国网站前天发布的文告,联合国安理会延长了驻阿富汗援助团的任务期限,但延长期仅半年,比惯例的一年延长期短,原因是成员国意见出现分歧。联合国阿富汗援助团成立于2002年,任务是帮助阿富汗政府维护稳定和推进社会与经济发展。

文告引述美国驻联合国代理大使科恩(Jonathan Cohen)说,中国“劫持”了谈判进程,坚持以中国政治事项为优先考量。他批评说,一带一路存在贪污和缺乏透明度问题,希望中国能把重点放在推动和平与安全,而不是有欠妥当地推进服务自身利益的议题。

中国驻联合国副代表吴海涛则反驳说,科恩的言论与事实不符,并称一带一路寻求的是共同发展,“与地缘政治没有关系”。他强调,一带一路适合阿富汗的重建工程,中国与阿富汗将共同推进经济和社会发展,在贸易、交通、能源与医疗领域合作。

文告引述吴海涛说,安理会无法就实质性内容达成协议,是因为其中一名成员坚持拒绝接受建设性意见,“这毒化(poisoned)了协商的气氛”。

中国近年来逐步将阿富汗纳入一带一路版图,包括2016年两国政府签署相关备忘录,中国和巴基斯坦也计划将共建的中巴经济走廊延伸向阿富汗。不过中国在阿富汗的一带一路相关投资额显著较小,也没有重大运行项目。

过去三年,关于阿富汗援助团的联合国安理会决议都提及一带一路合作。中国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美国此前对中国在阿富汗的一带一路建设其实是默许的,因为美国期望外来投资能带动阿富汗的经济发展,提升阿富汗的自我“造血能力”。

不过,美国如今改而明确对一带一路提出反对。研究中国与穆斯林世界关系的美国霜堡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马海云受访时解释说,这相信是因为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之际,对一带一路的担忧增大。

他认为,美国尤其担心中国通过此倡议联手巴基斯坦影响阿富汗,而不单是支持阿富汗的国家和体制建设。美国总统特朗普去年宣布减少驻阿富汗美军的数量。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受访时更形容,美国一开始希望“把阿富汗的包袱扔给一带一路”,但如今对一带一路的全球扩展更有意识,并对这项倡议为美国霸权带来的挑战更警惕。

马海云判断,中国接下来在阿富汗的一带一路建设将遇到更大阻力,原因之一是喀布尔政府是由美国安插的亲美政权,“(美国)现在增大反对一带一路的声音,可能是在告诉中国不要干预阿富汗的事务。”

不过朱永彪也提醒,阿富汗并非一带一路建设的关键节点,美国提出反对对实际建设带来的影响很小,但中美在阿富汗问题的一些合作可能受影响,包括中美此前合作的阿富汗外交官联合培训等。

朱永彪认为,中国在阿富汗的一带一路建设是否推进,决定性因素是当地安全局势是否缓和,而如今和平前景仍不明朗,很多大项目投资不具备经济可行性,未来两三年估计“不会有大动作”,中国所能做的预料更多是扩大阿富汗农产品对华出口、协调巴基斯坦与阿富汗关系等方面的工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