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称中美博弈是文明斗争 中国学者:开历史倒车

美国《华盛顿观察家报》日前报道,斯金纳在华盛顿一场安全论坛上谈到,美国当前与中国的较量与冷战情况不同,是“很不同的文明和意识形态之间的较量,美国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团队核心成员之一、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Kiron Skinner)近日提出,中美之间的博弈是不同文明之间的斗争,美国当前是首次面对非白人种族的强大竞争对手。

美国《华盛顿观察家报》本周二(4月30日)报道,斯金纳在华盛顿一场安全论坛上谈到,美国当前与中国的较量与冷战情况不同,是“很不同的文明和意识形态之间的斗争(fight),美国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

她解释说,此前与苏联的竞争是“西方家庭的内部斗争”,苏联所信奉的马克思主义也源于西方政治理念;相比之下,与中国的竞争是“美国第一次面对非白人种族的强势竞争对手。”

同场的美国智库“新美国”负责人斯洛特进而形容,斯金纳的言论听起来像哈佛大学政治学者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在著作《文明的冲突》中提到的情况。该书的核心观点之一,是后冷战时期全球政治的主要冲突将在不同文明与文化之间爆发。

斯金纳的言论将中美博弈扩大至文明与种族层面,这被一些美国媒体解读为:蓬佩奥团队准备以“与不同文明的斗争”作为依据,制定美国对华战略。

这番言论在美国舆论界引起颇大争议。有观点认为,以“文明冲突”定性中美博弈是基于种族主义的评估。

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亚洲项目主任邓志强(Abraham Denmark)前天在推特上质疑,若说这是美国首次面对非白人的强大竞争对手,那二战期间在太平洋战区与日本的对抗算什么?

受访中国学者则向《联合早报》指出,以“文明冲突”定性中美关系具相当大的危险性。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系副教授成晓河受访时说:“基于文化和人种判断国家之间的关系,是在强调个体的不同而忽视合作与发展共同性。这是在开历史倒车,可能助长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

中国外交学院战略与和平研究中心主任苏浩则认为,“文明冲突”的视角包含对其他文明的贬低和压制,同时也有明显偏向,聚焦冲突而忽略文明之间的借鉴与融合。

苏浩认为,聚焦文明冲突的严重性在于美国可能对中国展开全面遏制,将如同一场文明冷战,具体包括“一带一路”倡议在内的中国智慧、中国方案等都可能被彻底否定,这将是非常消极的做法。

在成晓河看来,国家之间有利益、发展模式和领导人风格之争,但以文明界定中美冲突更多是一种预设概念。

他认为,斯金纳更多是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外交政策进行理论概括,长远而言甚至能积累为他的政治遗产。

美国《外交杂志》就此分析,特朗普上任以来外交策略宽泛而难以捉摸。但斯金纳最新表态说明,若有所谓“特朗普主义”,其中一项核心观点,即是文化和身份是决定大国之间走向合作或冲突的关键。

五角大楼报告:中国在北极活动日益频密

与此同时,中美在军事与安全领域的博弈也持续进行。五角大楼前天发布本年度对中国军力的评估报告,称中国正在多个关键领域谋求缩小与美军的差距,包括在北极地区日益频密的活动。

苏浩指出,中国并非北极沿岸国家,能力其实还有限,正试图与其他国家合作开发并利用北极资源。北极理应是国际合作空间,不应上升为国际对抗层面。

虽然该报告大篇幅谈及中国的军事威胁,但在中美贸易谈判步入尾声之际,也提到与中国维持具“建设性并以成果为导向”的关系,仍是美国在印太地区的重要战略。

苏浩说,在朝核问题上、气候变化、恐怖主义、金融安全等全球安全课题上,中美仍具合作空间,这些都还是须要通过谈判与合作来解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