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囚出狱变黑老大 孙小果案查无“高干家庭背景”

云南省公布孙小果案进展,调查显示孙小果根本算不上“官二代”却从死刑犯成功出狱,成为昆明夜场有名的“大李总”。省监狱管理局11人被采取留置措施,犯罪嫌疑人逮捕九人,刑事拘留23人。

在中国舆论强烈呼吁下,云南省官方昨天(5月28日)公布了备受关注的孙小果案进展以及孙小果的家庭背景。出人意料的是,孙小果并没有外传的“高干家庭背景”,根本算不上“官二代”。但这个传奇性人物如何从一个死刑犯成功出狱,变身昆明的黑老大,舆论仍有不少疑问。

今年3月,云南昆明市政法机关发现一起伤害案中的嫌疑人孙小果系1998年一审被判处死刑的罪犯。5月,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将孙小果案作为重点案件督办。

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昨天发布通报说,孙小果案办理目前取得阶段性进展,相关部门已对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刘思源、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局长朱旭以及孙小果重要关系人等11人采取了留置措施,对孙小果出狱以后所涉系列刑事犯罪案件中的九名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23名犯罪嫌疑人予以刑事拘留。

包庇儿子强奸罪 孙小果母亲革公安职

通报称,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是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原民警,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强奸犯罪被开除公职;继父李桥忠,1992年与孙鹤予结婚,1996年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2004年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2018年10月退休;生父陈某,昆明市某单位职工,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爷爷陈某清、奶奶陈某芬,分别系某中学原职工,已去世;外公孙某翔、外婆吴某兰,分别系某铁路局、某针织厂原职工,已去世。

生母继父与人串谋盗用发明专利为儿减刑

目前,孙鹤予、李桥忠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于2019年4月3­日被采取留置措施,接受调查。未发现孙小果生父陈某涉及孙小果案。

至于孙小果如何获得减刑,通报说,在孙小果服刑期间,孙鹤予、李桥忠与监狱、法院相关人员共谋,利用并非孙小果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申请实用新型专利,达到认定重大立功帮助其减刑的目的。目前,已对涉嫌徇私舞弊减刑的省监狱管理局一名干警、省一监一名干警、省二监两名干警采取了逮捕措施,其他涉案人员正在调查中。

通报还说,目前办案部门对孙小果1998年犯强奸罪一审被判处死刑后,二审、再审改判以及刑罚执行和其他违法犯罪加紧开展调查,对在案件中为孙小果提供保护的国家公职人员、关系网和“保护伞”,坚决一查到底。

改名“李林宸”开多家夜店

1994年10月,在警校上学的孙小果因轮奸女青年被法院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但他随即被保外就医;1997年,自称“昆明黑社会老大”的孙小果涉及多起强奸案,并伙同他人对少女张某某进行殴打、侮辱,致使对方负重伤;1998年,孙小果数罪并罚被判处死刑;2008年,正在服刑的孙小果申请了“联动锁紧式防盗窖井盖申请国家专利”。

2010年前后,孙小果以“李林宸”的名字,在昆明经营多家夜店,成为当地夜场有名的“大李总”。

孙小果的“传奇”经历难免让外界对他的家庭背景产生种种猜测。坊间传言称,孙小果的爷爷是曾任中共云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的孙雨亭,父亲是曾任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孙小虹。

人民网前天发表文章,呼吁云南方面尽快公布孙小果案相关情况。文章称,孙小果案引发的关注,已经产生了广泛的怀疑、不满和不信任,不仅构成了对当地政治生态的极大伤害,也在无形中不断解构中共和政府的公信力。

云南官方昨天的通报打破了孙小果“高干家庭背景”的传言,但又引发舆论更多的质疑和猜测。

澎湃新闻昨天发表评论说,孙小果这样一个似乎并没有“靠山”的恶霸,为何能屡屡死里逃生,甚至还能通过多方运作逍遥法外?为何一群“副职”“小官”勾结在一起,就能酝酿出如此大案?如果孙小果的生父真是传说中的“大领导”,那么这一案件有没有可能真的无法重见天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