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说

我并不心痛,大不了就是重画;我心痛的,只是那班甘愿为香港付出沉重代价的年轻人。——香港“70后”艺术家管伟邦为香港立法会大楼创作的画作《和而不同》,因为本周一(1日)晚上示威者冲击立法会大楼的行动而损毁,他表示不会责备攻占立法会的年轻人,因为他们承受巨大压力,这么表达是有原因的,希望政府可以聆听、回应。他也表示,如果立法会找他重制画作,他不会收费,以免增加立法会装修费用。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