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邱立本:中西方管治模式冲突 中国认同华人未大同

邱立本:香港6月份爆发反修例风波后,中国模式再次受到西方模式的挑战。(邱立本提供)

字体大小:

新跃文化中华讲座:

2019全球华人社会的最新挑战

■主讲嘉宾:《亚洲周刊》总编辑邱立本

■日期/时间:2019年10月5日(星期六)下午2时至4时30分

■地点改为:新加坡大会堂 Singapore Conference Hall(7 Shenton Way, Singapore 068810)  

■主席:《联合早报》副总编辑兼联合早报网(中国)主编韩咏红

■活动语言:华语(现场提供中英同声传译)

■入场免费,请预先报名,成功报名者将获电邮通知

■报名:上网 http://SUSSCCPL2019.sphevents.com.sg 或扫描QR码

中国大陆在过去10多年急速崛起成为世界大国,不同地区的华人社会对此有不同认知,呈现分歧,甚至撕裂状态。近的,有港台民众掀起分离思潮;远的,则有东南亚以至欧美华人高度认同中国。不同地区的华人,为何对同一个中国产生截然不同的认知?

香港《亚洲周刊》总编辑邱立本将在10月5日受《联合早报》与新跃社科大学联办的‘新跃文化中华讲座’之邀,来新发表专题演讲‘2019全球华人社会的最新挑战’,分享他对近年全球华人社会变化的观察。

华人作为全球人口最多的族群,在新世纪肩负起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承担。拥有庞大人口的中国大陆,在融入世界的同时将如何为世界文明做出贡献备受关注,而中国一直坚持自己的论述,提出与西方不一样的发展模式。

香港《亚洲周刊》总编辑邱立本日前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指出,这一种不套用西方标准的发展模式,长期被质疑不够民主和自由,但中国政府过去多年在管理、规划和行政方面表现卓越,以基础建设为例,不仅高铁的发展冠全球,高速公路总里程居世界第一,隧道、桥梁数量也是世界最多,大大凝聚了国民的认同感。

相反,一些民主国家如印度、巴基斯坦虽推行民主制度,但国家长期混乱,以致上世纪90年代初发表“历史终结论”、认为西方民主至高无上的美籍日裔学者福山,近年也稍微改变了看法。

邱立本说:“直到今年初,中国模式展现了很强大的力量,但香港6月份爆发反修例风波后,社会动乱,中国模式又受到西方模式的挑战。”

大陆模式遇到香港障碍

在邱立本看来,香港反修例风波其实也是中西方两种管治理念、模式的冲突。在中国国力上升之际,西方势力有意借香港作为切入点,动摇中国大陆的管治。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抗议持续,香港内部的撕裂已延伸到海外华人社区。在澳大利亚、日本、美国,既有华人支持反修例示威者,也有人支持北京当局,双方吵闹、分裂、对峙,不断加深。

邱立本认为,这些现象恰好反映了海外华人面临一个很大的挑战,就是对中国认同的问题。

他指出,台湾和香港两地正面临分离主义的困惑。台湾长期以来就存在统独之争,出现过很多论述。近期港人的示威游行,表面上是反修例,实质却是要脱离或者挑战中国大陆。其中原因,追根究底是因香港多年来没做好去殖民化的工作,甚至在某些层面出现再殖民化,如学校教科书和民间媒体普遍接受西方的理念。

在此情况之下,邱立本并不太看好港台两地在未来推动华文文化软实力发展方面的角色。他认为,文化发展需要社会稳定的基础,但当前的港台内部都出现分裂的状态。到底是和中国大陆进一步融合,还是保持距离甚至独立,民间各有不同看法,甚至陷入了漫长的内耗。

相比之下,东南亚的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泰国和菲律宾等国,本身就是独立国家,当地华人早已没有是否认同中国的问题;他们和中国,只有文化上的渊源。

“东南亚华人社会尤其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在推动中华文化过程中,反而可以远距离、心平气和,超越纷争,拥有不同的视野。”

从俯视到仰视 压迫感明显

踏入21世纪,中国国力明显上升,在许多领域如科技创新与基础建设逐渐领先世界,令许多海外华人感到与有荣焉;但同一时间,也有一些华人改变以往对中国友好的态度,走向偏激。

邱立本指出,这些情况可理解。以前华人回大陆老家探亲,拿美金或者港元救济亲人,“现在要他们从俯视中国,变成仰视中国,很多人心里自然会有一种优越感的落差,难以接受”。

他以香港德士司机为例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一个月有2万元(港元,下同,3511新元)收入,拿两三千元就可在大陆包养漂亮的女孩子做二奶,生活多彩多姿。现在他同样是两万元收入,去大陆包二奶,人家说不如我包你好了。原因是中港两地经济倒挂,中产群体在大陆崛起。”

除此之外,以前移居香港的大陆人多是基层老百姓,对香港社会影响力不大,但过去10多年涌入香港的大陆人,不少是先富起来的土豪、生意人,他们进军中环金融行业,住进半山豪宅,令本土港人产生了压迫感。

他说:“香港精英看在眼里,自然不是滋味,认为这些人都是红二代、官二代或富二代,加剧对大陆的负面观感。但事实上,他们之中有一些是专业人士,靠自己上位,如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和港大校长张翔。”

邱立本不讳言,现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上台后,大力反贪反腐,许多贪官纷纷落马,不少势力集团的利益受损;而中共政治是强势政治,部分海外华人、自由派的知识分子也对此有所反感。

邱立本说:“10几年前,大陆高校举办张爱玲研讨会,只要系主任同意,就可邀请港台学者参加。现在同一件事情,他们一定要层层上报,而且百分之九十不会获准,所以很多人有抱怨。”

但邱立本强调,客观而言,习近平加大反贪力度后,中国社会比以前更有动力和活力,如近年推出的粤港澳大湾区概念。

“以前东莞是色情之都,现在基本上消失了。经过转型后,东莞的松山湖已成为华为总部,打造得有如欧洲城堡,美轮美奂。”

和新加坡有缘

邱立本和新加坡相当有缘分。他的祖父邱发贤出生于广东开平,年轻时(民国初年)赴新加坡工作,后来病逝本地。

邱立本家人后来一直想去新加坡找寻爷爷的墓地,但苦无头绪。上世纪90年代,邱立本到访新加坡时也托朋友帮忙,友人说资料太少不好找,邱家才打消了念头。

邱立本说:“所以我对新加坡有一股特殊的感情。”

这个缘分,令邱立本从事新闻工作以来,就长期密切关注新加坡,令邱立本印象最深刻的,是新加坡政府拥有强大的治理能力,纠正了许多华人被人诟病的地方。

“例如中国人欠缺公德心,日常生活中经常吐痰、乱扔垃圾,没有公民素质。但新加坡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尤其是在英国殖民统治下培养出法治意识,成为全球最成功的国家之一。”

邱立本说,中国在近百年历经沧桑,屡被列强欺凌,社会内部有如一盘散沙,只能依靠宗族关系维系。相比之下,新加坡既保存了儒家的中国传统文化,又吸纳了西方的先进管理理念,将两者结合得非常成功。“可以说,新加坡是华人政治的成功典范,展现出善治(Good Governance)的一面。”

香港应学习新加坡房屋政策

过去数十年,香港人一直喜欢比较香港与新加坡。邱立本认为,在当前香港社会混乱之际,特区政府更应该学习新加坡的房屋政策。

他慨叹说,以前香港大学毕业生一到社会工作,就是天之骄子,但现在除非做到政府政务主任这样的高级公务员,否则很难有前景。“我接触的一些年轻记者,大学毕业后月薪只有1万2000元(港元),房租扣去1万元,只能被迫和几个朋友分租,共享一个厕所。换成是我,也有可能上街抗议。”

新加坡落实居者有其屋,近八成民众住在组屋,成为社会稳定的力量。

邱立本强调,香港只有学习新加坡,强调居住正义的权利,让居者有其屋,才能形成社会的稳定基础,解决社会深层次的矛盾。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