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早说

订户

字体大小:

可以这样说,一国两制是一种厚的体制,慢慢走向薄的体制。然后到《逃犯条例》修订,就是要在薄的地方穿一两个洞,所以香港就觉得特别不放心了。如果我们还有比较厚的一国两制,比如回归后的前10年,可能香港与中央的互信会大很多。但是过去10年发生很多事情,越来越没信心,所以出现这么大的反弹。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