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游润恬:跟野狼一起土嗨

订户

字体大小:

最近有个新加坡的朋友问我,中国今年最红的歌曲是什么?身旁的中国朋友抢着替我回答:“《野狼disco》!”

我发现自己out了,于是赶紧回家听,只听一遍就无法自拔,还想再听、再听。曲子的魅力无法用“绕梁三日”“脍炙人口”“意犹未尽”等老气成语来形容,因为体现不出它作为一种新锐文化符号的穿透力。有个网民概括得很好:这神曲上头、上瘾、上心。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