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

上周刚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美通过《维族人权政策法案》中谴责抗议

美国众议院通过的《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直接点名要制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左)。图为陈全国今年3月12日和新疆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右)在北京出席全国人大会议新疆代表团全体会议。(法新社)

字体大小:

《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要求美国总统在法案生效120天内,向国会提交侵犯维吾尔人人权的中国高级官员名单,并对他们采取拒发签证和冻结资产等制裁,当中直接点名中共政治局委员、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

美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上周刚签署成法,美国众议院前天又通过《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通过人权法案接连向中国施压。中国多个官方机构昨天(12月4日)火力全开谴责抗议,中国外交部警告,美国“该付出的代价终究会来的”。

受访学者分析,最新法案构成美国对新疆局势更系统性的干涉,美国接连出手也让中美关系坏上加坏,但与香港法案相比,新疆法案的影响力相对有限。

美国众议院当地时间周二(3日)以407张赞成票对一张反对票,压倒性通过《2019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该法案是参议院今年9月通过的《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的增强版,要求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新疆问题采取更强硬措施。

法案要求美国总统在法案生效120天内,向国会提交侵犯维吾尔人人权的中国高级官员名单,并对他们采取拒发签证和冻结资产等制裁,当中直接点名中共政治局委员、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

法案也要求美国国务卿提交报告,评估再教育营内的扣押人数。法案同时限制对中国出口的科技产品,尤其可用以侵犯个人隐私和行动自由等基本人权的技术。

法案接下来送交参议院讨论表决,之后再交付特朗普签署或否决。

法案的通过立即引起北京的强烈不满。八个中国官方机构——中国外交部、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中国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中国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中国国家反恐办、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以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委员会昨天火力全开,发布声明齐声谴责。

中国外交部声明引述发言人华春莹说,法案蓄意诋毁新疆人权状况,大肆抹黑中国去极端化和打击恐怖主义的努力,奉劝美国阻止法案成法,停止干涉中国内政。

她昨天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进一步警告,美国若采取损害中国利益的行为,“该付出的代价终究会来的”。她没有说明具体反制举措,但官媒《环球时报》前天引述消息称,中国可能发布包括相关美国实体的不可靠实体名单、将相关美国人员和公司列入黑名单并限制入境中国,以及制裁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等推动法案的美国政客。

通过法案是对新疆局势更系统性法律干涉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秦刚昨天也召见美国驻华使馆负责人柯有为,提出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这是中国外交部两周内第四度召见美国驻华大使馆人员。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分析,和美国早前就新疆问题对中国政府机构和科技企业祭出的较零散制裁相比,美国此次通过法案是对新疆局势更系统性的法律干涉,若顺利签署,干涉程度比之前严重许多。

不过他指出,新疆与香港有别,前者局势完全在中国政府掌控中。相较于《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能为香港反对派发挥鼓舞作用,《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即使成法,料也无法策动新疆激进反对派分裂主义分子,这方面影响力相对有限。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系副教授成晓河受访时形容,香港和新疆法案让中美关系“坏上加坏”,如同“为中国在脖子上套两个枷锁,不用的时候好像不会造成伤害,但说不定什么时候用,一用就伤。”

对于进行中的中美第一阶段协议谈判,时殷弘认为,法案带来的影响肯定是负面的,但中国至今还是很希望谈判能产生阶段性小成果。“在香港问题上严重伤害中国,同时又影响贸易谈判,这是特朗普的希望;如果中国所做的和特朗普的期望相同,还能指望制住特朗普吗?”

对于特朗普前天称不介意等到明年美国大选后再签署美中贸易协议,华春莹昨天就淡然回应:“我们不会为达成或不达成协议设定时间期限。”

(记者是《联合早报》北京特派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