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杨丹旭:遇上一位“拆二代”

订户

字体大小:

载我到机场的滴滴师傅小张是个80后上海人,对我住家附近的老城区尤其熟悉,哪里有好吃的小笼包,哪里的房子在动迁,哪里的新楼要开盘,都了如指掌。聊开后才知道,原来小张自小在浦西长大。

两个多月前,他家在上海城隍庙附近的一套老房子刚办完动迁手续,不足25平方米的房子得到400多万元(人民币,下同,77万新元)拆迁赔偿,相当于每平方米16万元。他爹大约20年前买下这套老房子时,只花了1万元。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