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于泽远:医疗腐败很难治

订户

字体大小:

不久前,我一位朋友的母亲在北京某大医院做心脏搭桥手术,手术前他给主刀医师和麻醉医师分别送了一万元(人民币,下同,1934新元)和3000元的“红包”。

“他们很自然地收下了,连假意推让都没有,一看就是老手。”这位朋友愤愤不平地说。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